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以下犯上,她把大佬的魂兒勾走了 第5章_淺官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天微微亮的時候,李娟帶着陶魚到了城外的一個村子裏,據李娟說這個村子的菜最好最新鮮。

同時也不止她們來這個村子,還有好幾個人也來這村子裏倒騰菜。

最終李娟瞧好了幾樣菜,挑了最新鮮的,付了錢後,便將幾大捆菜往車上搬,然後又緊着時間拉起陶魚往城裡趕

這一頓行雲流水般操作下來,看得出,李娟的販菜業務已經非常熟練了。

倆人路過路邊的一條小溪時,陶魚拉住了李娟

「把菜打理一下,再進城賣」

閨女今天陪着她,就在身邊,她時刻能瞧着,李娟現在渾身充滿了力氣,心情好着嘞

陶魚這麼一說,她問都不問,全聽閨女的,這不推着小板車就往溪邊去了。

大約一個小時不到,李娟終於學着陶魚的樣子,把車上的菜整理好了,她看着車上疊放整齊,一捆捆帶着晶瑩水珠子的菜,真是怪鮮靈乾淨的,很喜人。

李娟指着馬鈴薯問陶魚要不要一起洗了,畢竟以往她都是搗拾馬鈴薯上的泥,不洗菜的

陶魚往馬鈴薯堆上潑了幾捧水後搖了搖頭

「馬鈴薯帶泥賣應該會更好些,看着更像從地里剛挖出來的」

李娟很聰明,閨女這麼一點,她頓時就明白了女兒的用意,滿心熨帖地推着板車繼續進城。

一路上李娟還特地放慢腳步怕累着自己閨女,可陶魚幫着推車,一聲累都沒吭,腳步更是不慢,一點兒也不拖後腿。

到了城裡,天已經大亮,街上來來往往都是早起買菜的人。

李娟幹活利索,找好位置,剛擺上菜便開始賣力吆喝。

今天吆喝的話式兒也不一樣,李娟按閨女教的吆喝

「純天然、無公害、健康蔬菜啦,現摘現賣,賣完沒有啦!」

啥是純天然,無公害?吆喝得還怪新鮮

李娟沒吆喝幾句,就有好多人挎着菜籃子,圍了過來

「呦,你家這菜看着咋跟別人不一樣啊,扎得這一小捆一小捆,怪立整,看着喜人,咋賣啊這是?」

「可不是,這大白菜也收拾過了吧,還扎着稻草嘞,一片爛葉兒的都沒有,多錢來着?」

李娟這會充分發揮了自己賣菜的天賦和經驗,衝著大傢伙熱情地介紹

「大白菜一毛八,人菜窖里就剩這幾顆了,賣完沒了」

「誒,不對啊,你賣的咋比人貴一分錢的?人可只賣一毛七!」

李娟笑意不減

「大姐,您看看我這白菜品相,再看看別人家的,別說一毛七,就是賣一毛六的也有,這不一分錢一分貨,我見天兒在這兒賣菜,虧不了你的」

「還有這韭菜,按捆賣,一捆7分,自個挑,剛從地里割的,不打葯,農家肥,好吃着嘞,你看還帶水珠嘞,新鮮着哩」

李娟賣了這麼多年菜,那一捆韭菜多重的,她手一掂就知道了,每捆都差不離,其實按斤算下來,估摸着每斤賣出去她還能多賺一分嘞。

經過李娟的推銷,板車的上菜確實比以往好賣了不少,就連那馬鈴薯,雖然帶着濕泥,但乍一看就像剛挖出來的,價錢上還賣得比別家低一分,竟也意外得好賣。

其實這些賣菜策略,是後世常規賣菜套路,就舉例這馬鈴薯

菜商向菜農低價收購馬鈴薯的時候,會要求菜農把馬鈴薯洗得乾乾淨淨不能帶泥,帶泥的他們都不收,或者就超低價收購

等菜商把馬鈴薯收回去,菜商把這些乾淨的馬鈴薯又上一遍專門裹泥的傳送帶,讓每顆馬鈴薯都帶上濕泥,最後菜商再加價把這些人工裹泥的馬鈴薯賣進商超里

這麼一來一回的,菜商轉頭就多出了兩份的利潤

正所謂無奸不商,陶魚只是往馬鈴薯上潑點水,也算良心菜販子吧……

說到陶魚,她已經扛上那支有些重量的糖葫蘆稻草棍往周邊晃蕩,此刻她正被一群半大不小的娃子圍着

「你這糖串,咋有綠色兒的,啥味兒啊?」

娃子一號,張着亮晶晶的眼,吸溜着鼻涕問

陶魚淡淡地看他一眼,眼神帶些酷

「四毛一串,城裡頭一份,別無分號」

娃子二號立馬防備地咋呼了

「你奸商吧!別打量着我們小孩兒好騙,別人可只賣三毛一串!我可見天兒吃糖串!」

陶魚依然冷酷,掃視眾小孩兒

「三毛一串的有綠色的嗎?你們吃過綠色的嗎?看見沒,每一串還帶笑臉,四毛不貴」

「那也要不了四毛啊……」娃子二號依然嘴硬地想講講價。

就這麼互相拉扯價格戰,拉扯了幾分鐘,陶魚如做了虧本生意般,勉強妥協道

「那……我今天就先按三毛賣,給你們一個嘗鮮價,明天可得按四毛賣」

這話一出,眾小孩立刻覺得自己佔了大便宜,眼神里藏不住地雀躍

最後,眾娃咬咬牙,拿出各自存了許久的私房錢,毫不猶豫地和陶老闆點頭成交了!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後,娃子們便舉着帶綠色兒的糖葫蘆,咋咋呼呼地跑開炫耀去了。

來來回迴轉了幾圈,同樣的套路下,陶魚的糖葫蘆賣得只剩最後三串了。

對付小孩嘛,僅需要一點套路而已……

陶魚扛着輕了許多的稻草棍往李娟車攤子方向走,可恰巧又是經過昨天那大院門口時

一聲急剎,一晃而來的黑影,一輛黑色轎車急停在陶魚面前。

陶魚今天可沒昨天幸運,她扛着棍子呢,棍尾巴往前伸着

幸虧她是用左肩扛着,手也握得松,對方的車一碰到,順勢就把棍子帶到了地上。

陶魚看了一眼車,再看地上,面無表情,眼神涼涼

真好,她沒受傷,對方的車也沒受傷呢

只傷了躺在地上的那三串糖葫蘆……

車裡

小張大驚,本來有些迷糊的腦子立刻清醒了過來,立馬轉頭向后座的宋鶴城道歉

「宋總,是我大意!昨兒喝了點酒,人還有點迷糊!對不起,宋總」

后座的宋鶴城眉頭微皺,神色肅然

「先下車,看看情況」

說完不等小張反應,宋鶴城率先打開車門,下了車。

陶魚看着地上的糖葫蘆傷員,此刻的心情可不算好

下了車的小張立馬小跑到陶魚面前,趕緊給人鞠個躬道歉,

「對不住,同志,是我開車沒看路,沒傷着吧!」

陶魚只沉默的看着地上的糖葫蘆,並不搭理小張

小張看到地上的糖葫蘆,反應過來

「對不住,這糖串多少錢,我這裡馬上給您補上?」

陶魚終於抬眼看向面前的小張,但也只給了他一個眼神而已

她隨後便將目光,轉向對面高大矗立的身影

顯然她並不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