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追你時你高冷,我嫁人了你哭什麼閱讀 第9章_淺官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喬吟掀簾一看,只見馬車前站着陸瑾之的貼身小廝竹葉,竹葉身後還有兩人抬着一口桐木大箱子。

「全都退回來了?」

喬吟睜着眼睛緊緊盯着那口箱子,說話的聲音有些顫抖,激動的。

竹葉從小跟着陸瑾之,是陸瑾之的心腹。陸瑾之素來瞧不上喬吟的做派,竹葉自然也跟着對喬吟十分鄙夷。

見她瞳孔失焦,聲音發顫,心中不由嗤笑道:看吧,自作孽不可活,玩脫了吧。

「全都還回來了。」竹葉神色倨傲,臨到頭還不忘挖苦幾句。

「世子爺說,這些東西除了佔地方,一無用處,往後喬二小姐省省心,不必再送了。」

喬吟已經下了馬車,上前打開了桐木箱,只見裡頭堆着各種錦盒,錦盒上還有她特意繫上的紅絲帶,為了有獨一無二的儀式感,這蝴蝶結她還特意練習了很久。

「都沒有開封過?」

竹葉雙手抱胸,揚起下巴,正要再奚落兩句,卻聽喬吟突然歡天喜地起來。

「太好了,那就是全新的,還能賣個好價錢!」

「陸瑾之這狗東西,總算是做了件人事。」

……

陸瑾之從摘星樓回來後,便覺鬱氣難解,喬吟對着謝遇安巧笑嫣然的模樣一直在他腦海里揮之不去。

陸瑾之心中有氣,決定懲罰一下喬吟。

他命人將喬吟這些年送來的東西全都整了出來,然後悉數退了回去。

下完命令,陸瑾之頓覺神清氣爽。

這下喬吟該怕了吧。

不僅喬吟,就連謝遇安都得在他這栽個大跟頭。

這麼一想,陸瑾之手中的筆都行雲流水了起來,他一口氣寫了十幾副字,直到書房門外響起竹葉的腳步聲。

竹葉從外疾步跑來,臨到門口忽然剎住。

陸瑾之等了片刻,不耐道:「回來了怎麼不進來回話?東西都還回去了?」

竹葉這才從外走了進來,他雙手捏着衣角,「回爺的話,正巧在路上遇見了,小的直接叫住了喬家的馬車,在街上就還了。」

竹葉是故意當街攔車想要給喬吟難堪的,他沒敢說。

陸瑾之聽了也不覺不妥,反嘴角浮起一絲笑意,「然後呢?喬吟收了嗎?」

竹葉悄悄看了陸瑾之一眼,「收了。」

陸瑾之一愣:收了?

「她沒鬧?」

竹葉低頭不敢看陸瑾之,小聲道:「鬧了,鬧得滿大街都來圍觀。」

這才是喬吟,被他這樣拒絕,她怎麼可能不傷心不鬧。

陸瑾之心中愉悅,但臉上還是做出一副十分不屑的表情。

「她又當街鬧什麼笑話了?」

竹葉咬了咬牙,心一橫,大聲回道:「喬二小姐見小的把東西退回去,歡天喜地地收了,還當街開箱叫賣了起來。不過一盞茶功夫,送您的那些禮物能賣的全都賤賣了,賣不掉的也送去當鋪死當換錢了。」

「什麼?」

陸瑾之如遭當頭一棒,腦子有一瞬的空白,耳邊卻震耳欲聾地回蕩着幾個字:『賤賣』,『死當』。

喬吟,她這是在作死!

竹葉見自家主子臉色不善,渾身散發著一股燥郁之氣,腦筋一轉連忙道:「不過,小的見着喬二小姐換了錢之後立馬去了雲衣坊和珍品閣,想必是見那些東西沒開封,知道公子都不喜歡,喬二小姐重新去買新的了。今年的生辰禮物,喬二小姐還沒送您呢。」

隨着竹葉的話音落地,陸瑾之臉上的躁鬱也隨之煙消雲散。

他想了想,覺得竹葉的分析,很有道理。

喬吟最擅察言觀色,以往他只要皺皺眉,喬吟便能知道哪裡做的不妥,立馬就糾正過來。

「吩咐門房一聲,若是喬吟來了,不要刁難,讓她來見我。」陸瑾之大發善心道。

……

東宮——

謝遇安下了馬車,輕車熟路進門,向太子的書房走去。

書房中常年縈繞着一股淡淡的葯香,見人進來,太子江懷律停下手中筆墨,好奇問道:

「今日怎麼來得這麼遲?」

謝遇安提了提手中的點心,「遇見了一家好吃的點心,耽擱了。」

江懷律咦了一聲,放下手中的筆,「什麼時候你也愛吃這些東西了?」

謝遇安眼尾上挑,似含着幾分得意,「今天。」

江懷律掃了謝遇安一眼,那一臉滿足的表情勾起了他的好奇心,於是朝他伸出手,「這麼好吃?給我也嘗嘗。」

謝遇安將提着點心的手背到身後,面色一肅,結束了這個話題。

「太子殿下叫臣來有何事?」

江懷律看了看自己舉在半空卻一無所獲的手,心道:謝遇安什麼時候這麼小氣了,一塊點心都不給。

他收回手,拿起書案上一個摺子遞給了謝遇安。

「北境的岷州出現一夥流寇,滋擾百姓數月,需要人帶兵前去鎮壓。我想讓你去走一趟,回來時恰好是五軍營換任,名正言順讓你接掌整個五軍營。」

江懷律雖已是太子,但其他幾位皇子仍舊是虎視眈眈,其中以三皇子江懷言最為強勢。

江懷律雖是為嫡為長,但皇后母族勢微,遠遠不如背靠國公府的三皇子輕鬆快哉。

「近來陸家頻頻動作,似乎有意與相府聯姻。一個陸瑾之既得了顏氏女的青睞,又惹得靖安侯之女窮追猛打,陸家還真是左右逢源。」

「太子殿下多慮了,靖安侯府不會站在三皇子那邊。」

謝遇安打斷了江懷律的話,放下了手中的摺子,不容分說道:「岷州我去不了,我可以給殿下推薦個人選。」

「阿遇。」江懷律突然眉眼下垂,扶着心口,可憐巴巴道,「你要給我推薦誰?你不會拋下我不管吧?我們可是從小長大的情誼。阿遇,你再幫我一回。」

謝遇安扶額,「我沒空,讓謝忍去。」

謝遇安拂袖而去,江懷律不急不緩從抽屜里取出一張小紙條,這是他一早收到的飛鴿傳書。

「看來青璇說的不錯,鐵樹真的要開花了。」

……

日落西斜,喬吟捧着失而復得的錢袋子,歡歡喜喜地回到靖安侯府。

原本想要買些禮物明日送謝遇安,但有了陸瑾之這個前車之鑒,她決定先了解好謝遇安的喜好之後再投其所好。

一進家門,老遠便見着大哥喬默,喬吟興奮跑過去問道:「大哥,快跟我說說,你都打聽到什麼了?謝遇安喜歡什麼?」

喬默抬眸看了自家妹妹一眼,神色黯淡,眼中全是憐憫:

「妹呀,要不你還是繼續追陸瑾之吧。」

喬吟: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