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追你時你高冷,我嫁人了你哭什麼閱讀 第8章_淺官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喬吟被謝遇安牽着手上了摘星樓二樓的一個雅間。

「原來你是這摘星樓的東家呀?那你不是挺有錢的,怎麼府上連個門房都沒有?敲門都沒人應。」

謝遇安看着她天真的表情不像是作假,眉目舒朗的臉上浮現一絲苦笑。

原來她真的不認識他。

「明天就會有了。」

「什麼?」

「門房。」

喬吟愣了一下,隨即嘴角大大彎起。

媽呀,這到底是誰攻略誰呀?

今天的謝遇安依舊這麼好說話,看來昨晚的事沒有影響到他。

形勢大好,前途一片光明。

喬吟又鼓起了幹勁,「你這是邀請我隨時去你家找你的意思嗎?」

女孩子要矜持,這個道理她也懂,但時不待人,她得早點拿下謝遇安。

謝遇安沒有否認,「總讓喬二小姐翻牆,不是我們謝家的待客之道。」

喬吟乘勝追擊,「那你們謝家的待客之道還有什麼?」

喬吟仰頭看着他,目光殷切,謝遇安的嘴角彎出一些弧度。

「謝家的待客之道里還有一條是,『有姑娘不惜髒了繡鞋買來的點心必須立馬吃掉』。」

喬吟笑容不止,心裏滿滿的都是被認可後的愉悅和滿足,這是她來這世界後為數不多的一次愉快經歷。

喬吟連忙打開那包糕點,放在桌上。

而謝遇安也叫廚房送上來了一桌菜肴,邀請喬吟入座。

喬吟看着滿桌的菜肴,道道都是她愛吃的,頓時驚喜。

「怪不得你們摘星樓能做到京城第一,這服務也太精準到位了,竟然還記得熟客的喜好!」

以前陸瑾之他們在這裡辦詩會的時候,她不能參加,但為了討好陸瑾之,她會在一旁暗中陪同,以備陸瑾之有任何需求。

所以,她也算是這裡的老熟客了。

謝遇安眼皮都沒抬一下,不冷不熱道:「嗯,喜歡吃那你多吃點,算是我還你的點心錢。」

喬吟敏銳地察覺到了謝遇安明顯冷淡的語氣,不由心弦一綳,腦筋也飛快運轉起來。

她剛剛是哪句話說的不對了?

可她從頭捋了一遍,也沒發現哪裡不對。

話沒說錯,那就是說話的時機不對。

對了,『食不語,寢不言』,大戶人家都有這種規矩。

意識到錯誤之後,喬吟立即噤聲,乖乖拿着筷子小口小口地吃起來,眼睛悄悄偷看對面的謝遇安。

只見謝遇安拿起了她買的糕點,放進了嘴裏。

看着他認真品嘗的表情,喬吟心裏十分受用,轉念又想,剛才是不是她的錯覺,謝遇安成熟又穩重,看着不像是因為那麼點小事會生氣的人。

吃完了飯,喬吟主動問道:「謝將軍,咱們說好的事還算數吧?」

謝遇安放下手中的筷子,漱了口茶,才道:「什麼事?」

「就是我要追你,你也點頭允許那件事。」

謝遇安凝神想了想,「如果我說不作數,你就會放棄嗎?」

喬吟搖頭,慷慨激昂道:「那你就太不了解我了,百折不撓是和本小姐美貌並存的閃光點。」

謝遇安微微頷首,視線定定停在了喬吟的臉上,「看到了,確實很美。」

至於另外一個顯而易見的『優點』,謝遇安並不想稱讚,甚至希望它根本不存在。

喬吟的臉肉眼可見的紅了起來,唇角也不由自主地向上高高翹起。

之前攻略陸瑾之的時候,她一直都是那個主動出擊的人。沒想到跟謝遇安在一起,卻回回被他反撩。

「那我再斗膽問問謝將軍,我什麼時候去找你不會影響你的公務?」

「隨時恭候。」

嗯?

『隨時恭候』『隨叫隨到』這種話,向來都是她這個舔狗掛在嘴邊的話,今天卻從謝遇安這聽到了。

喬吟有些錯愕。

謝遇安解釋道:「我手上的公務已經告一段落,朝廷還未給我分配新職務,這個月正好休沐在家,喬小姐可以隨時來找我。」

喬吟回神,腦筋飛快運轉:「聽說城外大佛寺上的桂花都開了,我來京城還沒去看過呢,明天你能陪我去看看嗎?」

謝遇安已經適應喬吟的直接,這種直接里甚至帶着某種他品不出來的急切。不過,他不介意。

「好,明日辰時,東城門,不見不散。」

啊?

啊?

這麼順利的嗎?

喬吟有些不敢相信,表情略顯呆怔。

謝遇安見狀,問道:「太早了?你起不來?那辰時三刻如何?」

「嗯嗯,可以可以,辰時三刻可以。」

喬吟連忙點頭,生怕到嘴的鴨子給飛走了。

兩人迅速約定了時間,喬吟還想打探下謝遇安的喜好,房門被叩響,一個侍衛模樣的年輕男子走進來,附耳在謝遇安的耳邊低語了幾句。

謝遇安頷首讓人退下,而後抬眸看向喬吟,「吃飽了嗎?還要再添什麼嗎?」

雖然他的語氣不緊不慢,但喬吟很識趣道:「謝將軍你有事就去忙吧,我也該回去了。」

謝遇安如實道:「確實有點事,太子召見,不可推卻。」

喬吟一驚,太子召見,他還敢在這慢吞吞的,有軍功傍身就是底氣足。

「那你先走吧,不用管我了。」

「好,那我們明日見。」

喬吟看着謝遇安起身離開,但仍不忘把她買的糕點包好提在了手上,她的心猛地砰砰劇烈跳了兩下。

等她回神,謝遇安已經下樓了。

喬吟興沖衝出了摘星樓,碧珠和馬車早已候在門口。

「碧珠,去雲衣坊,明天我要跟謝遇安去大佛寺賞花,我要穿的漂漂亮亮的。」

碧珠噘嘴道:「小姐,你還欠奴婢三條小銀魚呢。」

「唉唉唉,下個月發月錢還你就是了。」

碧珠傻傻看着喬吟,好心提醒道:「小姐,你的月錢已經預支到三年後了。」

喬吟:……

像是一桶冰水從頭澆下,喬吟的好心情跌到谷底。

都怪陸瑾之那個賠錢貨,糟蹋了她這麼多銀錢!

不對,得怪那個坑爹的狗屁系統!

【狗系統給我滾出來!因為你的失誤,我浪費了三年十一個月的生命,我還浪費了那麼多銀子,你賠我!你不賠,我現在就投訴你!】

據喬吟所知,這狗系統來自一個叫什麼時空管理局的,就跟每個打工人一樣,肩負者一定的KPI,最怕『投訴』兩個字。

如果她把它弄錯對象的事捅出去,這狗系統一定吃不了兜着走。

喬吟出言要挾,那狗系統果然慌了神,忙道:【宿主莫要衝動,莫要衝動,錢這就還你,這就還你。】

話音剛落,馬車突然一個急剎停了下來,外頭一個聲音道:

「喬二小姐,我家世子爺讓我們把這些東西全都還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