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追你時你高冷,我嫁人了你哭什麼閱讀 第2章_淺官小說
◈ 第1章

第2章

「你說什麼?你說搞錯了?我攻略的對象不是陸瑾之?」

「我當了三年十一個月的舔狗,全世界的人都以為我非陸瑾之不嫁,你現在跟我說,攻略對象不是他?」

「啊啊啊啊!你再說一遍!你個破系統!我要鯊了你個辣雞玩意!」

喬吟氣得不停捶床,上好的雕花梨木床,硬是被她捶得直搖晃。

她不僅想捶床,更想在床角上直接把自己碰死算了。

她怎麼這麼倒霉?

四年前,因為一場車禍,她倒霉催地穿到了這個陌生的朝代,綁定了一個莫名其妙的攻略系統。

系統跟她說,只要她攻略下陸瑾之,就可以獲得新生。

期限是四年,期限內沒成功,系統就會直接把她抹殺。

她為了活命,沒皮沒臉,風雨無阻地給陸瑾之當了三年十一個月的舔狗,不是三天,不是三個月,是三年十一個月!

今天,這殺千刀的系統竟然跟她說,她攻略的對象搞錯了!而且已經用掉的時間都作數,她只剩下一個月期限。

「只剩下一個月,你讓我去攻略另外一個男人?」

「你乾脆殺了我算了!」

喬吟趴在床上嚎啕大哭不止,她真的不想活了,死了算了。

【就算沒出BUG,剩下一個月時間,你也攻略不下陸瑾之呀。你還不如換個人搏一搏。】系統怯怯說道。

「這麼說,我還得謝謝你了?」

【不用謝,為宿主服務是我的義務。】

「我謝你全家!」

【……】

系統沉默了許久,【作為補償,我為宿主爭取到了一項權益,降低了任務的難度。只要宿主在一個月內讓新攻略對象動心,即可視為任務完成。】

一個鯉魚打挺,喬吟從床上坐了起來。

之前任務要求攻略對象必須全身心愛上她,才能開啟生命共享,讓她重獲新生。

陸瑾之是個冷麵冷心的人,三年十一個月,她噓寒問暖,無微不至,可連個笑臉都沒換來,更別說動心動情了。

狗系統說的沒錯,就算再給她一個月時間,她也攻略不下陸瑾之,還不如換個人搏一搏。

一個月,動心。

嗯,搏一搏。

「砰——」

房門被從外撞開,喬吟的大哥喬默,還有她的婢女碧珠從門外走進來,兩人臉上都是興奮之色。

「小姐,兩個好水性的婆子已經備下,今晚你一定能夠讓您死而無憾!」

喬默拍着胸脯道:「妹妹放心,只要你一死,我立馬拿住陸瑾之,讓他對你負責!你生,他得娶你,你死,呸,妹妹你當然不會死了。」

今日是陸瑾之的生辰,同前幾年一樣,喬吟大包大攬興師動眾地要為陸瑾之慶賀生辰。

今年,她掏光了家底,包下了京城最有名園子——集芳園,精心布置了一場宴會,還邀請了全城有頭有臉的青年才俊來為陸瑾之賀生辰。

因為四年期限將至,喬吟黔驢技窮,準備使用最後一計——苦肉計。

她預備今晚放棄尊嚴,再次向陸瑾之告白,若他拒絕,她就會當眾跳水尋死,以達到『逼婚』的目的。

這是她對陸瑾之最後一次『攻略』。

就算沒有系統出BUG,過了今晚,她也會放棄攻略任務,把最後一個月時間放在別的事上。

比如好好跟喬家人告別。

她是靖安侯府流落在外的二小姐,四年前才回歸本家,喬母早逝,家中只有父親喬振東和大哥喬默。

喬家父子自覺虧欠於她,這四年對她是極盡寵愛,有求必應。

尤其是她這個大哥。

她倒貼陸瑾之這四年,不知遭了多少人的白眼和笑話,也連累得喬家名聲掃地,喬默連個媳婦都說不上。

但喬默一句不是都沒說過,反誇她有魄力,連京城最高的枝她也敢攀。

喬吟看着情緒高昂的兩人,艱難地開口道:「計劃有變。我不想嫁給陸瑾之了。」

喬默和碧珠同時瞪大了眼:「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喬吟不知道怎麼解釋,擺手道:「反正從現在開始,我不喜歡陸瑾之了,你們也別在我面前提他,晦氣!」

碧珠和喬默對視了一眼,又對視了一眼,兩人都從對方的眼睛裏看到了震驚,疑惑,和……狂喜。

「小姐,你是說真的嗎?你不喜歡陸世子了嗎?那今晚集芳園的宴會怎麼辦?要取消嗎?可是請帖都發出去了,這會子估計都有賓客到場了。」

取消?

那可是她花了真金白銀包的園子,她自己都沒仔細賞過一眼呢,誰知道她還有沒有機會再享受一回呢。

喬吟肉疼的很:「不用取消,宴會繼續,但宴會慶祝的對象換一個。我不要給陸瑾之賀壽了,我要宴請定國將軍謝遇安。」

喬默和碧珠異口同聲道:「謝遇安?」

喬吟點頭:「對,就是謝遇安,從現在開始,這宴會就是為謝遇安準備的。」

喬默一拍腦袋,朝喬吟豎起了大拇指:「懂了!妹妹你這是不用苦肉計,改用『欲擒故縱』是不是?妹妹你可真是孫子再世……」

喬吟:「……什麼欲擒故縱,我是認真的,不跟你們啰嗦了,我現在就去集芳園見謝遇安。」

喬吟剛走了兩步,被碧珠緊緊拉住了手,碧珠惶恐地看着她。

「小姐,你別嚇我。陸世子拒絕你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大不了你從頭再來,您別犯糊塗呀。」

喬吟氣竭:「怎麼說你們才相信呀,這次不是陸瑾之拒絕我,是我要甩了他!」

碧珠一愣,小聲提醒道:「可小姐,今晚的宴會,您壓根就沒邀請謝將軍呀。」

喬吟一整個傻眼。

她怎麼給忘了,她壓根就不認識謝遇安,連他是圓是扁都不知道。

「那你趕緊補一張請帖送去將軍府。」

喬吟吩咐道,但很快轉念一想,

「算了,我親自去請。」

她的未來夫君,她得親自去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