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搏命

第八章 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做兒,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去啊?你一個人那這個多錢在身上,安不安全啊?」魏帥知道他可能會要去做那個交易,關切地說到。

「沒事,放心吧!我選擇的交易對象都是有國際信譽的!」鄭做拍拍魏帥的肩膀,安慰道。

「那好吧!一切小心。」魏帥見鄭做自信滿滿的樣子,放心不少。

鄭做隨意地跨起自己的軍綠色跨包,將錢放進挎包,然後小心地拉好拉鏈,沖魏帥揮了揮手,走出了宿舍。

**需要先將錢存進銀行,然後再通過網銀轉到自己的**賬戶,就可以押注了。

法蘭克福的比賽就在明天,鄭做想今天就把注壓好。因為,一些比較敏感的比賽,賠率波動會非常的劇烈,甚至,如果**發現某一場球有打假球的可能,會提前封盤,或者將賠率開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鄭做剛走到校門口,打算上公交車去市中心的時候,身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鄭做掏出手機一看,是劉沙來的電話,於是按下接聽鍵:「喂,劉沙?」

昨天,劉沙跟其他的幾個球友一樣,也是沒有吃飯就先走了,鄭做雖然沒有往心裏去,但是也默默地把他劃分到不能深交的一類人了。

「鄭做,我一大早就去你們宿舍找你,他們說你已經出門了!你現在在那裡啊?我昨天晚上幫你找我的老鄉借了幾百塊錢,現在拿給你。」劉沙語速急迫地說到。

「啊?我現在在校門口呢!那個,劉沙,謝謝你。」鄭做沒想到,劉沙會這麼仗義,連夜去幫他借錢。

「你在校門口啊?那你等着,我馬上就來!」劉沙說完,掛掉了電話。

鄭做默默地收起手機,給自己點上了一支煙,隨意地坐在校門口的台階上,等着劉沙。雖然,他不是很在意這幾百塊錢,但是,他知道他在等一個肝膽相照的朋友。

朋友真不真,並不是看他對你說了什麼,最重要的是他願為你做些什麼。活了三十多年的鄭做早就懂得這個道理。

所以,等劉沙大汗漓漓地跑過來,將皺巴巴的650塊錢交給鄭做的時候,鄭做沒有多說話,只是拍拍劉沙的肩膀,淡淡地說到:「明天晚上老地方,我們一起吃晚飯。到時候大家就都會知道,你們借給我的錢能不能翻番了。」

「哎!鄭做,你別這麼說。我幫你去借錢是因為當你兄弟,兄弟之間,不用提這些利益。就算你做生意掙了錢,那也是你自己的本事,你把錢還我就是了,哪還用翻倍了還,那不是不把我當兄弟了嗎?」劉沙一邊扯着自己的黑色上衣擦臉上的汗水,一邊不悅地說到。

「行了!兄弟,到時候再說吧!我先去辦事了。」鄭做朝劉沙揮揮手,轉身上了一直停在校門口的33路公交車。

等公交車到了市中心以後,鄭做先去上次辦卡的那家工行儲蓄所,將身上的7600元錢全部存進了新辦的銀行卡裏面。存錢的時候,鄭做用目光掃視了一遍所有的櫃檯,並沒有看到上次遇見的那位漂亮的銀行職員夏然。

想想自己因為負氣而跟她的約定,鄭做開始有些期待,等她看到自己的卡里存滿一百萬的樣子。自己當時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要約她,說起來作為一個心裏年齡30多歲的老男人,不應該這麼衝動才是。

自己前世雖然不是怎麼大富大貴,但是美女還是見過不少,自己的幾任女朋友和自己的老婆都是美女,不應該這樣衝動才是。

想想自己的卡里還只有7000多塊錢,按照現在的比分盤賠率,還是贏不到100萬。摸了摸自己口袋裡的手機,算了吧!把它也當了吧。

於是,鄭做又按照前世的記憶,來到了這座城市的手機一條街,將自己的飛利浦掌中寶也當掉了,換回來500塊錢。

然後又跑去銀行,把這500塊也存了進去。忙完這些,又馬不停蹄地趕到那家叫做「網潮」的網吧。交了十塊錢的押金以後,網管給他指定了一台機器,然後不管不顧地玩自己的遊戲去了。

鄭做來到網管指定的機器旁,打開電腦,進入到了上次找好的那家**網站,輸入自己註冊的帳號登錄,然後開始往裏面打錢。

因為現在國內的網銀才剛剛起步,支付的時候還不是用U盾之類的東西,而是一張薄薄的卡片,叫做電子口令卡,鄭做按照網站上的支付提示,輸入了電子口令卡上的對應的數字,順利地完成了支付,**網站上鄭做的賬戶顯示餘額為:8000元。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鄭做從口袋裡掏出一支煙,給自己點上後,深深地抽了一口。

這不是**,這是搏命啊!要是這把輸掉了,自己真不知道去哪裡弄這麼多錢來還給朋友們。要是萬一如今的比賽,跟前世的結果出現偏差,那他可就真的玩完了。

半分鐘以後,鄭做堅決地點開了法蘭克福的比賽**盤,在比分盤裡選擇了法蘭克福5:1勝,鄭做發現,這個時候的賠率又漲到了1賠103,鄭做毫不猶豫地在**欄里輸入8000元。

確定已經**成功,鄭做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迅速地關閉了網站,然後下機。

等鄭做回到學校的時候,已經到了下午。因為早晨起的早,起床後又一直馬不停蹄地忙着**,覺得有些累了。於是回到宿舍,開始補覺。

十八九歲還是非常嗜睡的年紀,雖然把借來的全部家當都投進了**網站,但是鄭做很快就進入了夢鄉。保持好自己的精力,今天晚上,無論比賽結果是不是和前世一樣,估計晚上都會很難入眠了。

等到魏帥他們上課回到宿舍的時候,鄭做才悠悠地醒過來。跑去洗漱間洗了一把冷水臉,迅速變得神采奕奕。

「做哥,事情還順利嗎?」胖子黃冠關切問到。

鄭做點點頭:「好了,明天大家等着分錢吧!」鄭做自信滿滿地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