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追你時你高冷,我嫁人了你哭什麼閱讀 第5章_淺官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哈秋——」

喬吟打了個噴嚏,裹着棉被,灌下了一碗薑湯,而後便嗚嗚嗚地哭了起來。

她哭自己倒霉,哭自己命慘,哭自己好不容易看到了點希望了,被她那憨憨大哥給一手掐滅了。

喬默垂手站在床頭,滿臉都寫着愧疚:「妹妹,哥哥錯了,哥哥聽到你落水,還以為你又在走計劃呢。」

碧珠給喬吟擦了擦眼淚,忍不住替喬默開解道:「二小姐,這也不能怪大少爺。主要是你之前對陸世子的熱情實在是太深入人心了,我們都不敢相信。」

喬吟抽噎了一下,破罐子破摔道:「那我最後一次跟你們說一遍,我不喜歡陸瑾之了,我喜歡謝遇安,一個月內不嫁給謝遇安我就會死,聽懂了嗎?聽懂了嗎?」

喬默和碧珠依舊是兩頭霧水:「為什麼是謝遇安?又為什麼一定要一個月?」

為什麼?

因為系統bug!

喬吟解釋不了,四仰八叉在床上躺平:「我熱臉貼了陸瑾之四年的冷屁股,我突然自尊自愛,不想這麼卑微了,不行嗎?」

房中頓時一靜,喬默突然拍手道,「我早就看那個陸瑾之不爽了,什麼玩意兒,要不是看在你喜歡他的面上,我早把他揍扁了!妹妹你不喜歡他是最明智的決定!哥哥支持你,大哥現在就給你打聽謝遇安的為人喜好!」

喬吟騰第一下坐起來,喬默已經出門而去。

碧珠端來了她最喜歡的蜜餞,塞進她嘴裏,「二小姐眼光真好,那謝遇安謝將軍,奴婢看着比那陸什麼強多了。方才落水的時候,謝將軍二話不說就跳下去救小姐了,多有擔當呀。謝將軍救了小姐,小姐以身相許也不過分的。奴婢馬上去給小姐清點嫁妝。」

喬吟連忙把人攔住,「倒也不用這麼急。」

「碧珠,謝遇安救了我之後,有說什麼嗎?」

碧珠搖搖頭:「謝將軍把小姐交給奴婢之後,直接就走了,什麼話都沒說,臉色看起來好像也不大好。」

是吧,是吧,她這是惹他不高興了。

輾轉一晚上,終於等到了第二天天亮,喬吟一睜眼就要去找謝遇安。

「小姐,咱們是不是要吸取前車之鑒,矜持一點呀?」碧珠忐忑道。

二小姐這百折不撓的幹勁,她是佩服的,但似乎有些許莽撞了。

「我等不了了。」她的生命正在倒計時,她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費。

「那好歹吃了早飯吧?順便等等大少爺回來給你帶消息呀。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喬吟一想,有道理。

為了討好陸瑾之,變成他喜歡的書香閨秀模樣,喬吟弄回來不少書,不過她沒讀幾本,碧珠的學問倒是直線上升了。

兩人來到飯廳,下人端上來早飯。

喬家人口簡單,喬父出身行伍,在沙場上廝殺了半輩子,掙下了這靖安侯的爵位,至今仍帶兵出征在外,眼下家裡只有喬默和喬吟兩人。

吃完了早飯,喬吟沒等到喬默回來,但等到了門房送進來的一張邀請帖。

「是摘星樓的文會帖,小姐你不是一直想參加這個文會嗎?你今天就可以去了。」碧珠激動道。

喬吟瞥了一眼,直接丟到了一邊:「不去。」

以前她想去這個文會,那是因為陸瑾之喜歡。

陸瑾之辦了一個海棠詩社,入社成員皆是京城貴胄子弟,社團每次集會都會包下城中最雅緻的摘星樓。

她幾次努力想要加入,別人還沒說什麼,陸瑾之總是第一個開口否決她,四年來幾十次集會,她一次都沒參加過。

也不知道今天抽什麼風,竟然給她發請帖。

「去謝將軍府。」

喬吟乘車來到謝遇安府邸門口,謝府大門緊閉,敲了半天門也沒反應,就跟昨天的情況一樣。

昨天她就是敲了半天門沒人應,這才跑去翻牆的。

見無人應門,喬吟輕車熟路來到了昨日的牆角。

謝遇安還真是個言出必行的真君子。

昨天說要在牆上開小門,他還真開了。

不過,不是給人開的,是給狗的。

看着那牆角的小門洞,喬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嘲諷。

喬吟再次心痛,如果不是昨天那場意外,她現在說不定已經成功打開了謝遇安的『家門』了。

開了家門,馬上就是房門,那離謝遇安的心門還遠嗎?

「汪汪——」

就在這時,牆內傳出一聲狗叫聲,那是小奶狗三二一的聲音。

喬吟十分振奮,看了碧珠一眼,「三條。」

碧珠搖頭:「小姐,你現在重了好多,已經不是這個價了。」

坐地起價,黑心奸商。

喬吟咬牙:「加兩條。」

碧珠伸出手,喬吟賴不了賬,從荷包里給她倒出來五條小銀魚。

收了錢,碧珠立馬站到牆根下扎了個穩穩的馬步。

喬吟踩着她的肩膀,慢慢爬了上去。

她趴在牆頭,環顧四周都沒找到謝遇安的蹤影,正要放棄時——

院子里傳來一聲清脆的笑聲,一個穿着粉色長裙的少女從樹底下走了過來,懷裡還抱着小奶狗三二一。

「姐姐,你是來找謝遇安的吧?」

少女眨巴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她,就跟個瓷娃娃一樣,喜人的很。

這謝家的人怎麼個個都長的這麼好看?

喬吟趴在牆頭道:「是呀,你怎麼知道?」

粉衣少女笑容燦爛,「謝遇安出門了,出門前留了話,他說要是有爬牆的姑娘來找,就說他去摘星樓了。」

喬吟聞言,情不自禁地勾起了唇角。

「謝謝哈。你可真可愛,你們全家都可愛,三二一也可愛。」

下牆頭的時候,喬吟忍不住誇道。

牆內的少女看了看懷裡的小奶狗,臉上笑容更甚。

她轉身朝樹底下的婢女道:「快拿筆墨來,我要寫信告訴伯父伯母,他們家的鐵樹要開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