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在母親自殺前,女主她殺瘋了全本 第10章_淺官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迷迷糊糊間,萬安寧只感覺胸口悶的難受,有種呼吸不上來的窒息感。

眼前突然出現一雙腳來回的晃悠,直晃得她眼暈……

她想要離開,卻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般,怎麼也挪動不了腳。

猛然間,她似乎看到了馮香梅蒼白無血色的臉……

這一刻她才驚覺,一直晃在眼前的一雙腳……不就是馮香梅當初上吊時的那一幕嗎?

萬安寧大驚,用盡全部的力氣想要把那雙腳托舉起來,卻在即將觸碰到那雙腳時,一下從噩夢中驚醒過來……

她大口地喘着氣,心臟「撲通撲通」跳得厲害,彷彿下一刻就要跳出胸口。

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安靜和安平兩個妹妹已經睡下了,呼吸很平穩。

外面黑漆漆的,夜已經很深了,看不到一絲光亮。

萬安寧睡意全無,把枕頭往上拉了拉,靠着枕頭平復着心中的恐懼。

隱約間,她似乎聽到馮香梅壓抑的抽泣聲,開始她以為自己聽錯了,直到她再次聽到馮香梅壓低了聲音,咬牙切齒地罵道:「萬國富,你個鱉孫,你個喪良心的貨……你這是要逼死我嗎?」

萬國富低聲說了些什麼,萬安寧沒有聽到,卻聽到馮香梅瞬間抬高了聲調:「放你娘的狗臭屁,當初你家窮的褲子都穿不起,我不顧我哥反對嫁給你,現在日子剛好過一點,你卻要跟我離婚,你……你……良心被狗吃了嗎?我告訴你,我就是死,我都不會離婚的!」

再之後萬國富沒再說什麼,就剩下馮香梅無望的哭泣聲,萬國富的聲音卻始終沒有再響起……

萬安寧拳頭緊了又緊,她不知道上一世馮香梅臨死前,她跟萬國富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當時只是以為是被萬元璋父子打了,自己的丈夫卻不敢去找他們理論,所以她才想不開上吊的。

再加上萬國富在馮香梅死了之後,怒氣沖沖的拎着菜刀去萬元璋家裡鬧,又被萬元璋父子打斷了腿,她更加覺得馮香梅的死跟萬元璋父子脫不了干係。

當時家裡亂成一團,她只顧着難過,從沒想過去追究為啥跟馮香梅睡在同一張床上的萬國富,會對她的自殺毫無察覺!

真的沒有察覺嗎?

還是根本就不在乎?

更或者,他其實是樂見其成!

越想,萬安寧越覺得脊背發涼,她的身體忍不住顫抖起來……

難不成娘的死,真的跟爹有關嗎?

她不願相信!

深深吸了口氣,萬安寧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的掐了一下,然後打起精神,側耳傾聽着東屋的動靜。

她想要去勸一勸,可開門的瞬間,她又遲疑了。

或許馮香梅並不希望自己看到她此時的狼狽……

馮香梅哭了很久,萬國富一句寬慰的話都沒有,一直到窗外的天色開始泛白,馮香梅的哭聲才停了下來。

萬安寧聽到她抽着鼻子,趿拉着鞋走動的聲音……

緊接着東屋和堂屋的門先後被打開,壓水井壓水的聲音,還有搪瓷洗臉盆碰撞到地面的聲音……

「太欺負人了,我活着還有啥意思,不如乾脆死了算了!」

霹靂咣當的聲音在寂靜的黎明顯得很大聲,可以看得出來,馮香梅就是故意弄出這麼大動靜,她似乎在期待着什麼。

然而最終她還是失望了……

等到萬安寧推開灶屋的門,就看到馮香梅站在凳子上,手裡拿着一條白色的孝布,踮着腳往房樑上扔……

一邊扔還一邊說:「我不活了,讓我死了算了……」

就在馮香梅準備把脖子伸進繩索的那一刻,萬安寧突然打了個哆嗦。

「娘——」

她驚叫出聲。

聽到萬安寧的聲音,馮香梅的身子一僵,她緩緩轉過身,看清楚是萬安寧之後,臉上露出濃濃的失望之色,喃喃說了一句:「是你啊……」

說完這三個字,馮香梅的身子一軟,直接癱坐在了地上。

所以……娘她原本以為來的人會是誰?

從馮香梅失望的表情中,萬安寧可以猜到,她肯定以為剛剛站在那裡的人是萬國富,她以為萬國富肯定不會眼睜睜地看着她真的上吊,才會故意弄出這麼大動靜。

其實她並不是真的想尋死,如果真的想死,她根本不需要弄出這麼大動靜,悄無聲息的就上吊了。

看得出來,馮香梅只是想用這種手段,嚇唬一下萬國富,讓他生出一些愧疚,從而達到不離婚的目的。

這一世如此,那上一世呢?

是玩脫了嗎?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萬安寧只感覺腦仁嗡嗡的疼,心中更是痛的像是用刀子在攪。

「娘!」

萬安寧嗓子乾的厲害,她撲倒在馮香梅懷裡,無聲地哭着,除了啞着嗓子喊着「娘」,她說不出一句其他的話來。

馮香梅有些不知所措,大閨女自小懂事,自打三歲之後,就再沒見過哭的這麼傷心的萬安寧了,現在看她這個樣子,馮香梅竟不知該怎麼辦好了。

一時間,她忘記了自己的傷心事,輕輕地拍着萬安寧的後背,聲音嘶啞地低聲安慰:「別哭,安安,你別哭了,有啥委屈你跟娘說,娘給你做主。」

萬安寧哭了一會兒,情緒逐漸平復下來,她起身把馮香梅扶了起來,又細心地為她拍掉身上的草屑。

「娘,我害怕,你別嚇我,平平還那麼小,你怎麼忍心丟下我們?」

馮香梅苦笑一下,並沒有出聲,她不知道該怎麼跟大閨女解釋。

正思索着該怎麼跟萬安寧解釋自己不是真的丟下她們時,突然感覺肚子像針扎一般的痛了一下,她忍不住輕哼一聲,下意識地捂住了肚子。

萬安寧見狀,連忙扶她起來。

「娘,你一夜沒睡,先去我床上睡一會兒吧,天塌的大事,也沒你的身體重要……」

不知為何,馮香梅感覺大閨女自從病了一場之後,整個人的氣場都變了,以前這孩子雖然也懂事,但畢竟年紀不大,凡事並不太有自己的主見,都是她和萬國富說什麼,她都聽話的照做。

可自昨天她醒來之後,先是跟萬元璋據理力爭,後來又聽萬國富說她在萬新海家裡更是直接逼迫萬元璋把那十塊錢給重新掏出來了,這些事要擱以前,她絕對不相信安寧能做得出來的。

但現在她不但做了,更是一句話就讓她如同一團亂麻的心平靜了下來。

躺在萬寧的小床上,馮香梅很快就睡著了。

萬安寧的心卻久久難以平復……

她站在東屋的門前,聽着裏面的呼嚕聲,拳頭握緊又鬆開……

差一點啊,差一點她就要重蹈上一世的覆轍!

盯着東屋的門,萬安寧眼神銳利,心中更是充滿了恨意!

彷彿屋裡此時睡的,不是她的親爹,而是她隔了一世的殺母仇人。

如果不是她此時還能勉強保持着冷靜,或許她已經推門進去,直接下手掐死屋內那個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