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追你時你高冷,我嫁人了你哭什麼閱讀 第4章_淺官小說
◈ 第3章

第4章

陸瑾之臉色唰地一下黑了下來,喬吟為他辦的生辰宴,下人竟然管他要請柬?

楚文景也覺莫名其妙,替陸瑾之不爽道:

「喬吟怎麼辦事的?竟然讓一個這麼沒眼力見的下人在門口待客,連國公府的世子爺都不認識!」

那小廝聞言,再次抬頭看向陸瑾之:「你是國公府的世子?」

陸瑾之臉色正要轉緩,忽聽那小廝道:「那就對了。我家小姐還特意吩咐了,誰都能進,唯獨國公府的世子不能進,太晦氣!」

晦氣?

喬吟說誰晦氣?

他?

她吃了熊心豹子膽了,竟然敢這樣拿喬!

陸瑾之臉黑如鍋底,神色要多難看又難看。

楚文景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樣,「喬吟她瘋了是不是?」

陸瑾之冷哼了一聲,甩袖走下台階,恰這時,一輛馬車駛來,停在了他面前。

車簾一掀,喬吟那張嬌花一樣的臉露了出來。

兩人四目相對,喬吟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

陸瑾之停下腳步,冷眼看着喬吟,視線里是說不出的冷漠和疏離。

他就是太縱着喬吟了,讓這女人得寸進尺,竟然敢公然戲耍他。今日他就該讓她擺正自己的位置!

看到陸瑾之這張冷臉,喬吟就倒胃口。

就說前世她當社畜,起早貪黑的,至少黑心老闆還會每月給她發點溫飽費,但到了這裡,她辛辛苦苦伺候陸瑾之四年,陸瑾之連個餅都不願給她畫,還讓她倒貼了那麼多錢。

「陸世子,你也在呀,正好,我有話跟你說。」

陸瑾之高高仰起頭,視線越過喬吟,「我與喬小姐無話可說,往後還請喬小姐自重,不要再騷擾我家門房和我身邊的小廝。」

「我要說的就是這個。讓你的小廝,你家門房,還有他——」

喬吟伸手指了指楚文景:「把我的東西都給我還回來。」

說完,喬吟又看向陸瑾之:「我送陸世子的,世子如果沒丟,也一併退還給我。」

陸瑾之整個人僵在原地,不可置信的看着喬吟。

不應該這樣的。

喬吟應該在聽到他的狠話後,立馬跑過來挽留他哀求他才是,怎麼會表現的這麼不在乎他?

這肯定是她裝的。

「喬吟,你又玩什麼花招?欲擒故縱這招你早就用過了。」陸瑾之明顯動了怒。

這還是喬吟第一次在冷臉之外看到他的第二個表情。

還真是……活久見。

楚文景看了半晌,終於回過神來,笑道:「喬吟,別玩這麼大,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你惹瑾之不高興,小心瑾之以後再也不理你了。」

喬吟正要反駁,就在這時,車簾後頭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

「所以,喬二小姐請我來,就是為了玩欲擒故縱的?」

謝遇安身形高大,從馬車裡探身出來,長臂越過喬吟的頭頂,掀開車簾,乍眼一看,嬌小的喬吟就像坐在他懷裡一般。

謝遇安?

謝遇安怎麼會在這。

陸瑾之瞳孔猛地一震。

喬吟不予理會,扭頭看向謝遇安,「沒有的事,什麼欲擒故縱,我這是改邪歸正,棄暗投明。」

謝遇安垂眸看她,似笑非笑道:「棄他投我?」

喬吟又嗷嗚了一聲,「你能不能別這樣對我笑呀?這樣顯得我很蠢。」

謝遇安不解。

喬吟直接伸手捧住了他的臉,懊惱道:「放着你這絕世美男不要,在那魚眼珠上浪費三年又十一個月零一天,我真是蠢到家了。」

謝遇安知道這話里有極大水分,這女人也別有用心,但不得不承認,他被愉悅到了。

「你的陸世子已經被氣走了,你還要繼續演嗎?」

喬吟回頭看了一眼,只看見陸瑾之鑽進馬車,車簾被他用力摔的猛地晃了晃。

他氣什麼?他有什麼好氣的?

他不是早對她不耐煩了嗎?她再不去他眼皮底下礙眼討嫌了,他陸瑾之應該高興才是。

喬吟正腹誹不停,手腕突然被攥緊,回眸一看,謝遇安不知道什麼時候握住了她的手腕。

「三二一餓了。」

「哦哦哦。瞧我,怎麼把我們宴會的小壽星給忘了?」

喬吟回神,抽出被他握住的手,折身從車廂里抱出來一隻白色的小奶狗。

然後在所有人的注視下,和謝遇安踏入了集芳園。

陸瑾之走了,但前來赴宴的賓客一個沒走,甚至原本不想來的,聽說宴會對象變成謝遇安身邊的狗時,立即快馬加鞭趕來。

他們不信喬吟會洗心革面不再纏着陸瑾之,更不信謝遇安會跟喬吟走在一起。

謝遇安是誰?

百年望族謝家嫡子,文能提筆安天下,武能上馬定乾坤,太子第一幕僚。

那麼多名門閨秀,想跟謝遇安說句話都夠不上,喬吟這個天天跟着男人屁股後面跑的小村姑,怎麼可能入得了謝遇安的眼?

一群人興沖沖地跑過來看喬吟的笑話,卻不想一進門就看見謝遇安與喬吟言笑晏晏,在湖心亭中賞月飲酒。

「真是見鬼了,還真是謝遇安!謝遇安怎麼會跟喬吟在一起?」

眾人想不通,只能把注意力都放在喬吟身上。

「我猜喬吟是為了刺激陸瑾之,故意請謝遇安來作戲的,等着看吧,喬吟撐不了三天就要露餡,如果不是我去吃屎!」

「三天?我看不用三天,最多一晚上,不,搞不好待會宴會散了,她就會跑去國公府大門口哭鬧了。還記得上回嗎?上回她不也信誓旦旦說再不見陸世子了,結果連夜死乞白賴地去爬牆求陸世子原諒。」

「原來你不僅爬過我的牆?」謝遇安低沉的聲音又在夜色中響起。

「一點點生存手段而已。」喬吟不以為意,但一想到自己僅剩三十天的生命,一個激靈,立即補充道:「我發誓,以後我只爬你的牆。」

「以後?」謝遇安看着喬吟:「同樣的戲碼只能演一次,演多了就沒用了,陸瑾之又不傻。」

「我沒有演戲,我是認真的,你等着瞧,我會證明給你看。」喬吟信誓旦旦道。

謝遇安不置可否,只道:「那你也沒機會了。」

喬吟立即心慌了一下。

「你以後不用爬牆了,至少來見我不用,我會讓人在牆上開個門。」

謝遇安低沉又磁性的聲音再次響起,喬吟只覺自己的心像是被什麼擊中了一般,整個人都飄飄然起來。

有戲,有戲,這個謝遇安比陸瑾之真是好一千倍一萬倍。

不用一個月,她三天就能把他攻略下來

喬吟正得意,忽地她腳底竄過一個東西,毛茸茸的觸感讓她猛地一驚。

她騰地一下站起來,結果腳底一滑,撲通一聲摔進了湖裡。

「喬二小姐落水了。」

「快救人呀,喬二小姐落水了。」

冰冷的湖水從四面八方襲來,喬吟不會游泳,手腳胡亂撲騰,就在她要沉底的時候,一雙手環住了她的腰,把她拉出了水面。

喬吟緊緊攀住來人的腰,腦海里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岸上傳來了喬默的大嗓門。

「陸瑾之在哪?陸瑾之你個混蛋給我滾出來!今天你必須給我妹妹一個交待!我妹妹為了你連命都不要了,你必須把她娶了!」

還在水中的謝遇安看着懷裡的女人,聲音冷的像是能結冰:「這就是喬二小姐要證明給我看的?」

喬吟欲哭無淚,恨不得重新紮進水裡死了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