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在母親自殺前,女主她殺瘋了全本 第8章_淺官小說
◈ 第7章

第8章

萬國富的確是回來了,不過他還沒進家門,就被萬新海給攔住了!

萬國富出門之前,就知道今天是萬新海家娶媳婦的日子,想着兩家的關係不錯,他就計划著回來喝喜酒,只是緊趕慢趕的,還是沒能趕上萬新海家的喜宴,這讓他心中本帶了有幾分愧疚。

聽到萬新海要晚上請他喝酒,二話沒說就同意了。

「新海哥,等我把行李放回家,收拾一下,馬上就過來!」

萬國富笑着答應。

「放什麼行李啊,趕緊先過來吧,酒都滿上了,就等你了!」

萬新海二話不說,直接拽着萬國富的胳膊就把人拽到了他家。

他可不能給萬安寧惡人先告狀的機會。

萬安寧在知道爹被萬新海拉過去喝酒之後,眼神冷了冷,不用想也知道,萬新海估計是要幫着萬元璋惡人先告狀了!

她摸了摸安平的頭髮,笑着說道:「既然爹晚上不回來吃飯了,那咱們就自己先吃吧!」

「可是,爹喝醉會不會把買的糖果都忘記帶回來了啊?」

萬安平有些擔心地皺眉。

她一年也難得能吃上幾次糖果,除非是爹出門回來帶的。

不過,爹帶回來的糖果,都會分給村裡的孩子,留給她的也沒剩多少……

看到小妹有些不開心,萬安寧忙哄她:「你放心,要是爹不給你留糖果吃,回頭大姐給你買!」

萬安平張了張嘴,想說什麼,最後忍住了,朝萬安寧笑了笑,低聲應了聲「好」。

晚飯是萬安靜做的,平常的稀飯饅頭加上一個辣椒炒雞蛋。

萬安寧吃了一口辣椒,差點把舌頭給吐出來,她喝了幾口稀飯,才緩過來,皺眉說道:「怎麼這麼咸?」

萬安靜詫異地看了她一眼,然後夾了一口青椒嘗了嘗:「咸嗎?不是跟往常一樣嗎?不是大姐你說的,炒菜的時候要多放點鹽的嗎?」

萬安寧怔了一下,猛然想到,現在這個時候,家裡條件還是不太好的,往往炒一盤菜,一家人一起吃,如果不多放鹽,幾口就吃沒了,所以她都會在炒菜的時候,多放鹽,這樣菜比較咸了,他們就可以多就幾口饃了。

想到了這些,萬安寧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是我忘記了,不過以後炒菜的時候,可以不用放那麼多的鹽了,若是不夠吃,就多炒倆菜!」

馮香梅喝了一口稀飯,看了一眼萬安寧:「哪有恁多菜啊?」

萬安寧沒說話,她知道馮香梅也是儉省慣了的,即便她說了,如果沒有足夠的錢買菜,她也不會讓多吃的!

所以想要讓家裡不吃多放了一倍鹽的菜,唯一的辦法就是能多掙點錢,其他說再多都沒用!

見安寧不說話了,馮香梅也就不再說這事了,轉而問起了萬國富:「我聽平平說,你爹回來了?」

萬安寧「嗯」了一聲,不太在意地說道:「在新海大爺家裡喝酒,等咱吃過飯,我過去看看他!」

馮香梅之所以提到萬國富,也就是想要讓萬安寧過去看看的意思,萬國富出門一個多月了,好不容易回來了,她心裏憋了好多的話想要跟他說!

要是萬國富回來的第一個晚上就喝的大醉,她心裏肯定是不大樂意的。

「那你讓他早點回來,別喝醉了,回來我還得伺候他!」

萬安寧點點頭,她其實知道萬國富很多時候喝醉都是裝得,每次跟別人呢一起喝酒,他喝上兩杯就趴在桌上裝醉,用此來是避開他們的話題,同時也避免了別人對他的冷嘲熱諷。

所以當萬安寧吃過飯去萬新海家接萬國富的時候,看到他還清醒地對着萬新海和萬元璋等人點頭哈腰時,她的心裏是詫異的。

看到萬安寧過來了,萬國富一下坐直了腰,臉也立即就冷了下來,他皺着眉頭怒視着萬安寧,訓斥道:「我聽說你白天的時候對着你新海大爺和元璋大爺發了瘋?真是反了你了,還不快點滾過來道歉!」

萬新海擺了擺手,笑着說道:「我就算了,畢竟只是言語上的不敬,我這麼大年紀了,也不跟她一個小孩子計較了,就是元璋這邊,你們看着辦吧,唉,小小年紀的,下那麼狠的手,也不知是誰教的……」

最後一句話,直接觸到了萬國富的逆鱗,他最擔心的就是別人說得教女無方,現在萬新海這樣說,分明就是狠狠的打了他的臉!

但是萬國富卻沒想過萬新海說的對不對,他只覺得萬安寧做錯了,讓他丟臉了!

見萬安寧站在那裡不動,他更是生氣,揚聲喊了一句:「安寧!」

「爹,你喝醉了,我來接你回家!」

萬安寧無視了萬國富的怒臉,掃了一眼幸災樂禍的萬新海和萬元璋等人,淡定地走到萬國富身邊,伸手就要拉他起來。

萬國富掙扎了一下,卻發現自己竟然掙不開,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在萬安寧的攙扶下站了起來,順着她的腳步往外走……

「你……」

不等萬國富說出什麼來,就聽到萬元璋站了起來,指着他罵道:「國富,你剛剛說的那些,敢情都是耍弟兄們玩兒的啊?呸,你個窩囊廢,沒卵蛋兒的玩意兒,我真是看不起你!」

萬新海也臉色陰沉,附和道:「是啊,國富,你剛剛答應我們的,莫不是都是放屁?你這樣的,讓我們以後有啥事還咋帶你?」

「我……」

萬國富想要分辯,真不是他故意的,實在是萬安寧這妮子的手也不知按到他的什麼穴位上了,他渾身一下就沒啥力氣了,根本掙不脫他閨女的手!

可這話說出去,誰會信?

萬安寧冷笑一聲:「這話說的,好像你們以前有多看得起我爹似的,真要看得起我爹,就不會在無憑無據的情況下,跑去我家大鬧,還要動手打我娘!可真是……看得起啊!」

萬元璋臉上一陣紅一陣青的,十分的難看,不過這件事他即便是他再怎麼不願意承認,事實也已經擺在了他面前,他回去之後仔細想了想,似乎馮香梅還真的是給了兩張五塊的!

不過,他們父子倆吃了這麼大的虧,這件事他自然是不可能就這麼算了的,他也絕不可能承認是自己弄錯了,只能一口咬定假錢就是馮香梅給的!

這不,剛剛他和新海哥一頓配合下來,萬國富可不就老老實實的把那十塊錢給補出來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