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萬元璋神情陰鷙,眼神不善地在萬國富和萬安寧父女倆身上來回巡視。

他們父子挨了這麼一頓,自然不可能就這麼算了的!

「國富,你自己看看吧,你這閨女現在成啥樣子了,啊?根本不把我們這些叔伯放在眼裡,這要是不好好的管教管教,以後可不得上天去啊!」

「是啊,小小年紀就這樣,以後誰家敢娶這樣的?就是僥倖嫁出去了,那婆家還不是要三天兩頭的過來告狀,說咱們老萬家家教不好,到時候,咱們整個村的姑娘名聲都被她一個人給攪和壞了……」

萬國富眼神閃爍了幾下,他明白萬元璋的意思,是想讓他當著他們的面給安寧一個教訓,只是他心裏有些為難,閨女大了,畢竟不是小時候,打一下就打一下了,現在大了,有自己的自尊了……

若是自己還像小時候那樣打罵,她面上不好看,心裏肯定記恨……

他自己知道自己的事,再加上他這次回來,本身就有件大事要辦,這事說不定還得萬安寧幫忙,要是現在把萬安寧給得罪死了,他的事若是辦不成,那可就麻煩大了……

這樣想着,萬國富便有些為難。

萬新海看出了萬國富的猶豫,看了萬元璋一眼,笑着說道:「要不算了吧,既然國富把那十塊錢補上了,就是知道這事是他們不對,安寧畢竟這麼大了,當著咱們這麼多人的面,國富也不好教育她,要不我們還是讓他回家再好好教育孩子吧!」

萬元璋雖然有些遺憾,但一想到自己白天所受的屈辱,萬國富會親自為自己找回來,心中就一陣痛快,面上卻不咸不淡地冷笑:「哼!我哪管得了啊!」

萬國富尷尬地笑了笑:「多謝新海哥和元璋哥的理解,你們放心,我回去肯定好好教育安寧……」

說著他就準備跟萬安寧一起回家,但萬安寧此時卻不準備就這樣離開了。

她眼神陰鷙地看向萬元璋和萬新海:「你們逼着我爹拿了十塊錢?」

「什麼是我們逼着你爹拿的?分明是他自己願意給的!」

「掏出來!」

萬安寧突然間厲聲喝道,直接把萬元璋和萬新海給嚇的懵在了那裡。

「什麼?」

「把錢還回來!」

萬安寧一步不讓,一步一步逼向萬元璋和萬新海。

萬元璋沒想到萬安寧一個十幾歲的黃毛丫頭,突然間身上爆發出了巨大的氣勢,直接壓迫的他不由自主的就把萬國富給的那十塊錢給從口袋裡掏了出來……

萬安寧接過錢輕蔑地看着萬元璋,冷笑一下:「我再最後說一次,我娘沒有給你假錢,你要是再敢用這個威脅我們,咱們就去派出所,當著公安的面再把事情說一遍,由公安同志來判定這件事到底是誰對誰錯!」

說完這些話,萬安寧拉着有些怔愣的萬國富,離開了萬新海家。

而等到她離開之後,屋內的人才反應過來,自己居然被一個黃毛丫頭給震懾住了,萬元璋頓感面上無光,舉起面前的酒盅,狠狠地摔到了地上……

無能狂怒!

萬安寧撇了撇嘴,只要她豁出去了,這些人就拿她沒辦法!

萬國富沉默着跟萬安寧一起回了家,一進屋他就直接躺到床上去了。

馮香梅像以往一樣給他準備熱水擦臉洗手,又讓安靜去準備糖水醒酒……

看着馮香梅忙前忙後的樣子,萬安寧眉頭不由皺了起來。

「娘,新奎爺說你要卧床靜養……」

馮香梅笑着點頭:「行,我知道了,等靜靜把糖水端過來,你們都去睡吧,我、我也要休息了……」

萬安寧知道馮香梅肯定是有話要對萬國富說,關於今天發生的事,以及她懷孕的事,這些都需要告訴萬國富一聲。

等到安靜把糖水端過來,安寧接過來,原本準備直接遞給萬國富喝的,可看到他雙目緊閉,最後只好放到床頭的箱子上了。

「娘,糖水我放這裡的,等下爹醒了,你記得讓他喝!」

從東屋出來,萬安寧在門口站了一會兒,她知道萬國富根本沒喝醉,當然,馮香梅也知道。

萬國富沒有兒子,心裏底氣不足,擔心自己喝醉之後,會鬧笑話,所以別人請他喝酒的時候,他從來都不會讓自己喝醉,往往一斤的酒量,他只喝半斤就直接倒在桌上了。

這次自然也不會例外。

果然,等到萬安寧離開之後,馮香梅輕輕推了推萬國富。

「國富,你先起來把糖水喝了吧。」

萬國富哼哼了兩聲,坐起來把糖水一口氣喝完了。

「新海哥家辦喜事,你上禮咋給了張假錢?咱家就是再窮,也不能招這晦氣不是?你可真會給我找事兒!」

萬國富聲音清醒冷靜,一點醉意都沒有。

「你別聽元璋瞎說,我就是再不懂事兒,也不可能用假錢去上禮啊,分明是元璋他記不清是誰給的假錢了,看咱家好欺負,故意訛咱們的!」

馮香梅憤憤不平的解釋。

「不只元璋,新海也是這麼說的……」

「他們放屁,我上禮的時候分明給的是兩張五塊的,這事老潘嫂子能給我做見證。」

聽到馮香梅說的有鼻子有眼兒的,萬國富態度也不由軟了下來,他眉頭皺了皺:「那元璋跟新海為啥一口咬定是你給的假錢?」

「還能為啥?還不是看咱家好欺負?」

說到這個,夫妻倆都沉默了。

門外的萬安寧沒有再繼續聽下去,輕手輕腳地回了西屋。

西屋裡並排放着兩張單人床,中間用一張橘黃色的寫字檯隔開,昏黃的燈光下,萬安靜正低頭寫作業,聽到動靜回過頭看了一下。

見是萬安寧,她放下了筆,起身把床鋪給萬安寧抻好:「大姐,你病剛好,白天又累的不輕,快早點休息吧,今天讓小妹跟我睡一個床。」

萬安寧點了點頭,應了一聲「好」,便上床躺下了。

閉上了眼睛,萬安寧長長地鬆了口氣。

這一次她保護好了娘,沒有讓她被人欺負,也請新奎爺過來,提前發現了她懷有身孕的事,如此一來,娘肯定不會再像上一世一樣,因為爹不願意為她出頭撐腰而自殺了吧……

這一天真的很累,再加上她身體剛病癒,又透支了體力跟萬元璋父子相鬥,此時一鬆懈下來,疲憊感瞬間湧來,不多時就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