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第6章

前生展宴娶宋萋萋的原因,也是宋萋萋眉眼間,長得有幾分像白玉書,把她當做替身的留在身邊。

從小到大,庄明月不管是成績,還是樣貌,處處不如白玉書,除了她的家世之外。

白玉書跟展宴的感情,就像是鋼筋築成的城牆,無人能夠攻破!

他對白玉書的愛,是愛到骨子裡。

而她庄明月對展宴來說,只是仇人的女兒,沒有一絲一毫的感情可言。

敲門聲,一點一點加重。

庄明月咬唇,展宴對她向來沒什麼耐心。

要是再不給他開門,展宴可能會踹了這扇門也不一定。

庄明月打開房間的燈,掀開被子穿上鞋子走下床,打開門假裝剛睡醒的樣子,揉了揉眼睛:「哥?你怎麼回來了?不好意思,我睡得太沉了沒聽見,有事嘛?」

展宴渾如刷漆的劍眉緊皺着,見到她是真的已經睡着的困意,起床給他開門,眉頭鬆了松,轉眼目光柔和地朝她額頭伸去。

庄明月垂眸,躲避地轉過身,走到桌前倒了杯水,將眼底的情緒很好地隱藏下來。

展宴黑眸一冷,不在意的收回手走進房間,關上了門。

庄明月心裏開始不安了,但是想到現在的展宴討厭她,是不會對她做什麼的。

庄明月心又放了下去。

展宴打量着粉色系少女的房間,屋內的充滿着一股甜甜的氣味,跟他車裡的味道一模一樣。

還是跟以前一樣沒什麼變化。

「好些了嗎?」展宴的語氣冷淡,沒有任何波瀾起伏。

庄明月放下水杯,拉開書桌前的凳子坐下,同時也跟他保持了距離,「謝謝哥的關心,我已經好多了。」

展宴走過來,他身上有股煙酒混雜的氣味,不是很好聞,但也不難聞。

現在的展宴,比起同年齡的人,他算是已經是一名很成功的商業精英,也許是在商業場上摸爬滾打多年,身上散發著一股傲然沉穩,從容不迫凜冽的氣質,穿着黑色西裝,身材挺拔的展宴,十分的禁慾迷人。

這樣優秀的男人,再配上一副優越的骨相,很招女人喜歡。

但她知道,在這副俊美的皮囊下,住着的是魔鬼,猶如地獄裏爬出來索命的鬼厲。

蟄伏着,等待着時機,撕碎她,撕碎所有**人。

庄明月為了不讓他靠近,她故意表現出一副嫌棄的樣子,扇了扇鼻子前的味道:「哥,你是不是又抽煙了?還有酒味,我不喜歡這個味道。」

果然站在他在三步之外的距離停下了腳步,「抱歉,最近有些忙,難免需要應酬,下次我注意。」

沒等他提起,庄明月就率先提起白玉書的事:「哥,明天玉書是不是要回來了?我好多年沒有見她,也挺想她的,我已經讓吳媽把樓上房間打掃乾淨了。她明天回來就可以直接住了。」

展宴眸光深了幾分,眼底的冷光稍縱即逝很快地閃過,「不用了,我打算讓小玉搬去我那。」

「是嘛?」庄明月摸了摸手腕上包紮的紗布,心底隱隱間,划過一絲疼痛,「這樣也挺好…如果哥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可以儘管開口。」

前生,展宴也提過,要帶着白玉書離開這個家,不過被庄明月拒絕了。

因為白玉書要是走了,自己就沒機會欺負她。

加上庄明月那麼愛展宴,庄明月不可能讓他們有機會住一起!

於是就用…讓她留下給她作伴的理由留在了**。

「明天我休息,我要去機場接她,順便帶她回家吃飯,收拾下東西就走,晚上再帶你們去逛下。」

庄明月抬起頭,對着展宴露出微笑,拒絕說:「哥,我就不去啦!明天我想在家休息,畢竟我也快考試了,還需要複習功課。」

看着展宴冷俊的面容,庄明月有些怔松。

他們之間的打打殺殺,她不想參與。

只想扮演一個乖巧無害的妹妹,熬過這幾年,努力攢錢,遠走高飛。

但展宴的性子多疑詭譎,也不知道能不能騙過他。

展宴面色平靜的看着庄明月,少女垂着頭,乖巧纖弱,和以往張狂囂張的庄明月,判若兩人。

真難為她了,能演這麼久。

男人菲薄的唇,帶着絲晦暗不明,隨即溫和的開口,「你跟玉書都是我妹妹,不管對誰,我都不會偏心…晚上回來,我們一起吃晚飯,順便給你你最喜歡吃的草莓慕斯蛋糕好不好?」

庄明月不敢掉以輕心,彎起月牙般的眼眸,笑了起來,「好,謝謝哥。」

「你早點休息。」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