◈ 第8章

第8章(2)

根樹枝比手臂還要粗,彎彎曲曲伸到了隔壁的別墅里。

這裡的別墅區,都是連着的,牆邊種了幾棵樹勉強隔開視野。

現在樹上的棗子長得正好,庄明月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爬到樹上,然後一邊看着風景,一邊吃着棗。

庄明月還是太高估了自己,徒手根本就爬不上去,她只能搬來梯子。

坐在圍牆頭,棗樹枝葉茂盛,遮住了她的身影。

摘下一顆比一顆紅色的大棗,隨手擦了幾下,丟進了嘴裏,晃蕩着腳,十分地愜意,她感覺從未像今天這樣感受過自由,閉着眼睛享受着吹來的微風…

清晰的感受着,自己還活着。

這時,隔壁別墅里傳來了一聲瓷器破碎的聲音,還有少年發怒的聲音:「出去,都給我滾出去…」

聲音是從二樓傳來的,庄明月抬頭看去,一個拐杖從裏面丟了出來。

「阿樹,媽媽是為了你好,我們出去走走好不好?你一直在家裡不出門,媽媽真的很擔心你。」

「什麼為了我好?不過就是嫌棄我是個累贅,我死了不是更好…你們就不用操這麼多心,把時間浪費在我這個廢物身上。出去…全都給我滾出去!」

「阿樹…」

「我讓你出去,沒聽見嗎?」少年怒吼着聲音。

女人妥協的說道:「好…媽媽出去,你不要傷害自己。」

這裡住的是誰?好大的脾氣。

她回憶了下,庄明月記得,她割腕的半個月後,展宴送她去醫院複查,回來時,庄明月正好看見隔壁停了輛救護車。

醫護人員抬了一具被白布蓋住的屍體出來,人已經死了,也是跟她一樣,割腕自殺的。

他比較慘,死在浴室兩天兩夜才被發現。

聽吳媽說,自殺的少年,是帝都豪門世家江家的未來繼承人,江裕樹,因為小時候出了場車禍,雙腿殘廢,導致後來整個人都陷入了陰鬱中,閉門不出,從而患上了精神疾病。

江裕樹本就有自殺的傾向,只是前幾次比較幸運而已,被救了下來。

年紀輕輕的十八歲就死了,太可惜了!

庄明月從樹上摘下一顆棗子,從破碎的窗戶里丟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