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6章(2)

時機,撕碎她,撕碎所有**人。

庄明月為了不讓他靠近,她故意表現出一副嫌棄的樣子,扇了扇鼻子前的味道:「哥,你是不是又抽煙了?還有酒味,我不喜歡這個味道。」

果然站在他在三步之外的距離停下了腳步,「抱歉,最近有些忙,難免需要應酬,下次我注意。」

沒等他提起,庄明月就率先提起白玉書的事:「哥,明天玉書是不是要回來了?我好多年沒有見她,也挺想她的,我已經讓吳媽把樓上房間打掃乾淨了。她明天回來就可以直接住了。」

展宴眸光深了幾分,眼底的冷光稍縱即逝很快地閃過,「不用了,我打算讓小玉搬去我那。」

「是嘛?」庄明月摸了摸手腕上包紮的紗布,心底隱隱間,划過一絲疼痛,「這樣也挺好…如果哥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可以儘管開口。」

前生,展宴也提過,要帶着白玉書離開這個家,不過被庄明月拒絕了。

因為白玉書要是走了,自己就沒機會欺負她。

加上庄明月那麼愛展宴,庄明月不可能讓他們有機會住一起!

於是就用…讓她留下給她作伴的理由留在了**。

「明天我休息,我要去機場接她,順便帶她回家吃飯,收拾下東西就走,晚上再帶你們去逛下。」

庄明月抬起頭,對着展宴露出微笑,拒絕說:「哥,我就不去啦!明天我想在家休息,畢竟我也快考試了,還需要複習功課。」

看着展宴冷俊的面容,庄明月有些怔松。

他們之間的打打殺殺,她不想參與。

只想扮演一個乖巧無害的妹妹,熬過這幾年,努力攢錢,遠走高飛。

但展宴的性子多疑詭譎,也不知道能不能騙過他。

展宴面色平靜的看着庄明月,少女垂着頭,乖巧纖弱,和以往張狂囂張的庄明月,判若兩人。

真難為她了,能演這麼久。

男人菲薄的唇,帶着絲晦暗不明,隨即溫和的開口,「你跟玉書都是我妹妹,不管對誰,我都不會偏心…晚上回來,我們一起吃晚飯,順便給你你最喜歡吃的草莓慕斯蛋糕好不好?」

庄明月不敢掉以輕心,彎起月牙般的眼眸,笑了起來,「好,謝謝哥。」

「你早點休息。」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