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變成女人狂撩冤家仇人第3章 曾經的那個夢快醒了在線免費閱讀

重生,變成女人狂撩冤家仇人第3章 曾經的那個夢快醒了在線免費閱讀(2)

還沒來得及思考丁晟宇突然離開的原因,於曉強如同突然溺水的同時又被掀起的激浪拍打吞噬,他早已知道這是汪洋大海,但從未曾想過,還會有滔天的巨浪。

時間長了,毆打取樂變成了家常便飯,這就是康少的無聊時候的課間小點心,他猶如在觀看馬戲團的動物表演一般,為了加點樂子,大家便集思廣益,更殘酷的方式更是層次不窮得出來。但是康浩重來不動手,因為這是和他爸的約定,他唯一有所芥蒂的也就只有康榮毅了。

於曉強每次拖着傷橫累累的殘破不堪的身體回到住的地方,宿舍里丁晟宇的痕迹還歷歷在目,他的味道卻漸漸消失了。那美好的記憶支撐着他,還有幾天就可以了,連保送名額他都爭取到了,於曉強想着到了英國離他更近了,也行可以見到面,也許可以當著面問問為什麼突然消失。想着這一切,思緒雜亂的於曉強便沉沉沉睡去。

本以為康浩對他的欺**罵沒有什麼理由,畢竟他一向如此,蠻橫無理乖戾囂張。只是對於曉強更甚,一直以為是因為丁晟宇與於曉強的親密交集,直到於曉強無意間經過校長室的那次。

於曉強着急出國的事情,提前去送辦理護照的資料。才偷聽到,原來這一切不僅僅是他以為的那個模樣,這遠比他世界還龐大的一張網裡,他知道自己微弱且卑微,他吃驚的是,自己盡然如同木偶玩具一般任人隨意宰割,支配,戲耍。連生的權利都被捏在他人手中。

「你什麼時候知道的!」康榮毅說這話的時候帶着一絲溫怒。

「知道什麼?」

「心臟!康浩你最近給我省心點,玩歸玩,差不多點,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從一開始就沒想讓你姐活。」

「………」康浩面對康榮毅的時候,還真像個孩子該有的模樣。

「我好不容易找到的方法,於曉強怎麼樣隨便你,他的心臟是你姐的,你既然知道了,就給我保護好!你敢傷它分毫,你就等着關一輩子禁閉,別給我出去了。」第一次聽見這麼聲嘶力竭的康榮毅。

本身轉身要走的於曉強,聽到了自己名字,他的大腦如宕機一般。說實話,他沒明白這是怎麼回事。誰的心臟?身體里是別人的心臟?於曉強的腦子裡彷彿誤入了一隻小鳥,它不知所措,一頭霧水,不知道怎麼進入這樣一個地方,越是想出來越是找不到出口,橫衝直撞的撕扯拉拽着,最終羽毛上浸**血水,不管這血水是自己還是於曉強的大腦,反正它再也飛不出於曉強的腦袋了。

康浩一聲沒吭,扭頭看見門外的影子,他知道於曉強聽見了,康浩是故意的。

於曉強失魂落魄,他不知道他現在是誰,他恍惚發現自己只是一個容器,一個暫時放置別人心臟的盒子,這任誰都以為是說笑的漫畫情節,它盡然真的存在,還發生在他身上。他不知道的事,孤兒院的信息公開且透明,很容易就查到匹配度,從他匹配合格的那一刻起,於曉強的生命就已經結束了。

生命從出生的那一刻便會放到秤砣,有的人天生就很重,有的人則很輕,上帝也無法真的偏愛某一個人,他張開翅膀盡其所能的時候,他羽翼之外的生命更是比比皆是,本就平凡的人都想憑藉著努力而改變人生的軌跡,人的命數早就在規定的地方止步,於曉強知道命運的層次,他沒想着要突破要破繭,只是試圖在自己的路上多一些美好和絢爛的色彩,終點不會變,但是沿途的美景至少可以努力的盡收眼底,變成屬於自己的光吧,曾經這樣想的他,在這一刻徹底土崩瓦解,關閉了最後一絲亮。

於曉強眼前瞬間黑暗,等他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的手腳已經被困住,像一隻待宰的羔羊一樣半吊在一個房間,太暗了,他沒辦法觀察周遭的環境。

「醒了?」

是,康浩的聲音,他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刺激到了康浩,他眼中的血脈已經灌入眼球,強烈的殺意越來越重,他如同失心瘋的野獸,掙脫了長久捆綁他的鐵鏈。

一刀直直地插入了於曉強的脖子,那正好的位置,熟練的手法,令人震驚專業,這樣的方法不會讓於曉強死的太快,更能延長觀看於曉強痛苦**的時間,着實變態,慘無人性。於曉強渾身抽搐着身體,被捂住的嘴巴發出沉悶的嗚咽聲,更刺激了康浩的變態心理,興奮到血管快要爆裂。第二刀,不偏不倚,瞬間插入背部,被吊起來的於曉強忍不住的全身顫慄,他甚至開始幻想門外的腳步聲中有着朝向自己的步伐。

「康浩!」於曉強聽見了一個粗曠的聲音。

「康浩!你現在立馬給我滾出來!「是康容易,校長的聲音。

「你個小王八蛋,別讓我抓住你!」康校長的聲音越來愈近了,康浩臉色陰沉,他拿着刀的手止不住的開始抖,害怕讓他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他把刀高高地舉過頭頂,深深地扎入於曉強的心臟,那一瞬間,陽光傾入整個房間,照亮了書桌上的課本,角落裡的籃球,丟失了筆帽的圓珠筆,拍在窗檯的七星瓢蟲,以及帶血的白毛衣,雖然它已經氣球發黃了,但是還是有着香香的薔薇花的味道。

「於曉強!」這擔心的口吻,一定是丁晟予了!丁晟予看着脆弱不堪傷橫累累的於曉強,轉頭仇視的看向康浩,他現在恨不得把他千刀萬剮了,他來不及去打死那個孫子,丁晟予快速且輕柔地解開綁着於曉強的繩索,把他緊緊地抱在懷裡,像抱着一個破碎的玻璃娃娃一般,心痛到難以復加。

曉強竭力的想從這摟抱中掙脫出來,他就越發緊的把他摟在自己心口,余曉強躺在夢的懷裡,「我不疼。」不知道是說給他還是說給自己。丁晟予的校服是剛洗的,散發著他不知道的奢侈的香氣,就如同他們之間的回憶,他的眼前開始模糊了,紅色的薔薇花像海浪襲卷他的周身,鮮紅的花瓣包裹着他,他隱隱聽見有人在喚,喚着他的名字。

「…曉強……」

「薔……你怎麼在這呢?父親不是安排你今天去T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