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在母親自殺前,女主她殺瘋了全本 第6章_淺官小說
◈ 第5章

第6章

萬元璋聽到有人出面勸說,才恍然,他看了一下四周,瞬間臉色大變。

他一向很注意自己文化人的形象,在人前一向都是以平易近人的形象示人,如今被一個小丫頭給逼得亂了分寸。

萬元璋瞪着大眼怒視着萬安寧,知道自己今天算是陰溝里翻了船,眼中滿是陰鬱。

他眼珠子轉了轉,指着萬安寧道:「真是荒謬,大家來給評評理,新海哥家辦喜事,國富媳婦去上禮,給了張十塊的假錢,我去找她,她不但不承認,還口出惡言,還有萬安寧這小鱉孫妮子,竟然敢跟我動手,簡直是大逆不道,今天我要是不好好給她個教訓,以後還咋學校教書育人?」

萬元璋話音剛落,不等圍觀的人說話,萬安寧立即接口說道:

「各位嬸子大娘,快來給評評理啊,自古以來捉賊拿贓,官老爺斷案也講究一個證據確鑿,從來沒有聽說過,一個小學老師就能空口白牙的就隨便給人定罪的,萬元璋,你說我娘上禮給的是假錢,那你倒是拿出證據來啊?」

被萬安寧給點名,萬元璋怒火中燒:

「我是坐禮桌的,假錢就是你娘給的,我記得很清楚,除了你娘,沒二人!」

「呸,你既然認出我娘給的是假錢,為啥當時不直接說出來?說來說去,你還是沒證據,沒證據也行,你有證人證明是我娘給的假錢嗎?」

「我……我咋沒證人,文祥就能給我證明!」

「萬文祥是你兒子,官家斷案,他作為你兒子,證詞也不能被取用,我看你就是誣陷!」

萬元璋見萬安寧伶牙俐齒,自己這邊不佔上風,眼珠子轉了轉,立即就轉換了思路,說道:「那你說你娘給的不是假錢,你有什麼證明?」

萬安寧冷笑:「我當然可以證明!」

「怎麼證明?」

「你把假錢拿出來,我就給你證明!」

萬元璋從口袋裡拿出那張假錢,這是他決定來找馮香梅之前,特意去萬新海家要過來的,他是不能證明就是馮香梅給的假錢,但他不相信萬安寧能找出證據證明這張假錢不是馮香梅給的。

萬安看了一眼人群中,見胖胖的老潘大娘咧開嘴沖她笑着點了下頭,這才放心地說道:「你確定這張十塊的就是你說的假錢?」

「是,我收錢的時候一時疏忽,沒想到被她馮香梅給鑽了空子……」

「既然假錢是張十塊的,那就不可能是我娘給的!」

「為啥不可能?」

「元璋啊,安安說的對,這錢的確不是香梅給的,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上禮的時候,我就在香梅後邊,不信你可以去翻你記得賬單,香梅給錢的時候,我看的清清楚楚的……」

萬元璋一聽就不樂意了,聲音立即提高了幾分:「你看清楚啥了?我一個收錢的,都沒發現是張假錢,你看一眼就能看出這錢假不假了?」

老潘大娘年紀比萬元璋大,兩個兒子都已經成年,根本不怕萬元璋,她翻了個白眼,聲音比萬元璋的更大了幾分:「假錢不假錢的,我是不一定看得清楚,但是,你這張假錢是張十塊的,人家香梅當時上禮的時候,給的是兩張五塊的,你就是再怎麼想賴,也賴不到人家身上去吧?」

老潘大娘這話一出口,人群中瞬間就引起了一陣轟動。

很多人看向萬元璋的眼神立即就變了,人家馮香梅上禮給的是兩張五塊的,萬元璋就是再怎麼記性不好,也不可能把假錢記成是馮香梅給的,他之所以敢找馮香梅鬧,不過是看在馮香梅沒生兒子,覺得人家好欺負罷了!

「真沒想到,就這品性,還是當老師的呢,也不知道會不會教壞孩子?」

「這事的確是元璋父子倆做的不地道,別說國富媳婦給的是兩張五塊的,就算給的也是張十塊的,他當時沒當場抓住人家給假錢,那過後就不能證明這假錢就是人家給的!」

……

周圍的議論聲越來越大聲,萬元璋的臉也越來越陰沉,經過老潘這麼一說,他隱約記起來了,馮香梅當時好像還真是給的兩張五塊的……

可事情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他要是承認自己錯了,以後在村裡就更混不下去了。

心思輾轉,最好的辦法,就是一口咬死了假錢就是馮香梅給的。

他狠狠地咬了一下牙,他厲聲說道:「都給我閉嘴,你們知道個屁?老潘,你少跟他們一起串通說瞎話,我記得清清楚楚,這張假錢,就是馮香梅給的,你少跟她們串通做假證,對你沒啥好處!」

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萬元璋還是死鴨子嘴硬,更何況他的一番言論,更是讓人覺得好笑。

倒是讓圍觀的人面面相覷起來。

過了許久,終於有人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驚叫一聲:

「我勒個天爺哎,他這樣的人,還能當老師?這教出來的學生豈不是都跟他一樣胡攪蠻纏?」

也有人跟萬元璋關係好,見他陷入尷尬,便想着為他出頭:「老潘,你當時看清楚了沒,不會真的跟人串通的吧?」

老潘兩眼一翻,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你放什麼狗臭屁?我記得清楚是因為我跟香梅一起去上禮的,香梅沒有整張的十塊錢,還拿着那兩張五塊的問我換張十塊的,恰巧我也沒有,最後她只好用那兩張五塊的上禮!這件事千真萬確,我敢對天發誓,我要是說半句瞎話,讓我天打五雷轟!」

看着老潘賭咒發誓的樣子,原本為萬元璋說話的人,也都沉默了。

萬元璋的臉色也變得十分的難看,一時間有些騎虎難下……

就在這個時候,萬新海急急忙忙的過來了。

他一過來就笑着向萬元璋道歉:「真是對不住,這件事都怪我,都是我的錯,元璋,看我的面上,這事就算了吧……」

萬元璋的臉色好了些,借坡下驢,順着萬新海的話說道:「我今兒就看在新海哥你的面上,不跟她計較,否則的話,我不會就這麼罷休的!」

說完也不等萬安有所反應,跟兒子萬文祥一起一瘸一拐地離開了。

萬安寧嘲諷道:「你想咋着不罷休,儘管來啊,我們身正不怕影子斜,反倒是某些人啊,立身不正,早晚要遭報應的,小心將來報應到子孫後代身上!」

父子倆一句話不敢說,相互攙扶着,灰溜溜地離開了。

等他們走遠了,萬新海才向著圍觀的人說道:「好了,沒啥事都散了吧。」

沒了熱鬧可看,人群鬨笑着跟萬新海開了幾句玩笑,很快就散開了。

萬安寧什麼話都沒說,冷眼看着萬新海疏散了人群。

從頭到尾,萬新海都沒有看萬安寧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