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陶魚跟着面試隊伍排隊,聽周圍的人議論,這裡是食堂的大師傅丁師傅親自挑人

而這位丁師傅表情嚴肅,挑人也是十分嚴格,排在陶魚前面的,只有2個人被挑上。

輪到陶魚的時候,這位丁師傅問什麼,陶魚都好好答了

最後丁師傅看着盤靚條順的陶魚,這小同志可比隔壁那些女同志都好看哩,他不確定地問

「小同志,你確定不去隔壁聘秘書的那塊兒試試?真的要進咱這食堂里當打菜員?人工資可比咱高一倍不止哩」

陶魚臉上帶着她偽裝貫的,文靜又禮貌的微笑,脆聲回答

「不去,我這學歷夠不上,食堂伙食好,能包兩餐飯,我想聘打菜員」

「好,這小同志實在」

最後大概是陶魚真讓丁師傅覺得她這人安安靜靜,不爭不搶,口齒清晰,可能還帶着點……老實本分,他通過了陶魚的應聘。

之後陶魚登記了自己的個人信息後,確定了上崗日期,便勁直離開人群,往家去了。

恰巧她出了廠門離開後,一輛黑色轎車駛進了大門。

陶魚回到大雜院,進了狹窄逼仄的巷子,一路上多了不少打量的目光,但依稀只有一兩個嬸子和她打招呼

等回到小板房,陶魚發現李娟已經借來了一台縫紉機,放置在屋內最里的角落裡,正埋頭忙活。

李娟見陶魚回來,忙讓陶魚把門鎖上,然後給她端了吃的,又趕緊忙活去了。

本來就不大的小板房,如今再加了一台縫紉機和一堆布料,顯得更加擁擠了

可陶魚卻如常的坐在桌子前,安靜地吃起了李娟給她準備的瘦肉青菜粥

「趕緊吃,媽這布料灰大,委屈你了」

「魚兒你先忍忍,媽儘快把衣裳做出來,還有這各種色兒的布料,每種媽都先緊着給你做一身,想起來也是虧待你,十幾歲的女娃娃,愣是好幾年沒扯衣裳…….」

陶魚停下勺子,仔細回想

不算虧待的,李娟所有的衣服都是帶了好多補丁的舊衣,而原主的每一身衣服雖然不是全新,但是一個補丁都沒打。

「媽,你吃飯了嗎」

鬼使神差的,陶魚垂着頭脫口而出這麼一句

屋裡本來踩得哐哐作響的縫紉機一下就停了,空氣安靜了下來

也許是陶魚叫的那聲「媽」,也許是陶魚第一次關心她,或者還有其它

李娟呆愣了一會,她眨了又眨變得潮熱的眼,隨即就哽咽着聲回道

「誒!媽吃過了,你快吃,不夠鍋里還有」

說完,李娟接着埋頭踩起了縫紉機,只是那速度更快了,手裡的布挪得也更小心了。

破舊擁擠的木板房,相對沉默的母女,卻不妨礙屋裡變得愜意溫暖。

又過了兩天

李娟在得知陶魚應聘了機械廠的工作,一個月還能拿上20塊錢工資後,她真的是高興壞了

以前按自己閨女這樣的情況,哪裡敢肖想女兒能像正常人一樣工作生活,她心甘情願養閨女一輩子的

可她家的魚兒爭氣啊,往後也能像正常人一樣出門上工拿工資了

所以這兩天她更是沒日沒夜地幹了,着急地想給閨女多置辦幾身像模像樣的新衣裳出來。

今天是陶魚正式上班的日子

剛出院子,對門的毛婆子突然就往地上潑了一盆水,嘴裏還不乾不淨的

「嘚瑟啥呀,都快啃上糠咽菜了,還見天兒的穿新衣裳!不就一打菜員,不知道的還以為勾搭男人去呢」

陶魚看着鞋面上被濺上的幾滴水漬,面上平淡如水,只給了毛婆子一眼,勁直走了

就這麼走了……

毛婆子正準備好好說道說道呢,這一下就打在了棉花上,她胸口這一口氣突然就不上不下了,讓她悶的更厲害了

她狠狠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呸,那小精神病剛要是敢回嘴,她正好把縫紉機要回來,悶不吭聲,看着就邪性!」

然後毛婆子就黑着臉扭身沖回屋裡,繼續數落兒媳婦去了

她還得讓兒子再去機械性問問,那公告是不是貼錯了,憑啥他們要個神經病也不要她家的媳婦……

到了廠里,丁師傅就給大傢伙進行上崗前的「培訓」

「咱拿這麼高的工錢,廠里還包兩葷兩素的菜,不能對不起自己的良心,都好好乾,我老丁頭眼裡容不下沙子!」

……

打菜的工作不難,陶魚聽了一遍就明白了

廠里每人每天交一毛,可以吃兩餐,兩葷兩素,飯和饅頭管夠,每個人憑藉各個車間發放的飯票來食堂吃飯,避免有人多打或者浪費。

第一天,陶魚負責的3號窗口幾乎忙得團團轉,因為打菜的人太多了,她是一刻也不得閑。

之後的兩天,一到飯點,到陶魚這個窗口打菜的人只多不少。

為啥?

因為陶魚是5個打菜員裏面長得最好看的,不僅這樣,她對人禮貌,聲音清脆,男同志哪個不願意去3號窗口打菜。

可同時也得罪了其中一個叫陳梅的打菜員

這個食堂里就她和陶魚是沒成家的年輕女同志,往後她還要在這些男職工里挑一個作對象呢,陶魚長的比她好看,就是她的競爭者,她自然要和陶魚比一比。

可很快陳梅就發現自己完敗了

那些男職工都是眼瞎了嗎,那姓陶的是比她好看一點,可是她也不差吧

憑啥都去3號窗口,她說話不也很溫柔嗎,憑啥說她捏着嗓子讓人起雞皮疙瘩,咽不下飯

想到這陳梅又生氣地摔了一下菜勺

姓陶的狐狸精,真是越看越討厭!

陶魚當然知道陳梅的陰陽怪氣,可又怎樣呢,她又不在乎。

時間就這麼過着,很快半個月就過去了

除了打菜的飯點,平時都沉默寡言的陶魚竟然贏得了食堂上下的好評

因為陶魚不但人長得俊,她工作態度認真,一點都不偷懶,閑了還會幫着後廚幹活

除了這些,沒事兒做的時候,她也不和人嚼舌根,就沉默坐在角落,安靜得幾乎沒有存在感。

所以大傢伙,當然除了單方面競爭者陳梅,食堂里每個人都會格外照顧陶魚,所以陳梅更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