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追你時你高冷,我嫁人了你哭什麼閱讀 第10章_淺官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喬吟愣在原地:「哥,你這是什麼意思?」

喬默拍了拍她的肩膀,很沉重道:「之前是哥哥草率了,哥哥向你道歉。」

喬吟被說的一頭霧水。

只見喬默道:「你知道謝遇安是什麼人嗎?」

喬吟:「四年前一戰成名的定國將軍呀。」

喬默搖了搖頭,「謝遇安不僅僅是一戰成名的定國將軍,他還是百年望族淮州謝家的嫡長孫。淮州謝家,天下第一士族,謝氏子弟人才輩出遍布朝野內外,家族勢力深不可測,大周甚至有條不成文的規定:凡帝師者必姓謝。」

「當今太子之所以能當上太子,就是因為年幼時被謝氏族學選中,得了謝家支持,這才坐穩了東宮之位。」

喬吟愣怔在原地,嘴裏喃喃道:「這麼厲害嗎?」

這些年她一門心思都放在陸瑾之身上,對其他人還真是知之甚少。

「嗯,這謝遇安三歲能文,五歲能武,是謝家這一代人中最為出眾的人物,傳聞他之所以棄文從武,純屬因為他運氣不好,分配行當的時候抓鬮抓到了入伍這個選擇。謝遇安極有可能是謝家下一任家主。那可是比陸瑾之強千倍,萬倍的人。」

喬默說這話時,神情十分複雜糾結,崇敬之中又摻雜着懊惱。

最後,他難過地看了喬吟一眼,「妹妹,你還是換個人喜歡吧。」

喬默一番話將喬吟滿腔的熱情全部熄滅,她神色冷清,張了張嘴道:「大哥,你是瞧不起我,覺得我配不上他,是不是?」

喬默矢口否認:「大哥怎麼會瞧不起妹妹你,大哥是恨自己無能不能給你再掙個軍功回來。」

喬默語氣放緩,如實道:「大哥是覺得,咱們家現在跟謝家差的有那麼點遠了,謝家怕是要看輕你。你可知,四年前皇上有意要將寧瑤公主賜婚謝遇安,但被謝遇安拒絕了。」

喬吟一下理解了喬默的想法。

那寧瑤公主她見過一次,太子的親妹妹,皇族中唯一的明珠,深受陛下寵愛,身份貴不可言不說,樣貌才學更是一等一的。

連這樣的金枝玉葉都看不上,她一個不學無術離經叛道的野丫頭怎麼能入得了他的眼?

喬吟深受打擊,但想到自己僅剩不多的時日,自我催眠道:「我覺得謝遇安不是那樣的人,他才不會因為門第看輕我,這兩天他待我都十分尊重體貼。我還約了他明日一起出城賞花,他也應約了。」

「你約了他賞花?」喬默像是炸毛的貓,聲音猛地提高了八度,「阿吟,不能去!」

喬吟:「為什麼不能去?」

喬默上前,緊緊抓住喬吟的肩膀,「阿吟,你忘了嗎?四年前,你剛來京城遇見那陸瑾之,一開始那陸瑾之也對你溫柔小意,他也約你去城外賞花,結果呢,他把你一個人丟在城外的林子里,你從早等到晚,淋了一場雨從山上滾下來不說,還被全京城人當成了笑話。」

喬吟心裏一刺,眸底閃過一絲痛楚。她以為自己早就放下了尊嚴,練就了一顆風輕雲淡的心。

她剛穿來這個世界的時,並不是在京城,而是在一個西陲一個匪窩裡,她在匪窩裡膽戰心驚地過了半個月,那狗系統才姍姍來遲,告訴她她要來京城攻略一個人。

她長途跋涉趕到京城,回京第一日就遇見了那鮮衣怒馬的少年郎,那意氣風發的模樣,擊退了她對那所謂攻略任務的所有排斥和抵觸。

喬吟開始主動出擊,她摸清了他的動向,在他必經的路上把他攔住,問了他三個問題。

你定親了沒?有沒有心上人?介不介意多個追求者?

四年前的陸瑾之跟現在的陸瑾之完全不一樣,她記得他被嚇了一跳,但也僅僅是被嚇住了幾秒,他沒有惡語相向,甚至還老老實實回答了她的問題。

沒定親,沒心上人,可追。

喬吟這才對他發起了猛烈的攻勢。

頭一個月,她隔三差五地製造偶遇,在他面前刷足了好感。

僅僅一個月,陸瑾之便約她一起出城賞花。

接到他的邀約時,喬吟興奮的一夜沒睡,心道老天待她不薄,雖然換了個世界,但好歹一切順遂。

誰曾想,她的美好憧憬在第二天便被一場雨淋得稀碎。

陸瑾之失約了,她從白天等到黑夜,沒等來陸瑾之,等來了一場寒徹心扉的秋雨,還因為山路雨滑,下山的時候從階梯上滾了下來,差點沒把骨架摔散。

她狼狽不堪地回了城,遇見了在酒樓吟詩作對的陸瑾之。到底是沒受過這樣的屈辱,她忍不下這口氣,跑去質問他為什麼不赴約。

陸瑾之的態度判若兩人,他讓人攔住她不讓她靠近,像是看一塊用過的抹布一樣的眼神看着她,說出了那句她永生難忘的話。

「跟你玩玩而已,還當真了。」

從此,喬吟這個名字就成了京城最大的笑話。

喬吟為此消沉了許久,身體也大病了一場,可……她不想死。

於是,病好後,又腆着臉去討好陸瑾之了,只是從那時候起,她便只把這當成一個任務,不再投入任何感情。

陸瑾之見那樣的羞辱都不能把她趕走,更加隨心所欲,連帶着他身邊的人都對她肆無忌憚。

如果不是為了完成任務實現續命,誰願意做一條沒尊嚴的狗?

可如果,這個任務註定完不成,她還要繼續嗎?

百折不撓的喬吟,第一次出現了動搖,她甚至懷疑,那個所謂的系統壓根就是在玩她?不然怎麼會出現對象錯誤這樣大的失誤?

喬默見自家妹妹良久不語,臉上也灰濛濛的一片,像是抽了魂一樣,那挫敗的模樣實在是讓人揪心。

他撓了撓頭,左思右想,想出來個折中的好法子。

「不然這樣,明日我先去城門口看看,若是那謝遇安赴約,我立馬回來叫你。妹妹,你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