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後,我能看到領導好感度 第2章_淺官小說
◈ 第1章

第2章

江北省。

第一看守所,緊閉的鐵門緩緩的打開,一位滿臉滄桑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外面耀眼明媚的陽光讓他的眼睛眯了眯。

二十年!

整整二十年啊!

人的一生有多少個二十年!

李海適應了一下,然後邁步朝外走去,不遠處,停着一輛破舊的五菱麵包車,一位男子正靠在車旁抽煙。

看到李海的身影,連忙將煙頭掐熄滅,一路小跑過去,從李海手中接過一個小小的包裹。

這個包裹輕得沒有幾兩,顯然,裏面根本就沒有什麼東西。

「海哥,上車,我先帶你去洗一個澡,然後我們好好的吃一頓!」

「兄弟,謝謝。」

李海有一點感動,自己今天出獄,前來接自己的只有何飛,自己這個昔日的兄弟。

自己的父母,早就成了一堆黃土。

這個世界上,只有自己這個孤家寡人了。

上了麵包車,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看似在閉目養神,其實,李海心中是滔天的恨意,腦海之中又浮現出那一對狗男女的身影。

入獄二十年,都是拜那一對狗男女所賜。

李海緩緩的詢問道,「何飛,你有劉麗麗和趙亮的消息沒有呢。」

何飛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勸說道,「海哥,算了,一切都過去了,從今一切從頭開始,踏踏實實的過日子吧。」

不是他不願意告訴李海,而是對手實在太強大了。

趙家父子現在在青林市幾乎一手遮天,趙父在青林市干過一屆常委副市長,從人大主任的位置上退下來,影響力現在依舊很大,趙亮則是一家大公司的老闆。

算了嗎。

真的就這麼算了嗎。

李海慘然一笑,二十年的牢獄之災,自己父母的死亡也因為那對狗男女的緣故,這能算了嗎。

李海原本有着美好的遠大前程。

2000年,國立江城大學畢業,這是名牌重點大學,又以全市筆試第一,面試第二的成績進入青林市白馬縣縣委辦工作,前途一片光明。

那個時候,父母雙親健在,且兩老身體健康。

讓人羨慕無比的是,李海還找了一個漂亮的女朋友劉麗麗。

只是沒有人知道,劉麗麗能看上農村出身的李海,除了李海陽光帥氣,妥妥的大帥哥一枚之外,她更看好李海的前程。

2000年兩人認識並交往,到2002年,整整談了兩年,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程度,趙亮的出現,一切都變了。

趙亮是趙縣長的公子,劉麗麗很快就暗中勾搭上了趙公子。

同趙公子好上之後,她越發的覺得李海不行,工作兩年,原地踏步不說,婚房的首付都要七拼八湊,她覺得簡直丟死人了。

剛開始,兩人還偷偷摸摸,後來膽子越發的大起來,李海周圍很多同事都知道了劉麗麗劈腿,只有李海不知道。

有一次,李海中午回新房,一般他中午是不回去的,在縣委食堂吃完中飯,接着工作。

這一次是一個例外,開門之後,簡直驚呆了。

看到在客廳的沙發上,兩個光溜溜的身影正在大戰,劉麗麗更是浪聲超級大。

看到這一幕,李海熱血沖騰,衝進廚房拿着水果刀就捅了趙亮一刀,還想再捅第二刀被劉麗麗死死的擋住。

因為這一刀,李海被判了二十年。

而趙亮只是在醫院裏面躺了一個星期就出來了。

…….

何飛默默的開着車,注意到李海的神色,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他對李海太了解了,屬於那種有仇必報的性格,要勸說他放棄,幾乎不可能的。

於是,他將趙亮父子,以及劉麗麗的情況和李海說了一遍,希望李海知難而退。

果然,李海並沒有被嚇退,眼神變得更加堅定起來。

見狀,何飛也不再勸說了,先拉着李海去了紅浪漫,好好的泡了一個澡,又叫了一位1888元的38號技師。

到了晚上的時候,兩人去一家大排檔,要了一箱啤酒,大杯喝酒,大口擼串。

李海和何飛都不知道。

某一棟豪華別墅內,趙亮正在打一個電話,吩咐道,「刀疤,派可靠的兄弟,千萬別留下任何的蛛絲馬跡。」

「趙少,我辦事,您放心,保證做得漂漂亮亮,這種事情咱們又不是第一次做。」

掛了電話,趙亮臉上浮現出幾分陰冷,心中想道,「李海,想不到吧,剛出來就要掛了。」

他的懷裡,懶洋洋的躺着的正是劉麗麗。

劉麗麗現在是趙亮的女人之一。

「趙少,你和我想到一塊了,你不出手,我都要叫人做了李海,這種垃圾活在世界上就是浪費糧食。」

……..

一箱啤酒喝完,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鐘。

李海道,「兄弟,今天謝謝了。」

何飛道,「走,去我家。」

兩人踉踉蹌蹌的,都有了幾分醉意,起身離開大排檔,沿着街道往何飛家走去。

走到一個十字路口的時候,斑馬線剛走到一半,一輛渣土車開着刺眼的遠光燈,轟着油門,速度飛快的撞過來。

李海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就被撞飛,高高的飛起,然後重重的摔在馬路上,鮮血從口鼻裏面不要錢一樣的噴洒出來。

李海覺得自己意識飛離了自己的身體,越飛越高,然後什麼也不知道了。

直到一個聲音在他耳邊響起來。

「李海,李海,你怎麼睡著了。」

聽到這個聲音,李海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一臉的懵逼,我不是被渣土車撞死了嗎,這是怎麼一回事。

這裡顯然是當初自己參加工作時的白馬縣縣委辦,看了看,全是當年同事們的面孔。

莫非…..

莫非我重生了。

拿出手機一看,這是一個黑白屏的諾基亞直板機,能砸開核桃的那種,上面顯示2002年5月29,星期三,上午11點52分。

看到這個日期,李海的目光一凝。

就是今天中午,劉麗麗和趙亮第一次在自己的新房大戰,然後又有幾次大戰,有一次被自己抓了一個正着。

為什麼日期記得這麼清楚,那是劉麗麗為了氣李海,故意說的。

看到自己的女友和別人在自己辛辛苦苦裝修的新房大戰,這哪裡受得了,李海從廚房拿來水果刀捅了趙亮一刀,結果被判刑20年。

馬上就是中午12點,這個時候那對狗男女應該已經在自己的新房,可能已經開始脫衣服了。

既然重生了,肯定不能重蹈覆轍。

但也不能放過這對男女,這一輩子,一定要狠狠的報復。

很快,李海就有了主意。

「張哥,我們辦公室的相機借我用一下。」

縣委辦有一個尼康相機,一直歸張樂安保管。

張樂安道,「李海,你突然借相機幹什麼。」

「我就是中午去拍幾張照片,用一下子就還給你。」

因為同一個大辦公室的同事,張樂安也沒有多想,打開柜子,將相機給了李海,並還叮囑了一番。

拿着相機,李海就出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