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朕要她與渣男和離入我懷章節列表 第13章_淺官小說
◈ 第11章

第13章

男人聲音低沉,是命令的口吻。

易歡不情不願。

她着實不開心了。

現實里要應付林青裴,夢中又要面對這個可怕的男人。

易歡站在原地,沒動。

以前做夢,夢中場景都是虛無縹緲的,沒有具體的意象,可這一回,場景卻是皇宮,看周圍擺設,昏暗的宮燈,奢華的物件,儼然是皇帝的寢宮。

易歡低聲道:「你就不能放過我么?」

「不能。」

男人起身,朝易歡走去,他想像往常一樣,擁易歡入懷,用力吻她。

可這回,他手還未碰到易歡,易歡便紅着眼眶哭了。

晉淵手停在半空中,動作頓住了。

「怎的哭了?好好好,我不動你了,不動你了,好不好?」男人下意識放柔語氣。

易歡咬着唇,一邊哭一邊開口:「我好辛苦,父兄死後我就過的好辛苦,再也沒有人能夠將我護在身後了,我不但要面對林府的一大家子,還要照應着易家。」

「今日易銘又惹了禍,我把父親母親留給我的遺物都當了,好不容易才把他贖回來,可我那好侄子句句誅心。」

「那些遺物我捨不得的,我捨不得的,往日有那些東西在,我還能留個念想,如今就連念想也沒有了,偏我還要故作大方的和嫂嫂說我不在乎。」

「我怎麼會不在乎,我在乎極了!可我沒有辦法,嫂嫂孤兒寡母,在易家過的艱難,易家那幾個長輩又不是好相與的,若是連我都不幫嫂嫂,嫂嫂一個人要怎麼辦?」

「知道你捨不得。」男人語氣無奈,「乖,我讓人去贖了,明日就還給你,好不好?」

「你懂什麼?你什麼也不懂,你就是我夢裡的臆想,說到底我都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夢到你,你是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在花朝宴前我從未見過你。」

「現實里已經很累了,入睡後還要應付你這等洪水猛獸,我好辛苦。」易歡指責他。

原來在她眼裡,自己就是洪水猛獸。

晉淵被她逗笑了。

此刻她只着一身褻衣,渾身上下都帶着一股脆弱感,睫毛輕顫,淚珠凝在上邊,要落不落,一副等着人採擷的模樣。

就得把她抱在懷裡好好哄,晉淵想道。

夢裡沒有現實那般束手束腳。

他自然的攬住她的腰z肢,將人帶入懷。

她腰好細,一隻手臂就能圈的過來。

晉淵一下一下的撫摸她的髮絲,道:「不若我們做些開心的事?」

易歡抬頭,鼻息間是男人身上那股淡淡的龍涎香。

即便是在夢裡,忽然被人抱入懷,易歡也慌了怯了,「別……」

晉淵捏住她的下巴,力道不大,眼底帶着笑意,低頭吻了下去。

唇與唇輕輕蹭着貼着,他沒急着深入。

晉淵眸中盛着一泓暖黃的光,溫柔揉碎在了裡邊,他說:「別哭了,你一哭我就想對你做點禽獸事。」

易歡雙眸微微睜大,她道:「夢裡么,你哪回夢裡放過我了。」

「我倒是也想疼疼你。」他拇指在她眼角蹭過,揉出一片緋紅。

晉淵手臂微微用力,將她抱起,轉身坐回了床上。

他按着她坐在他腿上,男人親了親她的唇,隨後一路往下。

下巴、白皙的脖頸、胸膛……

晉淵一隻手按着她的頭,不許她躲。

被他吻過的地方癢的厲害,易歡身子輕顫。

她的手不知不覺的抓住了男人的髮絲,聲音裡帶着連自己也不曾發覺的嬌媚:「這就是開心的事嗎?」

晉淵抬頭,大掌摩挲着她細嫩的脖頸,嗓音低啞:「溫暖飽思淫慾,便也沒空去想那些個有的沒的了。」

他湊過去,在她耳後那塊嫩白的皮膚上細細吻着,男人髮絲掃到了易歡臉上,又癢又酥z麻。

她被迫被男人帶入了灼灼慾海,身體發燙。

「歡兒,食色性也,瞧,你對我也是有感覺的。」男人附在她耳邊,低聲呢喃。

怎麼可以?

她是林青裴的妻子啊。

易歡靠在她懷裡輕喘。

「是你強迫我的。」易歡說。

男人懶洋洋的聲音傳來:「嗯,是我強迫你的,歡兒不必對此感到羞愧。」

他伸手,白皙的指尖纏住她的髮絲,說:「我這人……就喜歡強搶臣妻。」

話落,男人咬住她的唇,舌尖也跟着鑽了進去,勾住她用力吮吸、糾纏。

氣息互換。

呼吸交融在了一起。

太激烈了,易歡從未與男人這樣過。

男人掌心覆在她腦後,是一種不容拒絕的姿態。

罷了,不過是夢而已,吻就吻吧。

易歡輕顫着睫毛,閉上眼,順從的張開小口。

她不知這對於男人來說意味着什麼,這是夢裡易歡第一次這般順從。

男人正欲更進一步。

……

「陛下。」張德勝的聲音傳來。

晉淵睜開眼。

「陛下,該上朝了。」張德勝小心翼翼的觀察着晉淵的神色,陛下今日起遲了些,這是前所未有的。

要知晉淵一直很勤政,每日起身不用張德勝來喚。

今日還是頭一遭。

晉淵盯着他。

這目光比深冬的雪還要冷,張德勝打了個哆嗦。

他聲音發抖,小聲說了句:「早朝時間快到了,陛下。」

晉淵起身,語氣暴躁:「滾出去。」倒像是欲求不滿的樣子。

也確實是欲求不滿,差點就要得到心心念念的人兒了,被張德勝一聲陛下給拉回了現實。

張德勝退出去後,晉淵閉了閉眼,緩緩吐出一口氣來。

他指尖輕輕敲着膝頭,讓身體里的那股衝動逐漸退去,直到徹底冷靜下來,晉淵赤着腳下地,讓太監進來伺候他沐浴更衣。

*

易歡前半夜做了春夢,後半夜卻睡了個好覺,醒來後,氣色好了許多。

桃心打了水端進來後,打趣她:「夫人做什麼好夢了?瞧着神清氣爽的樣子,比昨日好多了。」

易歡羞愧極了。

哪是什麼好夢,分明是和男人相關的春夢。

太荒唐了。

她差一點就和那男人……

夢裡晉淵還說要幫她把那些個陪嫁都給她贖回來。

夢就是夢,氣勢那般駭人的九五之尊,怎麼可能有閑工夫做這種事呢。

易歡凈完面,婆母院里的掌事嬤嬤過來。

是為了昨日賭坊以及變賣嫁妝之事。

她姿態擺的高傲,話語里夾槍帶棒:「聽說二夫人昨日惹事了,老夫人叫您過去一趟,好問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