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以下犯上,她把大佬的魂兒勾走了 第8章_淺官小說
◈ 第7章

第8章

二人抱着布料出了紡織廠後,李娟將布料小心地放在板車上,然後用油布蓋得嚴嚴實實的,再往上面鋪上菜掩人耳目,壓抑着內心的激動,趕緊帶着陶魚回家了。

夜裡,小板屋內,點着昏暗如豆的煤油燈

李梅坐床邊摸了又摸這些花色各異的布料,特別是那款紅色波點的,滿眼的喜悅

嘴裏直念叨着海城來的布料好,買的布比供銷社裡的鮮艷好看,還便宜之類的。

接着又念叨棉布和的確良,有多適合做夏裝,說現在特別流行

然後就是不停誇自己閨女頭腦聰明,說這個生意比冬裝成本小,提早上市肯定好賺……

之後,陶魚就在李娟小聲小聲的絮叨聲中睡著了

說來也奇怪,自從來了這個世界,她總是能夜夜好眠,再不用像以往,靠着藥物還在艱難地輾轉反側……

第二天

母女倆都起了大早,各自有安排,便分頭行動。

陶魚特地換上李娟給她做的那件燈籠袖碎花連衣裙和白襪,梳了一條辮子,拿杏色的紗巾往發尾一紮,整整齊齊出門了。

因為今天她要上機械廠去應聘去,所以特地打扮下自己。

陶魚在需要的場合中,她是不排斥好好打扮自己的,畢竟一個好的衣着打扮,也是隱形中減少了自己的社交成本。

比如你上銀行辦比較重要的業務,因為穿的比較隨意,碰見了以貌取人的工作人員,他怠慢你,對於你的諮詢愛答不理,浪費了你的時間

這就是因為衣着,增加了你的社交成本。

相反你穿着得體,遇到這種人,至少他得掂量着來,辦事效率上會高很多

這不是在意別人的目光,也不是我們的錯,而是這世道一貫先敬羅裳後敬人,別讓人輕易浪費我們自己的寶貴時間而已。

不過前世,陶魚在讀大學期間,她只有在外創業的時候,才會格外注重自己的衣着和妝容,甚至為此還花了一大筆的存款購買相應價值的包包和飾品之類

在社會中的她是張揚明艷,帶足了攻擊性的。

可當她回到學校後,她便重新掩藏自己,她低調,盡量往普通方向發展

學校里,所有人只當她是一個普通的大一新生,沒有人看出她已經靠自己成立了一個開始盈利的公司。

可即使是這樣,安靜且儘力降低存在感的她還是被舍友孤立

原因無他,因為陶魚不想參加,也沒時間參加她們的聚餐,逛街,聯誼,更不去迎合她們。

時間久了,不知舍友從哪裡打聽到她父母離異,各自組建家庭的事,然後就有幾人在背後傳她是個怪胎,難怪父母不要她之類。

可其實她們孤立她真正的原因不過是陶魚長得漂亮而已

即使陶魚穿得再普通,她還是全系乃至全校最好看的那一個,總是有數不清的男生對她暗戀表白

有點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意思,女生之間雌競心理作祟而已。

還記得有一次,言語霸凌陶魚最嚴重的那個女生,看陶魚不接她的茬,有氣無處發,就做了更過分的事

她竟然往陶魚的爽膚水裡灌洗手液,導致陶魚用後全臉過敏

過後還大大方方承認就是她做的,對陶魚越加過分的言語挑釁。

那次陶魚憤怒了,沒有對罵,而是動了手

對方有幫手又怎麼樣,幾個人欺負她一個又怎麼樣

陶魚不要命的,她打贏了,完全是大獲全勝。

最終她們害怕了,這件事情也不敢往學校上報,畢竟互毆嘛,打輸的人也照樣要背處分的。

從那以後,靠那幾個霸凌她的女生的嘴,陶魚怪胎的名聲就徹底流傳開來了,慢慢的也沒有男生敢來打擾她

「難怪她在學校那麼安靜,原來她精神不正常」

「該不會是精神病吧,聽說她一個打4個,都打贏了,別是暴力狂」

「她有病,離她遠點,誰知道她會不會殺人」

……

流言越來越過分,之後的大學生活,陶魚徹底成了學校里特立獨行的存在。

其實陶魚完全有能量讓那幾個女生付出更大的代價,她哪裡只是一個普通的大一學生,但是她懶得在這些人身上浪費時間

她很難對什麼事物產生興趣,不知從幾歲開始她就對謾罵無感了,也無法像正常人一樣共情

創業也只是為了更好的生存,所以她才儘力偽裝成一個正常人的樣子。

無所謂的,不過是罵她幾句,孤立她而已

安靜不想說話就是怪胎嗎?也許吧

她們說的也沒錯,她生來就該一個人,她本來就是不停被拋棄的怪胎…..

走了一會

陶魚來到距離大雜院最近的機械廠,此時機械廠門口已經被圍的水榭不通。

因為這裡是總廠,招的人比附近幾個分廠都多,其中特別是廠長秘書辦公室的招聘,競爭最為激烈

應聘者一水兒的年輕漂亮女同志,各個打扮的花枝招展,努力往前沖,從這就開始卷了。

陶魚大致看了一旁的秘書招聘條件:

2個名額,初中及以上學歷,有能力者優先,月薪45塊,外加績效和年底獎金之類的。

陶魚看完全幅的招聘內容,不得不說整個招聘內容很詳細,很專業,福利待遇很不錯,難怪都搶破頭。

可是陶魚壓根不往這裡擠,因為原主只有小學學歷,她現在連初中文憑都沒有,沒有應聘的勝算。

當然也有不夠應聘條件的漂亮女同志努力地往前表現,妄想通過自己的美貌能聘進去給廠長更是凌天機械集團的董事長當秘書

因為大傢伙都收到風聲,這個廠不但福利好的不行,廠里的董事長還特別年輕,留洋帶着美金回來辦廠的,別提多有錢了

這不,越是漂亮的女同志就越想競爭上崗

畢竟工作要,人也不能落下啊,萬一,就是有這個萬一呢,她們能成為老闆娘呢……

可終究事實非她們所願,負責面試的那位同志可謂是鐵面無私,不管這些女同志圍着他怎麼拋媚眼,他是一點水也不放,非乾貨不要,據說還是董事長親自指派的人選……

就在那頭競爭的熱火朝天的時候,陶魚來到了食堂招聘處:

食堂打菜員,一個月20塊,包兩頓伙食,要求手腳齊全,講究衛生,品德良好

陶魚點點頭,除了最後一條她差點,其它她都很符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