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周末,蘇迦妮跟林暖約好去花市大街新開的書店。

「我繞過去接你?」

「我打車去。」

「同桌,你零花錢又發了?」

並沒有。

蘇父和蘇母不知道是真忘記,還是故意的,一大清早,兩個人都出了門,絲毫沒有要給她這個月零花和生活費的跡象。

無所謂,昨晚蘇迦妮已經預判到了。

她翻出擺在書櫃里的粉色存錢罐,狠心地砸了個窟窿,掏出百來張紅色鈔票,一筆小巨款到手。

只要她只花在自己身上,夠用一陣。

蘇家有四輛車,從二十萬到百萬不等,但蘇迦妮17歲,還沒有駕照,兩個司機又都去給蘇父蘇母開車了,她只能打車。

的士剛穿過崇文門,林暖顯然已經先到,給她發來感嘆。

【附中的學霸是不是都來這家書店掏題集了?!我剛下車就碰到了好幾個。】

【給你看看盛況啊!】

林暖發了張書店遠景。

身影密集。

其中一道尤其挺拔。

蘇迦妮一眼就認出來了。

是遲域。

她沉默片刻,突然對前面開車的司機說,「師傅,麻煩您幫個忙,我不到那家書店去了,現在有急事得去京市附中。」

「姑娘您逗我樂呵的吧?這都快到了。」

「勞煩您。」

「姑娘您可想好了,從這出東城,跨西城地回海淀,打車可不便宜。」

蘇迦妮一時沒懂他是在為她考慮,還是怕她逃單。

「要不這樣吧姑娘,我把您擱地鐵站,您坐地鐵去附中?能省不少呢。」

「啊?好吧。」

地鐵站近在咫尺,的士停了下來。

司機師傅拿出了付款二維碼,轉過頭來看蘇迦妮。

蘇迦妮表情為難,「師傅,對不住,我手機里沒錢了……」

司機師傅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同時又夾着點憐憫。

「姑娘沒事,這車費就算了。以後這富人別墅區少去,那裡頭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姑娘是附中的學生吧?好好讀書,正經考個大學比什麼都強…….」

從雙肩包里翻出鼓鼓的粉色錢包,並抽出了一張紅色鈔票的蘇迦妮:????

司機師傅:????

兩人頓時都很尷尬。

蘇迦妮把鈔票遞過去,「我給現金。」

司機師傅僵硬地接住,「…….姑娘等會啊,我給您找錢。」

「不用找了,謝謝您。」

蘇迦妮推開車門下了車。

她低頭看,發現牛仔褲又短了,上衣白色T恤也變緊了很多,難怪會被誤會。

地鐵站前就是商圈。

蘇迦妮乾脆現找台ATM機,把大部分現金存到卡里。

存完出來,林暖的電話打了過來。

「同桌,你到哪了?」

她那邊有點嘈雜。

在雜亂的背景里,蘇迦妮聽到了熟悉的聲音,是遲域,他好像在對誰說,「走了。」

蘇迦妮頓時鬆了一口氣,如果遲域現在離開書店,那她過去就不會碰到他了吧?

「我快到了,你掏到想要的書了嗎?」

「掏到了一本,這家書店真的值得來,你快點啊同桌,我等着呢。」

「嗯。」

蘇迦妮到了書店。

店挺大,裝潢很誇張,跟宣傳畫一樣花里胡哨,分區明顯,吊著的牌匾上寫着社畜充電區,社畜放鬆區,而即將高考的高三學生,應該是在大怨種刷題區。

果然,她找到了林暖。

她的學霸同桌林暖懷裡已經抱了幾本書,見到她來,很是興奮。

「寶庫啊這裡,同桌,我好喜歡這家店,這裡的題集好絕,我怕被搶光了,給你也拿了一套。」

說著就把書遞過來。

蘇迦妮接過,「謝謝。」

她憑着模糊的前世記憶,找到了化學和生物的終極模擬卷,還挑了本語文名師押題集。

都是她前世看過的書,她記得還真的有押中題的。

選好書。

買下。

蘇迦妮和林暖出了書店。

正面碰上附中的一群同學,男女都有。

以遲域為首。

遲域旁邊的周洺璽主動跟她們打招呼,「好巧,你們書買好了?」

蘇迦妮禮貌微笑,視線放空,沒敢往遲域的方向看。

林暖看過去,「買好了,你們剛才不是走了嗎?」

「這不轉了一圈又轉回來了嗎?好不容易大家在東城碰面,我們商量着一起吃個飯玩會兒,你倆去不去?」

「去吧暖暖迦妮,我們都去呢。」

「對呀,人多熱鬧。」

「你們打算去哪聚?」

「還在商量,東方新天地怎麼樣?好久沒逛了。」

「我贊同。」

「我也贊同。」

「域哥,怎麼說?」

遲域眸光微涼,越過人群,似有似無地落在蘇迦妮身上。

周洺璽秒懂,「蘇迦妮,你覺得呢?」

突然被點名,蘇迦妮晃了晃手裡裝書的袋子,聲音綿軟又帶點疏離,「我去不了,新買的習題,要趕回學校去刷。」

「哇哦!真不去?我們域哥可是要去的哦。」

「刷題也不差這一會兒吧?」

林暖讚許地看向蘇迦妮,笑着說,「你們去玩吧,我跟我同桌回學校。我們掏了好多題,迫不及待想回去刷了!!你們好好玩,學校見!」

林暖左手提着袋子,右手挽着蘇迦妮的胳膊,風風火火地走向她家的白色SUV。

周洺璽:「……..」

他回過頭來,見遲域眉眼未動,一言不發,白色限量版球鞋卻離了地,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眾人浩浩蕩蕩地跟上。

「蘇迦妮好像哪裡不一樣了?」

「對啊,平時遠遠見到遲域,恨不得百米衝刺跑過來,今天這麼好的聚會,居然不去?」

「有別的目標了?」

「咳咳咳,別亂講。」

要死。

這群沒眼力勁的,沒發現某人臉色陰沉欲雨,周圍的溫度低得不能再低了嗎?

周洺璽笑着,「人蘇同學剛不是說了,要回去刷題,你們沒聽見?」

「啊?」

「蘇同學刷題是為了什麼?」

「考清大?」

「蘇同學為什麼要考清大?」

「哦哦哦!!我懂了。」

「懂什麼了你懂。」

「我怎麼不懂?蘇迦妮今天忍痛刷題,是為了明天能跟域哥同校,畢竟一個月都不到了,她那樣的成績確實該爭分奪秒。」

「仔細想,剛才蘇同學的表情確實很隱忍。」

「懂了吧,域哥?」

遲域突然停下,看了周洺璽一眼,「多事。」

周洺璽卻笑得又賤又歡樂。

是誰剛才還陰陰沉沉的臉色瞬間就緩和了他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