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後,我能看到領導好感度 第3章_淺官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在路上還買了一個新膠捲裝進去,檢查一下沒有什麼問題,快步走進了自己買新房的小區。

這個小區距離縣委辦很近,當初就是考慮上班方便才買了這個小區的房子。

兩室兩廳,八十多平方米的房子,首付耗費了自己父母的全部積蓄,還找親戚朋友們借了兩萬多才搞的裝修。

走到506門口,李海拿出鑰匙輕輕的開了門,然後拿着相機走了進去。

客廳的沙發上,一對男女正在忘我的大戰,非常的投入,根本就沒有發覺李海走了進來,拿着相機在旁邊,正在多個角度的咔咔拍照。

一直被拍了十幾張照片之後,劉麗麗首先反應過來,尖叫一聲,一把推開壓在身上的趙亮,急急忙忙的找東西想要遮擋住關鍵部位,只是什麼東西都沒有,只能用手捂着。

趙亮也終於反應過來,先是一慌,也用手捂住下面,看到是李海,乾脆也不慌了,也不捂着了。

他居然反客為主,一臉厲色的道,「李海,你尼瑪的快將相機給我,信不信我弄死你。」

切。

李海一陣鄙視,他哪裡來的勇氣。

回應趙亮的是咔咔兩張照片。

尼瑪的,你還拍。

趙亮火冒三丈,伸手就過來搶相機。

只是,他身高不到一米七,又被酒色掏空,哪裡是身高一米八的李海的對手,被一推就倒在地上,還被李海踹了一腳。

從地上爬起來,趙亮氣急敗壞的大喊大叫,「李海,將相機給我,不然我真的會弄死你。」

李海淡定的道,「我勸你聲音小一點,門還沒有關緊呢,你大喊大叫的將左鄰右舍叫來了可不好。」

大門確實沒有關緊,只是虛掩着。

趙亮就不敢叫喊,聲音小了很多,「李海,將相機給我,一切好說。」

李海道,「我要是不給呢。」

「信不信我……」

他氣得想說,信不信我找人弄死你,但又怕將其他人引來抓了現場,打又打不過,只好威脅道,「好,你有種,我走,我現在就走,只要這些照片哪怕流出去一張,我真的會弄死你。」

找到他的衣服,胡亂的套在身上,灰溜溜的走了。

他打賭,李海不敢輕易將這些照片流出去,因為他爸是縣長。

李海看了看劉麗麗,上去就是兩個嘴巴子,「MMP的,給老子戴綠帽子。」

這兩個耳光,抽得真爽!

劉麗麗驚呆了,李海居然敢打她。

一直以來,李海都是她的舔狗,大聲說話都不敢的那種。

劉麗麗尖叫起來,「李海,如果不是你無能,沒出息,我能和趙公子滾在一起嗎。」

這一拳,起碼有一百年的功力。

小仙女是不可能錯的,有錯也是因為男人做的不對。

回應她的又是兩個耳光,李海大聲的道,「滾,給老子滾,從今天開始,我們分手了,你被我甩了。」

劉麗麗惡狠狠的看了李海一眼,胡亂的將衣服套上,然後就準備走。

剛走出兩步就被李海叫住了,「站住,鑰匙留下,然後再滾蛋。」

不將鑰匙收了,指不定劉麗麗還能幹出什麼事情呢。

不但要將鑰匙沒收了,而且還要換鎖。

趕走了劉麗麗之後,李海知道,自己的報仇才剛剛開始,收拾劉麗麗很簡單,要收拾趙亮,難度很大。

趙洪偉是白馬縣的縣長,本土派,連縣委書記都要讓他三分,他要收拾自己,簡直太簡單。

不過,有這些照片,至少是一個把柄在手,對方多少應該有一些忌憚吧。

將膠捲取出來,藏在一個可靠的地方,準備周末去一趟青林市,將照片沖洗出來。

在白馬縣肯定是不行的,只要敢拿出去沖洗,很快就會落在趙亮的手上。

下午上班,將相機還給張樂安。

「張哥,謝謝,下班後一起吃個飯,怎麼樣。」

這是李海重生之後需要結實的對象,這個張樂安的背景不簡單,只是整個辦公室還沒有人知道。

張樂安未來的發展也非常好,在監獄的時候,李海幾乎每天都看報紙,知道未來二十年的很多大事,也知道張樂安用二十年的時間做到了副省級。

「李海,我們都是一個辦公室的同事,和我客氣什麼呢。」說著,從李海的手中接過相機。

兩人的手指相碰。

李海驚奇的發現,張樂安的頭頂出現了一行綠色的字。

好感度:40

仔細看了看,沒有看錯,這也不是幻覺,確實是幾個綠色的大字,好感度:40。

我草,我也有金手指!

有了這個東西,對報仇就更加有信心了。

李海和張樂安客氣幾句,然後又和旁邊幾位同事聊上一會兒,聊天的目的當然是和他們握一下手,或者趁機輕輕的拍一拍對方肩膀。

只要有接觸,對方的頭頂就會顯示出對自己的好感度數據。

也進一步的了解道,好感度0到30之間顯示的字體為白色。

31以上則為綠色,更高應該還有其他顏色,但最高的就是張樂安,顯示為綠色字體。

0以下為灰色字體,有人就顯示出灰色的好感度字體。

李海也有一點感慨,不愧是官場,有一些人表面上和你關係很好,其實根本就不是那麼一回事。

如劉在江,平時和李海客客氣氣的,一口一個海哥叫得很親熱,好感度居然是-20,這就有一點離譜。

整個下午都沒有什麼大事,平平淡淡,這也是縣委辦的正常狀態。

一個下午的時間,李海也想了很多,給自己的未來做了很多規劃。

第一,報仇

第二,賺錢

第三,好好的走一走仕途

報仇的事情急不得,慢慢來,畢竟對手非常的強大,走仕途也只能一步一個腳印,但有未來二十年的先知先覺,又有金手指伴身,肯定能走到一個很高的位置。

當務之急,那就是賺錢。

怎麼賺錢呢。

首先肯定不是炒股,也不是買彩票。自己根本就沒有炒過股,在這一方面是一個小白,彩票倒是經常買,但時隔二十年誰還記得那些號碼,反正現在一個都不記得。

唯一印象最深刻的是2002年**。

這也是華國男足第一次衝進**決賽,為了慶祝這一盛事,國家彩票中心專門推出了**足球彩票。

當年,李海就是一個球迷,頭腦發熱,從**開賽,一直到決賽結束,基本場場都買,或買輸贏,或買比分,輸得很慘,好像一共輸了好幾千塊錢。

因為輸得多,輸得慘,對每一場比賽的記憶就非常深刻,時隔20年,現在居然能回憶起大部分的比賽,記得大部分的比分。

當年年輕不懂事,滿腔熱血,每一場都買男足贏,結果人家連輸三場,一個球沒有進,光三場就讓李海輸掉了兩千多,相當於兩個月的工資。

後來後悔不已,要是每一場都買男足輸,估計會賺得缽滿盆滿,現在重生了,賺錢的機會也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