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7章(2)

心裏還是有些不舒服。

可能還沒從展宴妻子身份中走出來。

庄明月僅僅看了一秒,便收回了視線。

展宴輕聲地附在白玉書耳邊說:「沒事,去吃飯吧。」

白玉書撩了下耳邊的長髮,手足間有些無措,點了點頭,手裡拿着禮物,走到已經坐在餐桌前開吃的庄明月身邊,把禮物遞給了她:「這是我回來給你買的禮物,希望你會喜歡。」

庄明月彎眸,莞爾一笑,「謝謝,快坐下吃飯吧。今天吳媽做的飯菜不錯。」

可能白玉書也沒想到,庄明月竟然也會對她有好聲好氣的時候。

要是放在以前,庄明月早就把東西甩在地上,抓着她的頭髮,讓她滾出去,然後這時候展宴就會出手阻止,帶白玉書離開。

而上輩子這個時候,她也的確這麼做了,甚至抓破了白玉書的臉。

那個時候,展宴是怎麼罵她的呢?

時間太久了,庄明月不太記得起來,反正不會是什麼好話。

白玉書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展宴,展宴神色不動,面上沒有什麼情緒。

男人從容的將手裡的碗給白玉書遞了過去,淡聲道,「吃飯吧,一會兒帶你去看看有什麼要買的東西。」

白玉書乖巧的接過,嗓音細細的,「其實也沒什麼好買的,展哥哥我知道你忙,你不用管我,你儘管做自己的事吧。我在家等你下班回來接我就好。」

展宴給她碗里夾了菜,「沒事,我請了假。難得陪你一天,以後可能沒多少機會。」

他們坐在一起,庄明月獨自坐在對面。

對於他們的談話,庄明月絲毫不感興趣。

庄明月點頭吃着飯,碗里多了塊可樂雞翅,是展宴夾過來的,「今天真的不跟我們出去?」

我們?

展宴把自己跟白玉書歸一起,叫我們,而庄明月在他們眼中永遠都是個外人。

跟他們出去,做什麼?

當電燈泡嘛?

這輩子,她給自己定的目標,第一條,就是遠離展宴!

所以,庄明月拒絕了。

庄明月微微一笑,輕快的說,「不用了,我還要複習。」

她吃的本就不多,抽了張紙,擦了嘴,站起身來,就往樓上走去。

背過身的那刻,臉上的情緒,也一點點瓦解。

展宴,前生是我太過執着,把你看的比我的命還重要。

企圖用婚姻把你綁在身邊,是我錯了。

這輩子,我放過你,也放過我自己!

我祝你們往後餘生,平安喜樂,幸福美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