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以下犯上,她把大佬的魂兒勾走了 第3章_淺官小說
◈ 第2章

第3章

之後的幾天,日子過得平靜

陶魚每天聽話地喝着李娟為她準備的湯湯水水,但依然不見她開口說話

倒是原先毫無血色的臉,養了幾天,有了點人氣兒。

陶魚依然每天爬上那處高高的檐角,沒人看到她是怎麼上去的

不同的是,陶魚會估算李娟回家的時間,提前下屋頂

大概她是怕李娟的嘮叨。

這不

今天陶魚給自己仔細洗了澡,收拾乾淨小屋,又去檐角上吹風。

風揚起她毛躁缺乏光澤的長髮

那白紗巾也被洗了,如今細白脖子上淤黑的一圈,大剌剌地暴露在陽光下,其實那淤黑已經比先前淡了許多。

陶魚觀察着腳下這一大片

這裡都是大雜院,一半是以前老舊的四合院,一半是燒火樓搭成的院子

然後院子里,牆與牆之間,犄角旮旯的,又搭建了許多棚屋,擁擠到了極限。

說白了,這裡一大半都是破破爛爛的危房,還密密麻麻住了許多人。

且到了冬天這裡也無法供暖,全靠各家燒煤和柴取暖生活

所以四處可見黑乎乎的煤渣堆,髒亂嘈雜,這就是原主生活了十幾年的地方。

陶魚將目光投向隔了幾條巷子的對面

那一片天地和這裡截然不同

那裡綠樹環繞,街道清潔,肅整的高牆築起,堅固威嚴,大門外還設有崗哨,24小時持崗。

且牆內高高聳立的松柏綠蔭被修剪打理得整齊劃一,讓人無法窺視。

只剩下樹葉間依稀透着牆內簇新的瓦反射出的太陽碎光,再多的陶魚也看不見了。

想起來了,那裡可是人人稱羨的某某區大院

對,是大院,可不是她住的這種大雜院,都叫院,可一個天,一個地

據說裏面住的都是極重要的人物,普通人輕易進不去。

陶魚盯着那些綠蔭,目光悠悠,不知在想什麼。

李娟匆匆推着板車回家,進了巷子,一路上和街坊打招呼都帶着都笑模樣,眼見着心情好了不少。

李娟心裏高興呢

多久了,她自己都不敢想前幾年日子是咋扛過來的

以前魚兒見天兒地跟失了魂似地呆坐着,不吭聲,也不搭理人,有時能兩三天都不吃不喝,跟陣風似的要飄走,讓她這個當媽的心揪疼。

帶去醫院看了,大夫說是啥心理上的病症,得吃進口的葯,但副作用大又貴,不建議吃,讓在家好好養着,別刺激孩子。

李娟也不懂,即使那時候陶立軍不同意,她還是咬咬牙讓大夫開了葯試試,可回家後魚兒死活不吃藥,還刺激得她越來越嚴重

李娟也就不敢再逼孩子,只能隨着她,想辦法讓閨女高興起來。

雖然她一邊手腳不停地忙着生計,陶立軍又指望不上,但女兒的事兒她時刻放在第一位

但即使這樣,陶魚也尋死了好幾次。

如今,李娟見陶魚三餐都能好好吃飯,每天她幹完活回來,陶魚還幫着搗拾家裡

這不聽到板車進院子的聲音,陶魚從小屋裡出來,安靜地接過李娟手裡的菜,又幫着歸置車上零碎的傢伙什。

李娟熨帖地看着一天天變好的閨女,這麼的鮮活,她就知道閨女會慢慢好的。

進了屋

陶魚給李娟端了一碗水,李娟高興地接過,然後如往常般開始細碎地念叨起今天她在外面聽到的事兒

「媽今天在外頭打聽了個大消息,魚兒想聽不?」

陶魚神色平靜,倒是配合地點點頭

李娟越發高興了

「聽說附近幾個倒閉的機械廠,今天說是都被人盤下來了,過一段說是要大招工嘞!」

「到時候媽也去試試能不能聘份兒工,能多掙點就多掙點,給我家魚兒多買肉吃,多扯布做衣裳……」

機械廠?陶魚回想

是了,附近那幾個機械廠據說曾經是全國數一數二的大廠,但因為效益越來越差,去年相繼倒閉了。

如今被人承包了?而且還同時承包了所有的機械廠?

陶魚平靜的目光里,都不禁透着輕微的訝異

這可是機械廠,不是紡織廠之類,它的承包費用和運營成本可遠高於普通的廠,何況還是同時承包了所有的機械廠

而且這些廠子不是有錢就能承包的,承包下來後還需具備相關過硬的技術支持,否則那些機器對於外行人來說只是一堆廢鐵而已

確實是大手筆。

不過這倒給陶魚提了醒,如果招工的話,也許她可以去試試

總不能一直讓李娟一個人養家,陶魚自小獨立慣了,在哪兒她都不吃白飯,想吃飯就得幹活,這道理沒誰比她更懂,體會更深刻。

第二天

陶魚在李娟離開家後,陶魚梳整齊辮子,還是原來的髮型,長長的劉海兒遮了大半的臉

然後繫上李娟新給她買的杏色紗巾,也出門去了。

她沉默地走出巷子,沒人和她打招呼,陶魚也安靜地似沒有存在感般路過。

等她離了巷子,和陶魚住一個院里的常嬸兒和周圍的人叨咕,

「剛過去的是陶家閨女?今天看着怪立整的哩」

「是……是哩……悄沒聲兒的,我都沒看清,說起來擱這兒住了十幾年,我都沒看清那閨女長啥樣嘞,這是病好了不鬧自殺了?」

「聽李娟說是好了,不過我咋聽說是啥精神病,治不好嘞」

常嬸兒想起陶家那攤子事兒,也是心裏堵得慌

「哎,是個苦命孩子,病了這麼些年,又攤上那麼個爹,幸好有娟兒撐着,要是病能好,娘倆往後也有個指望」

陶魚有條不紊地往機械廠方向走去。

機械廠門口如今已重新裝修,掛了新牌,除了改名叫《凌天機械廠》,一旁還同時加上了字體強勁的《凌天機械集團》的牌子。

而且現在正好有十幾輛軍綠色的東風大卡車列隊停在大門外,車上遮蓋的篷布里露着嶄新的大型機台

看得出來,承包機械廠的人實力很雄厚,正如李娟所說,確實要重新開廠了。

看了一會,陶魚又循着記憶往李娟平時擺攤的地方走去

其實不遠,就在對面威嚴肅整的大院附近,離得這麼近,應該是李娟不放心女兒,連出門擺攤都不敢走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