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從醫務室回來才發現我手裡的書不對勁。
他喵的,是哪個天才把日記本cos成英語教材了啊?道德感薄弱的我,索性花了一整節英語課的時間把這本日記看了個底朝天,並得出結論:這日記的主人比我還薄弱,純是一個善於偽裝真誠的陰暗批。
下課後我把書換回來,把日記放回原位裝作無事發生。
殊不知日記的主人從此心懷鬼眙地接近我,因為我」知道的太多了」。
「陳予丞,幫我請個假,我大姨媽來了,下節課上不了。」
體育課我向來是能不上則不上的,為了順利達成這一目的,我還特意和體委搞好了關係。
「你這個月大姨媽已經連續來了三周了,換個理由。」
「那就說我肚子疼疼到爆炸。」
「好好好,好有創意的理由啊。」
陳予丞笑了,說著就伸手來拍我的頭,眼神里居然帶着純友誼里似乎不該有的寵溺。
我一驚,趕緊瘋狂點閃避。
本想避得自然一點,卻不想一個踉蹌把腳扭了。
果然高中生還是應該多上上體育課活動活動筋骨!
這一扭一歪,乾脆把我送到了陳予丞懷裡。
陳予丞扶住我,疼痛衝散了尷尬,我還堅強着齜牙咧嘴地開着玩笑:「現在可以把理由換成腳崴了,這個稍微有創意點兒了吧。」
「上來,我背你去校醫室。」
陳予丞到我身前蹲下來,我看不到他的表情,總之沒笑就是了。
「啊。
感謝體委。」
校醫室離操場很近。
我躺在校醫室硬邦邦的床上,腳上敷着冰袋。
陳予丞已經去上課了,我還要在這兒敷二十分鐘。
我覺得我需要點兒什麼東西吸引一**意力,不然在這種無聊的狀態下我滿腦子都是腳不舒服。
這種念頭在腦子裡轉着轉着,我就看見陳予丞回來了。
「下節課英語,你單詞又沒背吧。」
我看着他的臉,總覺得他如果說出「哥18有腹肌」會比當下這句話更符合刻板印象,再看看他的手,手裡……「喏,你的英語書,背一背吧正好打發時間了。」
「有勞您費心了,體委,你應該再去拿下學委這一職位的。」
他笑得像個柴犬:「別捧殺。
我接着去上課了啊。」
有了這本書轉移注意力,我很快就忽略了腳腕的不適感,很快就忽略了時間,很快就……在我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