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變成女人狂撩冤家仇人第2章 少年的秘密花園在線免費閱讀

重生,變成女人狂撩冤家仇人第3章 曾經的那個夢快醒了在線免費閱讀

他目光冷淡,語氣冰冷。

「啊….那你先坐。我正好要走了。」於曉強起來的瞬間,丁晟予的臉在他近在咫尺的距離停了下來,他甚至感覺到他纖長濃密的眼睫毛觸碰到他的鼻尖。

「往旁邊挪挪,沒讓你走。」

丁晟予一把把他按下,強壯有力的大手只要一使勁便能把他的肩膀握碎。

於曉強乖巧的坐在丁晟予旁邊,夕陽西下,太陽的光也變得溫柔柔軟,他們倆就安靜的坐着,彼此都沒有打擾,於曉強看着花的影子在地上跳舞,眯起眼來,看的着迷,順勢偷偷瞄了一眼丁晟予的側臉,在黃昏的雕刻下,就如希臘雕塑一般的完美,便看走了神。

「看夠了么。」

「啊~~~那個,不是,天有點涼了,啊…」

於曉強回過神來,語無倫次的接話,這麼盯着看了老半天,確實太沒禮貌了,他無措又害羞。

「天,變冷了。」

於曉強覺得這句話相較於回應他,更像是丁晟予在自言自語。所以他不知道該不該再接話。

「那個,我先走了,要去換下校服,呃,你..你也早點回班裡,好像要上自習…」

「再坐一會。」

「哦,嗯,那你再坐會就回去吧,天冷了。」

「你,再坐會。」丁晟予抬起頭,雖然語氣強硬,但眼神中盡然有一絲…挽留。」

「哦哦,嗯,我是準備再坐一會再走的,一會要開迎新會。」於曉強說完看到丁晟予並沒有想要聊天的意思,把一直側坐的屁股挪正了,靠在長椅上。

時間似乎也在不知不覺中流逝,天已經漸漸變黑了。

「我先走了,時間要來不及了。」於曉強拍了拍丁晟予的肩膀輕聲說。

「我沒睡着。」丁晟予坐直了身體。

「哦哦,我怕你睡著了感冒,那個我先走了。」

丁晟予沒有接話,於曉強便起身要走,丁晟予一把扯住他的手。

「這邊是宿舍。」

於曉強被這大力的一抓嚇了一跳,這才反應過來。

「哦哦,對,對,先換校服。謝謝啊謝謝。」

說完便跑走了,路上變跑邊想着,有錢有勢的人也不是很難相處,不過感覺他好像很難過的樣子,眼底總有一絲悲涼,哎,算了,不去想了,還是好好學習吧,人際交往這塊他確實不是很在行。

於曉強來到這所學校已經有一個星期了,他還沒有交到一個朋友。他也確實沒太想,迎新晚會結束後,就沒在見過丁晟予,晚會當時看到他驚訝了下原來他們同一個班,轉頭一下,他和康少是好朋友,自然都是A班,這腦迴路也是遲鈍。

每天他都默默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聽着老師講課。學習結束後,也會偶爾去花園坐坐,只是再沒見過不苟言笑的丁晟予。

「你們聽說了么,丁晟予他媽媽自殺跳樓了。」

「不是啊,是他媽媽想先捅了他爸,然後再自殺,結果他爸救活了。

「我靠,真的假的,什麼情況,我記得他爸前段時間獲獎還秀恩愛啊。

「你這信息太閉塞了,沒聽過秀恩愛死得快。」

「他們這個圈子可亂了,我爸前幾天去上上面開會……」

「卧槽,你們還敢議論丁晟予家,一會他哥們兒康少知道你們在這說丁晟予家閑話,」李明突然大聲的制止了大家的討論。

於曉強坐在角落,刷着題對同學剛剛�陸塵李清瑤��熱烈討論充耳不聞。只是心頭突然緊了一下。

「康少,丁晟予他們來學校了,現在在校長辦公室呢。」小跟班周一天跑進來說。

沒過半響,他們便前後腳進來了。

「大家快坐回位置,快上課了。」李明大聲說道。

「一個星期沒見,還是你最活潑啊。」康少嬉笑着,順便朝着於曉強的方向打了個響指。

那一天還是來了,他被拽入了一個房間。他不知道自己將面臨什麼。房間里坐着幾個男生。他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後面的丁晟予。他轉開的目光,迅疾如霹靂,曉強像被擊中一般愣住了。

於曉強的心裏有些發慌,他想離開這個房間。

「來這麼久了,也沒自我介紹一下,認識一下吧。」康少笑着朝向曉強舉起了一隻手,曉強想要抬起來的瞬間,他卻把手放下,轉過身去。

康少的脾氣是出了名的,陰晴不定,乖張的很。他爸康校長可給他收拾了不少爛攤子。

「康少和你握手連面子都不給,喲,這新來很猖狂么,特招的就是了不起。」突然衝到前面的正是狗仗人勢,平時看起來溫文爾雅的班長,李明。

這着實讓於曉強吃了一驚。

「啊,不是,我還沒來得及……那個……」曉強邊反駁邊看下後面的丁晟予,他整個人都在黑暗的影子里,看不見他臉上的任何錶情。

隨即而來,暴風在黑暗裡肆虐。

自信課後,於曉強滿身是傷的剛回到宿舍,敲門聲隨即就響了起來,他渾身顫慄,雙腳像站在沼澤一般動彈不得。

「我,丁晟宇。」

於曉強想起剛剛漠然看着一切發生的丁晟宇,心中即心碎又費解。他看不懂這個沒有情感情緒的人。

「只有我,給你拿點葯。開門!」

丁晟宇繼續說道,也不管於曉強是不是要接受,語氣霸道。

於曉強拖動着受傷的身體,緩慢的移動過去開了門,陽光正好照在他的臉上,那麼燦爛,但他的表情卻是那麼冰冷。

「自己擦一下。」

「你,這是在做什麼!我們是朋友嗎!」於曉強溫怒着把葯甩開,噼里啪啦撒了一地。

「……」丁晟宇不知道說了什麼。

「呵呵,也是,一面之緣,談不上什麼朋友,謝謝你的關心。」

「你為什麼要來這個學校?」丁晟宇說這句話的時候並沒有看於曉強,只是蹲下身子撿起了地上的葯。

「這和你沒關係吧,這是我的事情。」於曉強不想再多說,他捂着傷口,坐到床沿,渾身的酸痛如暴風一般襲來,自從前幾年在孤兒院做了手術後,他就變得贏弱了許多。

「現在走還來得及。」丁晟予邊說著邊扯過於曉光,身型的差異再加上他受傷的身體,他根本沒有推開的力量,丁晟予把於曉光的上衣褪了上去,肋骨清晰可見,再加上皮膚白凈更顯的傷口觸目驚心。丁晟予細心的處理着傷口,感覺手法嫻熟,有着不像這個年紀的成熟。

「走去哪,回孤兒院嗎?」於曉強也沒再抵抗,他感覺到丁晟宇的善,是真誠的,坦率的,沒有一絲遮掩的,於曉強沒來由的對他有了一絲信任和依賴。只是一絲。

「你是孤兒嗎?」直白的拷問,果然像丁晟宇的風格。

「嗯。」

「你不知道你親生父母在哪嗎?」

「不知道,也沒有必要知道。」於曉強回答到很機械,雖然之前簡單有過交流,他真沒想到丁晟宇話也挺密。

「其實,這樣也好,無父無母,天生地養。」丁晟宇的語氣盡然流露出來——羨慕?於曉強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感覺遲緩,不自覺的想要關心一下,想起今天聽到的八卦。

便口無遮攔「聽到同學今天說你家裡出事了?」

「對,我後媽死了。」這是陳述句,沒有表露出任何情感,冷靜的可怕。

「對不起……」

「沒什麼,她該死。」

「我聽他們說你媽媽……..」

「那不是我媽!」丁晟宇反應激烈,着實嚇了於曉強一跳。他也意識到自己情緒,隨後調整了下呼吸緩緩說道:「我七歲後就沒見過我親媽了,剛死這個是我爸後找的,我親媽的模樣我都記不清了。」丁晟予隨手拉出凳子,坐到於曉強的對面,本身嚴峻的臉在窗外月光的映襯下突然變得柔和,「挺羨慕你的,從一開始就不知道,也就不會有失去的痛苦了。」邊說著也邊拉近了兩人的距離。

「你得到過媽媽的愛,不是嗎?雖然短暫,但是也能靠着這些美好支撐過冰冷的季節,我啊,一直在冬天呢。」於曉強身體放鬆了許多,隨機換了個舒服的姿勢,整個人靠在床頭,他像是安慰更像是自嘲,這麼多年,他的心早如冰塊一般堅硬,這些過往對他來說不痛不癢。他們互相訴說著自己心底的傷,就這樣一直說,不停的說著,兩個小小的心就這樣越貼越近了。夜慢慢深了,於曉強想着起來開個燈,重心不穩倒在丁晟宇堅實的胸口,這個尷尬啊。

「你這是想讓我把你另一個胳膊廢了嗎?趕緊從我身上起來。」丁晟予面帶無奈的寵溺,他也是會開玩笑的人啊,於曉強不禁笑出了聲音。

「啊,哈哈哈」於曉強有點尷尬的站起身來走到了門旁的開關。

「今天我…。」丁晟宇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我知道,我們不是一路人。沒關係,你沒有跟着大家一起起鬨我就應該謝謝你了,這份心意我領了。」於曉強沒有扭過身,背對着他說,他不敢看丁晟予的眼睛。

「康浩是我的朋友,他……。」丁晟宇還想繼續往後說,被於曉強冷不丁的打斷了。

「沒關係,我理解,這我扛得住,我以後別招惹他就行了,咱們還算不上是朋友,你沒必要為難。」於曉強不想聽他說打斷了他,開了的燈,可是房間好像比剛才還要暗了。

「算不上?」丁晟宇瞪大了雙眼,站起來,衝到於曉強的面前,一直手就捏住了於曉強的下巴,這是他們今天第一次四目相對,丁晟宇臉上划過一絲失望。

「啊呀…疼啊。」於曉強實在是沒有力氣反抗。

「好吧,呵,確實,我真是,我最近真的是神智不清。我先走了。」丁晟宇一口氣說完,不給於曉強回話的時間,直接甩手走了。留下了一臉錯愕的於曉強。

「晚安,於曉強。」他和自己說,像是得到了寬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