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朕要她與渣男和離入我懷章節列表 第2章_淺官小說
◈ 第1章

第2章

「歡兒。」

男人將易歡按在榻上,一遍一遍的輕撫她的面頰。

他掌心乾淨燥熱,激的易歡身子忍不住開始輕顫,耳根紅了,那紅霞一路蔓延至兩頰。

易歡睫毛也跟着撲簌簌的抖,小手抵在男人胸膛,語氣也怯生生:「你是誰?」

男人容貌俊美,長眉斜飛入鬢,那下邊是一雙極深邃的眼。

可長得再俊,易歡也不認識他。

這已經是易歡連續五日夢到這個陌生男人了。

「和林青裴和離好不好?」

男人漆黑的瞳孔里閃爍着跳動的欲z望,像一簇簇小火苗。

林青裴是易歡的夫君,易歡搖了搖頭,眼角淚花若隱若現,「不可以……」

男人似乎被她這態度給激怒,沉着眸,捏着她的下巴吻了下來。

吻的兇狠,撬開唇縫,肆無忌憚的佔有,嘗遍她小嘴裏的每一處。

易歡被他吻的喘不過氣,小手推拒無果,身子也漸漸軟了下來。

男人掌心下滑,一寸寸撫過她的身體,那雙眼如狼似虎的盯着她,像是要把她拆吃入腹。

易歡急了怕了,她已為人婦,怎能任人擺弄?

濕漉漉的雙眸里浮現出一絲兇惡來,像小動物被逼紅了眼,抬掌「啪」的一聲,使了吃奶的力氣扇了男人一巴掌。

……

易歡氣喘吁吁的從夢中醒來,滿頭都是汗。

她已經接連數日,夢到那陌生男子了,就連易歡自己都覺得古怪,她可以肯定,她從未見過那人。

易歡本是高門貴女,循規蹈矩,不曾出格過半分。

這個夢讓她良心不安極了。

她怎會夢到男人呢?還在夢裡與他親熱,難道是因為自嫁給林青裴後,獨守空房整整一年?

一年前,易歡父兄戰死於長門關,臨終將易歡託付給了當時還是五品小官的林青裴,易將軍和林青裴有過共事之誼,自以為了解他的人品,覺得林青裴是個可託付終身之人,望他能夠庇佑易歡。

林青裴爽快答應了,易老將軍聽到他親口應下,才放心閉眼。

豈料大婚之日,林青裴同一天納了個妾,那妾是林青裴私底下養在莊子里的外室,那才是他心尖上的人。

林青裴娶她,不過是為了易家的兵權。

果然,短短一年時間,林青裴接任了易老忠武將軍之職,平步青雲,易家的兵權也落到了他手上。

外界都道林青裴往後還有的升,可謂是前程似錦。

可這一切,都是借了易家的光。

大婚那一晚,林青裴沒有踏足他們的婚房,去了妾室那裡。

成婚一年,林青裴只把她放府上當一個擺設,易歡雖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卻並未給她絲毫體面,掌家之權也在他那相好的手上。

林青裴曾想把那妾室抬為平妻,倘若真如此,那易歡可就成了全上京的笑柄,是易歡捧着阿父的牌位相逼,林青裴才打消了這心思。

這樁婚事是阿父給易歡安排的,縱使易歡再不滿,也只能忍耐。

她這樣的女子是不敢肖想和離的,況且易家另外幾房的人也不會允許她和離,他們還等着巴結林青裴吸血呢,易將軍死後,易家就落魄了,唯有死死抓住林青裴。

易歡苦笑的順了順鬢角的髮絲:「阿父,你將我許給林青裴時,可曾料到會成現在這樣?」

父親本一片好心,卻將她推到了火坑裡。

丫鬟聽見動靜,走進來,想服侍易歡起身。

見她冷汗津津,桃心問:「夫人,可是又做噩夢了?」

易歡剛想說什麼,便聽到一陣腳步聲傳來,隨即,男人穿着穿着猩紅的官服入內,他身上沾了外邊的濕氣,一走進來,連帶着將早春的冷意也順了進來。

林青裴道:「易歡,今日花朝節宮中設了宴,傍晚你與我同去。」

宮宴顧初雪那樣的妾室自是沒資格去的,他並不等她回答,只是在下達命令。

易歡接過丫鬟遞來的帕子擦了擦臉,溫和的應了一聲:「好。」

林青裴忍不住多瞧了她兩眼,她剛醒的樣子,臉頰帶着淡淡的緋紅,眼尾也飛起一抹艷色,瞧着沒了平日里那副寡淡樣兒,像初春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兒。

林青裴聲音情不自禁放柔了下來,他說:「衣服我晚些會讓人給你送來,是極好的蘇綉。」

許是心中對她也有着一兩分虧欠,林青裴冷峻的神情有所緩和。

「好。」

「歡兒,待得了空……」柔軟乖順的易歡讓他心軟,想着一年不圓房的確荒唐了些,傳出去也不好聽,到底是他的妻子,他也的確借了易老將軍的勢。

林青裴想着等得了空,挑個時候和她把房圓了。

正欲與她說這事。

易歡抬眸,溫聲打斷他:「郎君,該去上朝了。」

林青裴咽下話頭,應了一聲:「嗯,你好生休息,聽說你近日多夢,倘若身子不適記得叫府醫來瞧瞧。」

易歡懷疑今日太陽打西邊出來了,林青裴竟知道關心她了。

林青裴離開後,桃心高興道:「夫人,二爺還是關心您的,也只有您,才有資格和二爺一同去赴宮宴,您始終是正房,與那妾室可不一樣。」

易歡不置可否。

只要她牢牢抓住林府二夫人的位置,顧初雪便一天也別想真正上位。

*

紫宸殿里。

晉淵蘇醒,大太監張德勝打着燈走進來,躬身問:「陛下,可要老奴服侍您起身?」

晉淵坐起,如瀑的黑色髮絲披在他肩頭,明黃的褻衣下,隱隱露出緊緻的肌肉線條。

男人眯了眯眸,淡淡說了句:「不用。」

這是他重生回來的第五日,也是第五日做關於易歡的夢,夢裡他抱她吻她,逼迫她與林青裴和離,她總是不願。

晉淵烏沉沉的眸里暗藏着戾氣。

前世官員聯合北陌造反,發動宮變,逼的晉淵差點身死於興慶宮,是易歡救了他,那時的易歡已被毀容,臉上留下了一道可怖的傷疤,成為了林青裴的下堂妻。

晉淵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最終竟會被一個小女人所救,他問她為什麼。

易歡順了順耳邊的髮絲,唇角帶着淺笑,柔柔開口:「陛下還記得元春十一年的花朝宴嗎?那日我躲在明心湖旁哭,您是第一個遞給我帕子的人,還對我說倘若過的不如意,可與林青裴和離,繼承父兄遺志,前朝有女將軍蔣淑雲,別人能做到我易歡亦可。」

她笑的溫柔極了,她說:「您是第一個對我說這些話的人,倘若早知是如今這個下場,昔日我便聽了您的話,拚死也要與林青裴和離,尚不至於落到如今這地步。」

「可我那時年紀小,哪有和離的勇氣呢?我怕淪為京中笑柄,死死抓着林府二夫人的位置,到如今我才知曉,在外人眼裡,不管我是不是林府二夫人,我都是一個笑話。」

她眼裡含着淚光,說:「陛下,您快走吧,我替您引開他們。」

那時,晉淵看着這個柔弱的女子,便發誓,倘若有來生,他願為她遮風避雨,護她一世。

晉淵死後,他沒想到,他竟真的重回了元春十一年那年。

可他到底還是遲了一步,她已成了他人婦。

即便如此,晉淵也不甘放棄,只是每每午夜夢回,他都會在夢裡慫恿她和離,他知曉那只是一個夢,因此夢裡他便放浪形骸,對她百般撩撥,看她羞澀的在他懷裡輕顫。

晉淵道:「今晚的宮宴,將林青裴的位置往前調一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