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朕要她與渣男和離入我懷章節列表 第6章_淺官小說
◈ 第4章

第6章

明心湖畔。

易歡孤零零的坐在石凳上,她雙眸微微濕潤。

這一年在林府的日子,不是她想過的日子,與她曾經設想的夫妻和睦舉案齊眉相差甚遠。

易歡在嫁人前只是個平凡的閨中女子,她不求夫君能獨寵她一人,像父親那樣永不納妾。只求和大多數夫妻一樣,能相敬如賓,和和睦睦的過一輩子。

可嫁給林青裴後,她所設想的一切都破滅了,僅僅一年,林青裴就動了抬顧小娘為為平妻的心思,這要她往後的日子還怎麼過?

易歡越想越難受。

都說女子嫁錯人一輩子就毀了,現下易歡覺得自己這輩子已被毀了大半了,多半是無望了。

易歡趴在是桌上,枕在自己的手臂上,眼眶通紅,眼角留下一道濕痕。

晉淵不忍打擾她,刻意放輕了腳步。

可易歡還是被驚到了,她猛地抬頭,回過頭去,怯怯叫了聲:「誰?」

晉淵伸手拂開柳枝,行至她身前。

易歡眸子瞪的微圓,似不理解,這人怎會出現在此處?

晉淵遞了一方帕子過去,他道:「夫人臉都哭花了。」

易歡摸了摸自己的小臉,一陣赫然,不好意思的接過手帕擦了擦。

不知是否故意,男人微涼的指尖從她手背上划過。

「陛下。」易歡要跪下向他行禮。

男人強橫的攥住了她的手腕,止住了她的動作,說了句:「不必。」

突如其來的觸碰,易歡彷彿一隻受了驚的小兔子,用力掙開,後退了兩步。

溫熱細膩的觸感尚且留在指尖,男人指尖碾了碾,似在回味,他問:「怕朕?」

易歡道:「陛下怎會來此處?」

晉淵不答,反問道:「夫人緣何坐在這兒哭?」

易歡垂眸,不敢答。

林家那點腌臢事,說給陛下聽,都是污了陛下的耳。

晉淵並不介意,他大方的坐在了石凳上,眸光放柔了些,問:「夫人在林府過的不開心?」

易歡猶豫一番,說:「不曾。」

晉淵好笑的搖了搖頭,小婦人也不肯向他說句實話。

他道:「你父親曾是朕的左膀右臂,如今他為了守護朕的江山而逝,朕自是要多照拂他的後人的。」

易歡道:「嫁給林青裴,本就是父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臣婦沒什麼不滿的。」

易歡出閣前,一直都是乖乖女,晉淵語氣無奈,低沉的聲音不徐不緩,耐心至極:「你父親本意是想你過的好,倘若不好,離開那男人又何妨?」

「離開林家,臣婦會被戳彎脊梁骨,外界人會如何看待臣婦?看待臣婦的家人?倘若被林青裴休棄,臣婦即便沒錯,也成了錯,此生再無指望。」

「誰說的?」男人輕聲說了句,「他憑什麼休了你,你休他還差不多。」

這話實在太駭人聽聞了,哪有女人休男人的!

自古女子出嫁後,連和離都難。

晉淵搖了搖頭,道:「你啊,就是活的太規矩了些。」

易歡訥訥開口:「臣婦是世家女,合該規矩些,不懂規矩是會被人說閑話的……」

「怕什麼?」

晉淵突然就想帶她做些出格的事。

男人起身,高大的身影壓了下來。

晉淵一把攥住她手腕,將她往懷裡拽。

晉淵本想徐徐圖之,慢慢來。

到底是忍不住了,溫水煮青蛙不適合他。

從小到大晉淵都霸道慣了,昔日爭皇位時他的狼子野心完全不曾遮掩,如今對易歡那赤zf裸裸的佔有慾也露骨的很。

「陛、陛下!」易歡駭然失色。

男人身上的淡淡的龍涎香撲面而來。

晉淵錮住她的腰z肢,低下頭,附在他耳邊,溫聲道:「與他和離,朕替你做主。」

天子的氣息拂過她耳畔,可易歡只覺得害怕。

晉淵憑什麼替她做主?他有什麼目的?

這一刻,夢與現實彷彿交疊,易歡有些分不清眼前這一幕到底是夢還是現實了,倘若是現實,高高在上的皇帝怎會抱着她,還對她說出這種話!

荒謬!

「歡兒。」晉淵捏住她的下巴。

易歡在夢裡敢打他,現實中可不敢,這可是會掉腦袋的。

「陛下,您、您快鬆開我。」易歡急切的掙扎着,「我……我已有夫君,陛下如今這樣,不、不妥……」

易歡又羞又怒,一句話說的磕磕巴巴。

「歡兒,膽子大些,女子並非只能守着後宅那一畝三分地,前朝女將軍蔣淑雲曾征戰沙場,不比男人差,你為易將軍之女,也不比任何人差。」

這話叫易歡一怔。

還是頭一回有人與她說這樣的話。

這與她曾經接受過的以夫為天的教育完全不一樣。

「女將軍……我、我這樣的女子,手不能提肩不能抗,如何、如何能像女將軍那樣……我、我不過是個普通的後宅婦人罷了!」

「陛下,您還是趕緊鬆手吧!倘若被人看見,也對您聲名有損!說您、說您覬覦臣妻!這可不是什麼好名聲。」

「嗯?朕確實覬覦臣妻,倒也沒說錯。」晉淵唇角微微上揚。

易歡:「……」

見她惱羞成怒,又迫於他威勢,敢怒不敢言。

晉淵拇指輕輕蹭了蹭她的唇角,心想總有一日要嘗嘗這兒的滋味,今日抱也抱了,再過火,恐怕就嚇壞了小婦人。

晉淵剛要鬆手。

只聽一陣腳步聲傳來。

「歡兒?歡兒?你在嗎,怎的這麼久了還未歸,是出了什麼事嗎?」

是林青裴的聲音!

林青裴尋過來了!

易歡掙扎的更加劇烈了。

「噓。」男人壓低聲音,輕撫她的髮絲,道:「別動,好歡兒,你也不想被他發現吧?」

易歡身體僵住了。

倘若她以這個姿態被林青裴看到,是會被浸豬籠的。

她抬眸,懇求的望向男人,雙眸水盈盈的。

晉淵摸了下他嫩滑的小臉,將人往懷裡用力一扣,旋即腳下一點,飛身上樹,一氣呵成。

靠的更緊了,易歡幾乎整個人都貼在了他身上,能聽到他那鏗鏘有力的心跳聲。

男人身上的熱意透過皮膚傳來。

下邊林青裴已經到了明心湖畔,就在他們剛站過的位置。

樹影婆娑,易歡心裏害怕極了,情不自禁攥緊了晉淵的衣裳。

晉淵勾了勾她的下巴,讓她臉轉過來,與她對視。

下一刻,男人低下頭,仗着她不敢出聲也不敢亂動,薄z唇輕輕貼了過去。

易歡大驚失色,忍不住抬手,擋住了男人的唇,兩隻手都捂在上面,用力極了,眼神裡帶着祈求的意味,濕漉漉的。

男人眸色微深。

掌心一癢,易歡身子輕顫,手也禁不住開始抖,陛下,陛下竟舔了一下……

樹下是一地清冷的月華,樹上是曖昧交疊的身影。

「奇怪,宮女明明說歡兒來了此地,歡兒,你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