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在母親自殺前,女主她殺瘋了全本 第2章_淺官小說
◈ 第1章

第2章

胃裡一陣火燒火燎的痛。

就像已經三天沒有進食了一樣,她忍不住乾嘔,卻吐不出任何的東西,只吐出一口苦水。

「嘔——」

萬安寧忍不住**出聲。

「大姐,你醒了?餓不餓?我去給你盛碗米湯,你墊墊肚子,娘走前剛做好的,現在還溫熱着……」

清脆的聲音帶着幾分驚喜。

是二妹安靜。

怎麼可能是安靜,她不是已經……

萬安寧猛然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十五六歲樣子的安靜邁着輕盈的步子跑去廚房給她盛飯,一時驚愕萬分。

等到安靜端着米湯回來,然後小心地舀了一勺,喂到萬安寧的嘴邊,她才眨了眨眼,確認了眼前的安靜是真的存在的。

萬安寧就着安靜的手吃了一碗米湯,胃裡終於舒服了些,身上也有了幾分力氣。

趁着安靜往廚房送碗的時候,萬安寧四下觀察情況,卻發現自己所處的,竟然是自家三十多年前的老房子……

這是……怎麼回事?

萬安寧深吸了口氣,從床上跳了下來,找到了家裡唯一的鏡子。

鏡子里是一張充滿了膠原蛋白的年輕面孔,濃眉大眼,沒有經過修飾的眉形是天然的劍眉,面部的線條也不像一般女性那般柔和,不笑的時候雙唇緊閉,看上去有些嚴肅,就比如此時!

正是年輕時的自己!

萬安寧撫摸着自己的臉頰,心中感慨萬分,有多少年沒見過自己的真實長相了。

自從李浩源多次在她面前說,沒有男人會喜歡像她這樣的男人婆,萬安寧就對自己的長相產生了深深的自卑。

後來有錢了之後,她就到處去整形醫院為自己的臉做手術,為的就是能把自己變得有些女人味兒……

到最後,不但跟李浩源的日子過得一塌糊塗,更是把自己給整的面目全非。

摸着自己原裝的臉,萬安寧不由得淚流滿面。

這張臉……再配上她現在已經經歷過一世,看透了世事的眼睛,不怒自威的神情,氣場強大,的確不是李浩源那樣吃了一輩子軟飯的男人,能夠駕馭得了的。

直到臨終前,萬安寧才看透,李浩源之所以一直拿她的長相說事,不過是他在自己面前一直自卑,為了給自己找回點尊嚴,便變着法的要打壓自己罷了。

而自己又做錯了什麼呢?

「大姐,你怎麼哭了?是又頭疼了嗎?」

安靜刷好了碗回來,看到萬安寧一邊照鏡子,一邊哭,頓時慌了。

「要不你先躺床上歇一會兒,我去把娘叫回來……」

安靜說著,伸手扶着萬安寧往床邊去,又伸手把鏡子接了過來,放到一邊的桌上。

萬安寧拉住了準備出去找人的安靜。

「你先別去叫娘了,我沒事,就是躺的有些無聊,你坐這裡陪我說說話吧。」

安靜聽話地坐在床邊,一臉的擔憂:「大姐,你真的沒事了?頭真不疼了嗎?」

說著,她伸手在萬安寧的額頭上試了試溫度,見已經退了燒,不由得舒了口氣。

「我沒事了,娘去哪兒了?」

萬安寧試探着問,她不知道自己為啥突然回到了年輕時候,為了不讓自己露餡,她也不敢直接問安靜現在是哪一年,更不敢問爹去哪裡了,畢竟如果爹有時候會去外面做點小買賣,而娘卻是一直在家裡的。

安靜果然沒有絲毫的懷疑:「新海大爺家的保華哥結婚,娘帶着平平坐桌兒去了,這會兒應該剛開席……」

「新海大爺家保華哥……」

萬安寧皺着眉,仔細回想着這個人是什麼時候結婚的,一抬頭,就看到了掛在門口牆壁上的日曆:八月七日,農曆六月廿五,戊辰年,宜結婚,出行,合婚訂婚……

這是一個好日子,百無禁忌的好日子!

但對於萬安寧來說,這是一個諸事不順的日子,也是她娘的忌日。

上一世的這一日,娘在萬般絕望之下,一根繩子弔死在了房樑上,從此,萬安寧姊妹三個的日子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想到這裡萬安寧突然心中一動:

「靜靜,今年是龍年嗎?」

安靜點頭:「是啊,今年是……三、妹的本命年,你忘記了,娘過年的時候,還念叨說給她買身紅色秋衣秋褲……」

萬安寧不由得揪住了胸口的衣服,只感覺呼吸一陣急促。

「大姐,你怎麼了?是不是又頭疼了?」

安靜說著,伸手去摸萬安寧的額頭,發現溫度正常之後,她鬆了口氣:「這也沒再燒起來啊?大姐,你哪裡不舒服?要不要我把娘叫回來?」

萬安寧深吸了口氣,緩了緩才搖頭:「沒事,我可能躺的時間長了,過一會兒就好了。」

見萬安寧緩過來了,安靜鬆了口氣。

「大姐,那你先休息,我去寫暑假作業,你有事叫我。」

安靜離開之後,萬安寧瞪大了眼睛盯着屋頂上的蜘蛛網許久,最後偷偷把手伸到自己的大腿上,使勁兒得擰了一下……

「嘶……」

很痛!

這不是做夢!

一切都還來得及……

萬安寧的嘴角一下子就翹起了一個很大的弧度。

她笑了起來,但笑着笑着,又突然淚流滿面。

「娘,這一世,我一定保護好你,絕不會讓你走上一世的老路了!」

萬安寧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冷意,老天既然讓她回到了娘出事的這一天,一定是為了讓她彌補上一世的遺憾的!

既然如此,上一世沒能報的仇,也是一種遺憾,今天就先收點利息吧!

躺在床上冷靜了一會兒,萬安寧感覺身體好些了,她隱約想起了上一世的今天,自己好像一直發燒昏睡着,迷迷糊糊的只感覺外面一陣吵鬧,後來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可惜一切都晚了。

天可憐,讓她重新回到了這一天,還奇蹟般的讓她提前退燒,也有了準備的時間。

正在寫暑假作業的安靜聽到響動出來查看,就看到剛退燒的萬安寧在廚房裡忙活。

「大姐,你在幹嘛?要不我來吧,你剛退燒,多歇一歇。」

萬安寧已經好多年沒有燒過土灶了,還真有些手生,划了好幾根火柴,都沒能成功點着火。

聽到安靜說要幫忙,她頓時如釋重負。

「出了一身汗,身上黏糊糊的,我想燒點熱水洗洗澡……」

安靜看着地上扔的火柴梗,有些詫異,但她什麼都沒說,熟練地抓了把軟柴火把火點燃了,然後坐在灶前燒火。

萬安寧痛痛快快地洗了個澡,然後坐在壓水井旁邊,準備把換下來的衣服也洗了。

就在這個時候,馮香梅帶着小閨女安平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