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3章(2)

不出來,一個十八歲的小姑娘,佔有慾還挺強。怎麼?沒想過入贅**?利用了她,你想做的事,可以事半功倍,就不用大費周章了。」

展宴打着方向盤,踩着油門出了停車場:「庄明月暫時不能動,我還有用。」

「嘖,我還以為你會心軟,不舍的動,沒想到你比我想的更狠!看來她也不怎麼樣,這麼多年了,也沒能拿下你。」

展宴厭煩皺起眉頭,冷冷地說:「再多說一句,給我滾下車!」

庄明月嗎?

不過就是個天真的蠢貨!

他對一個發育還不完全的小屁孩,不感興趣。

車駛出融入黑夜中,直至消失不見。

庄明月躺在病床上,睜着眼睛,感受着手腕時不時傳來的,細微的疼痛,平靜的看着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就這樣,一直睜着,直到外面的太陽漸漸升起。

她不想等展宴過來接他,早上六點半的時候,她自己就辦了出院手續離開了。

上輩子,她將自己的一生全都給了展宴。

這一輩子,她要為自己而活…

她知道展宴留在**的目的,他無非就是想復仇,她也知道自己阻止不了。

庄明月也不會去阻止。

爸爸和展宴的仇恨,她不想參與了,隨便他們斗得你死我活。

庄明月不想再像上輩子那樣,傻兮兮的認為自己可以調和,讓他們放下仇恨,平和的在一起。

現在的她,只想等到大學畢業,熬過三年。

她就離開**,離開帝都,去過屬於她自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