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這人特意停了一下。
幾個人異口同聲接嘴:「好玩不如嫂子啊!」
「呀呀呀,瞧,這書生的臉皮—」我扔下挑子,伸手撈了一把稀泥用力甩過去,正砸他臉上。
「好笑嗎?」
我又抓了一把泥,不管不顧砸過去,「呸,雜種們,好笑嗎?」
那堆人連蹦帶跳,弓腰駝背直躲。
「陳儀秀—」有人大喊。
「喊你娘幹什麼!
一個個吃的大米飯,噴出來的全是糞!」
有個男的沖我吼:「我們只是開玩笑—」「開玩笑?
李剛,你婆娘跟隔壁孫癩子好上了你知道不?
你娘跟你爺好了才有的你—」「陳儀秀!
我撕爛你的嘴!」
他紅着眼衝過來要打我。
我抽出扁擔,握緊,冷冷地看着他:「我也是開玩笑,你怎麼還當真了?」
「你……」我望向那些看好戲的。
「我警告你們,要是毀了侯老二的前途,侯家列祖列宗半夜爬出來索你們的命!
「一群雜碎!
呸!
好大的臉在這裡說三道四,自家出不了個像樣的種,眼紅別人家有。
「也不怕污糟了自家子孫的前程!
積點口德喲!
「我們家老二是秀才!
秀才見了官都能不跪!
你們這樣誣賴人,告官抓你們進大牢,打你們板子也是你們應得的!」
他們一個個臉色又青又黑的很是難看。
「老二!」
我回頭喊,「走嫂嫂前面!
嫂嫂把這些污言穢語給你擋住了,你大步向前走!
老娘還就不信了,這些人真不怕報應,不怕天打雷劈!」
侯老二怔怔然站在那裡,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提高聲音:「侯定澤!
走啊!
大步向前走,別回頭!」
我讓開路,侯老二頓了頓,挑起麥子一步一步走過來,沉着臉,垂眸與我擦身而過。
穩穩噹噹,堅毅挺拔。
我將那些人一一看過:「都是左鄰右舍,鄉里鄉親,往祖上數三代都是沾親帶故的,你們真是下得去口,臉皮不臊得慌嗎?」
我挑起麥子,不再理會他們。
忙碌四天半,麥子全部收回來。
侯老二除了態度更溫和了些,曬了這麼些天,竟然一點沒黑。
只是手上起泡,又破掉,又起,又破,最後成了繭。
手背上手臂上都是被麥芒麥葉割出的細細小小的傷口。
甚至臉上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