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2章(2)

在這天把自己當做驚喜禮物送給他,就把自己脫光,躺在了他的床上。

她已經成年了,什麼都能做。

凌晨回來的展宴,發現床上的她,直接厭惡的將她甩下床。

罵她不知羞恥。

那是展宴第一次,對她發這麼大的火。

當晚展宴直接甩門而出,為了躲避她,還消失了好幾天。

庄明月怎麼也打探不到他的消息,於是她就用了這個笨辦法,割腕,逼迫他出現。

想到跟她在一起後的種種下場。

庄明月怕了…

幾分鐘過後,好幾個醫生湧入。

展宴滿面陰沉的站在門口,墨眸冷冷的掃過庄明月蒼白的小臉。

庄明月剛醒時,看他的眼神,充斥着害怕和絕望的悲傷。

她為什麼害怕自己?

醫生檢查了庄明月的身體情況,和身邊的同事交流了一下後才說:「病人的燒已經退了,明天就可以辦出院手術,手腕上的傷口,回去之後記得不要碰水,一周後過來拆線。」

男人原本冷峻的面容上,眉頭舒展了幾分,「多謝。」

醫生沒多做停留,囑咐了幾句後就離開了病房。

離開後,不大的病房,只剩下庄明月和展宴兩個人。

庄明月局促的躺在床上,閉着眼不想去看他。

展宴抬腕看了眼時間,溫聲道,「半個小時後,我還有場會議,需要回趟公司,明天八點我來接你,辦出院手續。」

庄明月扯了扯唇,展宴總是這樣,一面拒絕她,一面又對她很好,好到給她一種他很愛自己的錯覺。

她不想說話,準確的說,是不想和展宴說任何話。

也不想看他一眼。

死前的痛苦,還沒有消散,她做不到那麼從容的去面對展宴。

見她不說話,展宴陰鷙的眸,眯了眯眼看了眼庄明月,眼裡是有些不悅的。

「以後別再做傷害自己的傻事,你要是想談戀愛,可以去找其他人,我對你來說並不合適。」

庄明月心狠狠緊了起來,這句話跟上輩子展宴說的一模一樣。

她還記得,上一輩子,在展宴說這話後,她哭得要死要活,甚至還極端的想跳樓,可展宴直接冷漠的說,要死就隨便你。

她已經是死過一次的庄明月了,對展宴的愛,也在無數個絕望的日子裏,被消磨殆盡。

庄明月睜開眼睛,臉色蒼白未減,平靜的看向展宴。

展宴,從現在開始,我不愛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