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朕要她與渣男和離入我懷章節列表 第4章_淺官小說
◈ 第2章

第4章

張德勝驚訝,心想陛下果然看重林將軍。

晉淵垂目,斂下眸中思緒,上一世花朝宴上,她離他太遠,看不清她的面容,這一世他要把她放在眼皮子底下,仔細看着。

*

林青裴下職前,綉羅坊將剛做好的成衣送來了林府。

恰逢被顧初雪的丫鬟秀蓮瞧見,他見小廝捧着一個木案,一路寶貝的護着,好奇上前,問:「這是何物?」

綉羅坊的小廝哪懂林府的彎彎繞繞,便老實答道:「是剛制好的成衣,正要送往夫人那。」

秀蓮掀開罩着的絲帕,裡邊是一件藕色縷金大袖衫,瞧着還是蘇綉,他們顧小娘都沒穿過這麼好的衣裳。

秀蓮便接過木案,說道:「你回去吧,我去送。」

「那就麻煩姑娘了。」

秀蓮捧着新衣入拂風苑,她嘟囔道:「小娘,您瞧瞧,您都沒有穿過這麼好的衣裳,二爺讓人特地趕製了一套卻送去了夫人那。」

「要不怎麼說她是夫人呢。」顧初雪坐在桌前繡花,眼神幽怨,她道:「縱使二郎給足我寵愛,我依舊是個上不得檯面的妾室。」

顧初雪嘆了口氣:「這衣服想來是為了今晚的宮宴置辦的吧?送夫人那去吧。」

秀蓮卻不悅道:「蘇綉縷金,您都沒有,不若留着,夫人也不缺這一件,就算二爺知道也不會怪您的,留下吧。」

顧初雪猶豫了下,伸手摸上衣料,眼底滿是艷羨,「也罷。」

凝萱堂。

桃心已經為易歡上完了妝。

易歡問:「綉羅坊的衣服還未送到嗎?一會二爺就要回來了。」

桃心也疑惑:「不該呀,該送到了才是,夫人您等等,奴婢去問問。」

桃心說完,便匆匆往外走去。

沒多會,得知來龍去脈後,桃心義憤填膺的走進屋,說道:「欺人太甚!他們拂風苑實在欺人太甚!」

「夫人,二爺為您趕製的那件蘇綉成衣,被秀蓮截胡送往拂風苑了!」

「豈有此理,夫人我們不能就這麼算了!那可是您宮宴要穿的,她們怎麼敢!奴婢去幫您要回來!」

易歡卻按住了桃心的手,說道:「罷了,不必了,她既喜歡,便隨她吧,桃心,你去櫃中把那件月白雲錦大袖衣拿出來吧。」

即便去鬧,最終也只是自討苦吃,林青裴一向是縱着顧初雪的。

這樣的事已經不是第一回了,易歡以前不是沒鬧過,林青裴只會覺得她不大度且無理取鬧。

桃心嘀咕道:「那件也太素了。」

「沒旁的合適的了。」

「是。」

易歡換好衣裳,明明穿的素凈,卻難掩芳華。

桃心誇讚道:「哼,咱們夫人穿什麼都好看,也不知二爺是怎麼想的,那顧小娘樣貌才華有哪樣比得上夫人您呀。」

桃心是跟着她從易府出來的,自是向著她。

主僕二人說話間,林青裴從校場回來了,正打算接易歡赴宴。

進屋,瞧見她身上的衣裳,林青裴愣了愣,道:「綉羅坊的衣服呢?還未送來么?」

桃心立馬道:「被秀蓮送往拂風苑了,我們夫人只能穿去年的料子了。」

桃心是有些委屈的,希望二爺能為夫人主持公道。

可林青裴偏心慣了,聽此也只是微微皺了皺眉,道:「竟這般不懂事?回頭我去好好說道說道,歡兒穿這件也很好看,時候來不及了,先同我進宮吧。」

易歡暗道果然如此。

凡是顧初雪要的,林青裴就不會不給。

易歡乖順的應了句:「好。」

*

易歡隨林青裴入宮。

天色已黑。

麟德殿內觥籌交錯。

林青裴被婢女領入座時,滿臉狐疑,問:「確定本官坐在此處?」

「回林大人,是的,是陛下親口安排的。」

林青裴周邊坐的可都是些一品大員,再靠上便是皇親貴胃,最上邊的主座則是屬於天子的,這座位離天子實在太近。

林青裴受寵若驚道:「微臣多謝陛下抬愛。」

婢女笑笑便轉身離開,陛下看重林青裴是人盡皆知的事。

沒多久,林青裴就去與人寒暄了,留易歡一人坐在原地。

唐心月湊過來,不高興道:「歡兒,你這衣裳,是不是去年的?京中早就不興這個了。」

唐心月是禮部尚書之女,曾是易歡閨中的手帕交。

易歡說:「穿什麼都無所謂的。」

唐心月卻輕嗤一聲,道:「你呀,就是性子太軟,你可知外邊都說你什麼?」

易歡只淡笑不語,無非是嘲她懦弱,抓不住丈夫的心,讓個妾室當家做主欺負到頭上。

唐心月嘆了口氣,道:「也罷,不與你說那些難聽的話,以後你有難處,可與我說,我替你撐腰,可別再任由人欺負了,你怎麼著也是將軍遺孤,腰桿給我挺直點。」

唐心月伸手拍了拍她的後背。

易歡自是知道她的好意的。

她道:「心月姐,你不必為我擔心,我心中有數。」

「不過你夫君是真得聖心啊,這位置比我父親的還要好。」唐心月感嘆了一句。

易歡眸光驟然暗了下來,可不是?可這一切都是借了她父親的勢換來的。

「你可千萬不能便宜了顧小娘,死死抓住正房夫人的位置,就算她顧初雪再得寵,終歸名不正言不順!」

唐心月勸完,便回了自己的位置。

晚宴即將開始,林青裴也回來了,在她身邊落座。

與此同時,伴隨着一句:「天子駕到!」

文武百官攜妻兒匆匆下跪行禮。

易歡也跟着林青裴跪下,將頭伏在地上。官員高呼:「吾皇萬歲!」

緊接着,只聽上放傳來一道低沉冷漠的聲音:「眾卿平身。」

易歡覺得這聲音有些耳熟,起身時忍不住偷偷往上座瞄了眼。

首先入目的一雙鑲着金絲龍紋的皂靴,隨後往上是黑色華服,華服上隱隱有金色暗紋流動,只這一身衣裳便尊貴不凡。

易歡匆匆瞥了眼,下一刻便僵在了原地。

只因天子這張臉,竟與她春夢中那男人一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