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朕要她與渣男和離入我懷章節列表 第8章_淺官小說
◈ 第6章

第8章

易歡對他這話保持懷疑。

林青裴寵愛顧初雪人盡皆知,林青裴真捨得罰她?

林清裴扶着易歡上馬車,車夫厲喝一聲,馬車一路往林府而去。

林青裴嘆了口氣,說:「這一年來,是我把顧氏慣壞了,讓她越來越無法無天,那是你宮宴要穿的衣裳,她竟也敢偷拿,惹的你在宮宴上平白遭受旁人白眼,也丟了我林府的臉面。」

易歡敷衍的應道:「郎君莫要動氣。」

「我怎能不動氣?這回讓陛下看了笑話,若是叫陛下以為我林府家宅不寧,可如何是好?」

他看着身邊那一堆貢品綢緞,神色微緩,道:「好在陛下是看重我的,此番估計意為敲打,我再不會像以前那般縱着顧氏了,以免陛下對我心生不滿。」

「陛下送來的這些綾羅綢緞,都是極好的貢品,等回去後,讓人給你做幾件像樣的衣裳,你櫃中新衣確實沒有幾件,是我對不住你。」

他伸手默默抓住易歡的小手,眼神微緩,他道:「歡兒,我以後會補償你,你可放心,我知我這一年冷落了你,太過荒唐,以後會收着些,不會再日日去那拂風苑,叫外邊人看了笑話去。」

「只是那掌家之權,賬面上估計一時理不清楚,顧氏掌家已一年有餘了,暫時無法交還與你。」

易歡垂眸,「但聽郎君安排。」

一個失去掌家之權的正妻,算得上什麼正妻呢。

說到底,是林青裴對顧初雪還有情意,捨不得顧初雪。

還有那綾羅綢緞,那真是陛下為了敲打林青裴,才賞賜下來的嗎?

自打得知陛下對自己心思不純後,易歡一顆心便不安極了。

原來她之前做的那些春夢,都是預知夢,早知如此,今日還不如不與林青裴進宮,也不會平白被皇帝羞辱調戲。

回到林府。

林青裴剛下馬車,便瞧見顧初雪正穿着那件藕色縷金大袖衣,提着燈站在門口,瞧見他時微微一笑,上前道:「裴郎,你回來了。」

易歡跟着走下馬車,看到顧初雪柔柔弱弱的朝林青裴挨過來。

林青裴迅速瞥了易歡一眼,不動聲色的避開了,他臉色嚴厲,呵斥道:「無知婦人!你今日還敢把這衣裳穿出來?你可知你害歡兒在宮裡惹了多少人笑話?」

他怒道:「今日這可是宮宴,這樣大的宮宴,文武百官都在,陛下也在,你就讓歡兒穿的這般素凈與我出席!你是想讓我落得一個薄待髮妻之名嗎?」

顧初雪小臉微微發白。

她今晚特地換上這身新衣,便是為了讓易歡好好瞧瞧,正妻又如何呢?在她面前還不是矮上一頭?得寵才能得勢。

可她沒想到,向來縱着她的林青裴竟會對她動了怒。

這件衣服留在拂風苑後,裴郎並未過來索要,這不就是默許了贈與她嗎?

「裴郎,妾並無這個意思,妾只是沒見過這麼好的衣裳,想與姐姐借穿兩天。」顧初雪焦急解釋道。

林青裴不耐道:「你會不知今晚有宮宴?我看我是把你慣壞了,竟叫你惹下這樣的禍事,不問自取是為盜,你可有問過她的意見?」

話落,林青裴不再看她。

他捏了捏易歡的小手,說:「歡兒。」

「日後發生什麼事,記得第一時間讓桃心來告訴我。」

易歡卻扯了扯唇角,來參加宮宴前,桃心分明向他告狀了,也沒見他想着為她出頭。

她竟因為皇帝,讓林青裴頭一次對她服了軟。

「顧氏禁足一個月,不得出拂風苑。」

林青裴說完,就牽着易歡朝凝萱堂走去。

「裴郎!裴郎!」顧初雪一副天塌了的樣兒。

這還是入了林府後,林青裴第一次責罰她。

「裴郎,不就是一件衣服,我還給夫人就是了,我現在就還給夫人!」

「裴郎,你莫要動怒,這回是我錯了,是我任性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裴郎,裴郎!」

顧初雪朝他們追去,卻被桃心攔了下來。

桃心說:「方才二爺說了,讓顧小娘您禁足拂風苑,顧小娘還是聽話的好,莫要再惹二爺生氣了。」

一瞬間,顧初雪臉色扭曲至極,「你、你一個小賤蹄子,也敢跟我……」

秀蓮拽了拽她,低聲道:「夫人,我們先回去,從長計議,您莫要着急……」

桃心揚起下巴,說道:「顧小娘方才叫我什麼?小賤蹄子?顧小娘果然是破落戶出身,沒讀過幾本書,這種腌臢話張口就來。」

桃心覺得解氣極了!

雖不知道今晚發生了什麼,但二爺不但罰了顧小娘,晚上還去凝萱堂過夜了,桃心心中暢快,二爺終於肯正眼看他們夫人了。

倘若二爺對夫人上了心,還有她顧初雪什麼事?

顧初雪憤恨的瞪了她一眼,轉身和秀蓮離開。

*

凝萱堂。

林青裴一邊脫衣服,一邊讓人打了水送進來,他道:「歡兒,今晚我宿在你這兒,我們圓房,可好?」

易歡抬起頭,眸中流露出一絲反感,道:「郎君莫不是喝醉了,在說醉話吧?」

林青裴微微一笑,道:「你是我妻子,你我之間自是該圓房的,不但要圓房,你以後還要為我林府誕下嫡子。」

他伸手撫了撫她的面龐。

寵妾滅妻的名聲傳出去,到底不好,會影響他的仕途,想來今晚陛下就是這個意思,讓他收斂收斂。

仔細瞧,其實易歡長得不比顧初雪差,一雙柳葉眉,眸子像小鹿似的,乾淨又純粹,看人時含着水光,再動人不過。

林青裴低下頭,想吻她的唇。

易歡心底排斥,明明他是她的丈夫,此刻她卻對他那番話感到作嘔。

都冷着她一年了,再說那些又有什麼用。

易歡往後躲了躲,伸手推開他,說:「郎君,先去沐浴吧。」

林青裴倏而一笑,俊朗的五官帶着一絲邪氣,「說的也是,我這滿身酒氣,不好聞,歡兒等我。」

林青裴去了外間後,易歡鬆了口氣。

今夜這些個男人們也不知怎麼了,一個一個都往她身上撲。

和林青裴圓房本是她的職責所在,為林家延續香火也是她該做的。

可易歡莫名不想這樣,憑什麼林青裴說冷落她就冷落她,說要圓房就圓房。

憑什麼她沒有絲毫選擇的機會?

當初成親時也是,擺在她面前的只有嫁給林清裴這一條路。

*

皇宮,紫宸殿。

晉淵坐在床邊上,一隻腿曲起踩在床沿,正拿着摺子看着,燭光映照出他那張俊美森寒的臉。

德勝公公跪在一旁,手上托着紫毫筆,大氣也不敢出。

晉淵所有的溫柔和耐心都給了易歡,他對旁人向來是冷漠專橫的。

暗衛推門而入,跪在地上,說道:「陛下,林府那邊,顧氏被禁足拂風苑,林大人今夜歇在了林夫人的凝萱堂。」

晉淵抬眸,那雙眼睛烏沉沉的,他道:「哦?是么,弄出點動靜,把他趕走。」

自個吃不到嘴,晉淵也決計不會讓別人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