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身為江城大學中文系的高材生,李海寫材料的水平還是很高的,魏遠旺也深知這一點,將這份重要材料交給了李海。

《關於白馬縣未來經濟發展的幾點構想》,李海在電腦上將材料的名稱打出來,然後靜下心來,開始認真的寫這份材料。

桌子上還有一張信箋,龍飛鳳舞的寫了幾行字,這是魏遠旺寫的一個提綱,要求李海按照這個提綱將這份材料寫出來。

除了這一張信箋,還有厚厚一疊白馬縣這幾年經濟發展的資料,可以供查閱。

進入狀態之後,李海暫時將**放在一邊,儘管德國對陣沙特的比賽已經快要開始,但自己已經提前知道結果,那就沒有必要悄悄的看直播。

力爭將這份材料寫好,讓領導滿意,豐富的社會和人生經驗告訴李海,這是一個不錯的契機。

只要這份材料寫得出色,引起了領導的注意,在魏遠旺,甚至是唐立輝心中留下一個好印象,那自己的機會就會大一分。

為了報仇,沒有人比李海更希望往上爬,位置爬得越高,報仇的希望就越大。

別人能拼爹,拼背景,自己只能拼能力。

一個下午,李海都在認真的寫這份資料。

一共兩千多字,結合自己未來二十多年的經驗,對經濟發展的先知先覺,再結合白馬縣的實際情況,寫出了這份材料,至於魏遠旺的那份提綱,只供參考。

寫完之後,李海閉上眼睛,腦海之中在想着還有哪些方面需要完善和修改,今天晚上估計要加一個班才行。

「李海,這麼投入啊,我看你都忙了一個下午。」張樂安過來,主動熱情的這樣道。

李海一笑,「張哥,領導親自交代的任務,沒辦法。」

張樂安道,「工作要干,飯也要吃才行,走,我們一起去喝兩杯,還是上次的地方。」

「可以啊,那我們現在就過去。」

兩人一起出了縣委辦的大辦公室,劉在江看着兩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等所有人的下班走光了,偌大的辦公室只剩下他一個人的時候,他先到門口張望一下,確定外面的走廊上一個人都沒有,然後悄悄的坐在李海的座位上,打開這台電腦。

雖然現在只是2002年,但縣委辦每人都有一台電腦,基本都是大屁股顯示器的那種電腦。

啟動這台電腦之後,顯示屏上出現要輸入密碼,劉在江稍微想了一下子,然後開始輸入密碼。

密碼不正確。

他又想了想,又輸入密碼,還是不對,一連試了好幾次之後,氣得差一點想將這台電腦摔在地上。

明明記得就是那個密碼,幾天前還試過的,怎麼就不對了,莫非李海那個逼已經換了新密碼。

沒有得逞,劉在江很鬱悶的離開了辦公室。

他時刻記着趙亮的叮囑,有機會就陰一下李海。

他知道李海在寫一份非常重要的材料,魏主任親自交代的,明天上午10點之前就必須完成,也看到李海一個下午都坐在電腦前寫這份材料。

劉在江一直在想,等李海下班之後,他悄悄的將這份材料刪除,明天李海無法交差,那就有好戲看了,只是沒有想到李海居然設置了新的電腦密碼。

作為重生人士,有着豐富的社會和人生經驗,李海當然深知防人之心不可無的道理,昨天就將電腦密碼給改了,除了他自己,任何人都不知道。

也幸好改了密碼,不然,一個下午的辛苦付之東流不說,明天上午10點之前肯定無法完成這份材料,迎接的不但是魏秘書長的怒火,還將大大降低在領導心目之中的印象。

領導看中你,將這份重要材料交給你,結果你告訴領導搞砸了,這怎麼能行呢。

李海沒有想到,自己豐富的人生和社會經驗還是起的作用,保護了自己的勞動成果。

餐館之中,李海和張樂安選了一張靠窗的桌子,坐下來,點了幾個菜。

「李海,要不要喝一點。」

李海帶着歉意道,「張哥,下次陪你好好的喝幾杯,這次恐怕不行,我的那份材料還沒有弄好,等一下還要回去加班。」

張樂安理解的道,「那工作重要,聽說那是唐書記要用的材料,你一定要將它寫好,寫出水平才行。」

幾道菜很快就端上來了,沒有喝酒,兩人改喝飲料。

「李海,聽說你這次進入秘書的推薦名單,這是一個機會,一定要好好的把握住。」

張可安比李海年長几歲,參加工作也已經五、六年,現在是副主任科員,級別也比李海高,提主任科員,或者是擔任實職領導幹部是遲早的事情。

作為老大哥,他毫無保留的說著自己的一些經驗和心得,並最後提醒道。

「李海,你看你和劉在江走得很近,你一定要提防一下,劉在江這個人並不是像表面上看起來這麼單純。」

「謝謝張哥,我也察覺到這一點了。」李海道。

兩人一邊吃飯吃菜,一邊聊着工作上的一些事情。

劉家。

劉麗麗從趙亮那裡回來了,整個一下午她都幾乎待在趙亮那裡,連單位都沒有去。

劉母已經做好的晚飯,看到王麗麗進門,遠遠的道,「快去洗手,等一下吃飯,再給你爸打一個電話,問一下他們還要多久才回來。」

「不用打了,我已經回來了。」

劉麗麗前腳進門,劉父後腳就跟着進來了。

三人坐下來吃飯,一邊吃,一邊說著生活和工作上的事情。

劉母詢問道,「女兒,你和李海那傢伙已經分了吧。」

「嗯,已經分了。」劉麗麗道。

劉母得意起來,「分了好,我早就看李海不順眼,窮光蛋一個,居然還想娶我的女兒。」

劉父道,「我早就反對你們在一起,終於分手了,下次一定要擦亮眼睛,找一個條件好的。」

劉麗麗道,「爸、媽,我正準備和你們說呢,我現在和趙縣長的公子在一起。」

什麼!

劉父劉母愣一下,反應過來狂喜。

劉母更是道,「我女兒出息了,趙縣長的公子比那個李海強一百倍都不止,我終於能在一幫姐妹面前揚眉吐氣。」

當初,劉麗麗和李海在一起,劉母也在那幫姐妹面前炫耀了一番,說他未來女婿在縣委辦工作,又是名牌大學畢業,未來前途無量,肯定是做縣領導的。

只是,李海一直原地踏步,混了兩年也只是一個普通科員,這和劉母的期望值相差太大,於是,漸漸的就看李海不順眼,然後是各種奚落,挑刺等等。

劉麗麗和趙亮在一起,劉母恨得不錯現在就在她那些姐妹們面前宣傳一番。

劉父也差不多,未來女婿將會是趙縣長的公子,簡直就是揚眉吐氣的事情,他拿了一瓶好酒出來,「你們娘兒倆陪我喝兩杯。」

劉母欣然答應,「這麼大的喜事,確實該喝一點。」

劉麗麗道,「爸,我給你倒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