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醫女難當:夫君是病嬌小說 第6章_淺官小說
◈ 第5章

第6章

來不及推開他,兩人同時抱住對方往前面滾去,下一秒,噠的又一聲,第四支箭射穿進來,險險刺到了他們剛剛撲下的位置。

那些人的臂力太可怕了!

這樣的木壁竟然被輕易地射穿,他們在馬車裡也不見得安全。

風颳起車簾,他們同時朝外面望去,前面一片迷濛蒼茫,荒地仿似被驀地切斷,竟是一處斷崖!

他們的馬車正朝着斷崖疾馳而去!

「跳車。」司空疾當機立斷,將她拽了起來,「跳下去的時候注意護着頭儘快起來往右方跑,本王會拖住他們。」

司空疾說完已經先一步衝出去,躍下馬車。

「司空疾!」

明若邪立即就出了馬車,探頭看去,正好看到司空疾自地上爬起,然後朝着那些殺手奔了過去。

這是想死?

就他那快死了的病弱身體,還想衝過去迎戰?

明若邪看到那些人已經策馬沖向了司空疾。

馬嘶鳴,已經快到斷崖邊。

她一身是傷,這時候跳車估計也凶多吉少。而且有這馬車他們興許還有一線機會逃脫,靠她自己,這會兒走不出十步就得倒下。

明若邪眸底沉靜,爬到了車轅,再爬到了馬背上。

駿馬狂奔,幾乎要將她震下來。

要是她摔下去,肯定會被馬蹄踩成稀巴爛。

明若邪一手死死地抱着馬脖子,右手探到了馬頭。

斷崖眼看着就要到了……

十米。八米。

風在耳畔呼呼響,她全身劇痛,傷口幾乎全部崩開,血又流了出來。

五米。

明若邪的右手已經探到了馬的眼睛,伸手遮住了馬眼,閉上眼睛。

她的手心一片暗紅。

紅如火。

紅如血。

鬼手遮眼,邪醫的看家本領!

「右轉!」

三米。兩米。

「嘶!」

那失控的駿馬突然高高地抬起前蹄,仰天嘶鳴,然後驟地急急轉向了右邊,馬匹幾乎扭出了一個詭異的角度。

吱的一聲急響,馬車被一甩,一邊車輪幾乎是擦着斷崖邊緣,滑下了一片沙土,只差一點點就會陷下崖去。

馬車擦着邊緣,轉了方向。

「掉頭!」

隨着明若邪的指令,馬匹詭異地聽從了,掉頭朝着來處馳去。

明若邪伏在馬上,卻見司空疾與那幾名殺手已經打在一起。

他不知何時搶了一支箭,以箭為劍,身形極快,出手如閃電,刺向了最近的馬匹。

馬吃痛,抬蹄痛鳴,把馬上的人狠狠甩了下來。

這病秧子竟然會武功!

他雖有武功,但是明若邪確信自己探脈斷命沒出差錯,他已經一腳步入了鬼門關,這樣病弱之軀,活不過明早。

可饒是如此,明若邪還是看到他一腳蹬於馬腹,身形躍起騰空,一腳掃落了那名殺手,躍下之時,膝蓋重重地跪壓在那人咽喉間。

利落,狠戾。

明若邪幾乎能聽到那殺手咽喉嚓一聲碎斷的聲音。

這還是那個皎潔如月、如玉無雙、雅若修竹的病弱美男?

此刻的司空疾,如同俊美閻君。

「縉王竟然是高手!」一名殺手失聲叫了起來,「要通知主子!」

他們都被縉王騙了。

縉王不止有武功,修為還極高!

「你們有命去報信?」

風中傳來司空疾風雅溫和的聲音。

他墨發飄揚,俊美如仙。

出聲那人話音剛落,便見他手一擲,手裡的箭疾射而來,噗地一聲,直插咽喉。

那殺手身形一僵,突着眼睛,從馬上摔了下去,再無生息。

等他殺完這幾名殺手,緩緩轉身,便看到不遠處的馬車。

原本失控的馬兒現在站在那裡安靜無比,馬背上伏着的女人正抬着頭看着他。

馬車竟然沒有衝下斷崖?

是她控制住了發狂的馬?

司空疾走了過去,對上她的眼睛。

「你比本王想像的厲害。」

竟然能夠制住將要衝出斷崖的馬兒,怎麼辦到的?

「彼此彼此,我也沒有想到你竟然能殺了那些殺手。」

病秧子王爺,是位高手。

氣質清雅,出手狠戾,這兩種特質實在是太衝突了。

司空疾看着她,笑得溫和,就像在跟她談風花雪月,「知道本王這個秘密的人都死了。」

「我是縉王妃。你也要殺嗎?」

她的聲音剛落,就見司空疾吐了一口血,緩緩倒了下去。

明若邪愣了一下,低頭看着倒在地上的司空疾,艱難地滑下馬去,在他身邊蹲了下來,伸手再探向他的脈搏。

這一探,她臉色就精彩了。

之前探脈,他明早必死。

現在再探,他的命只剩下不到半個時辰了。

「病癆子哪怕武功高強,也還是快要死了的病秧子啊。」明若邪嘆了口氣。

剛才那場惡戰,直接就讓他的命少了一個時辰!

如此高手,有何用?明若邪繼續鄙視。

他的命只剩下半個時辰了,她要怎麼辦?

明若邪蹲在暈迷過去的司空疾旁邊,想到了那顆珍貴無比的藥丸,輕輕嘆了口氣。

「也罷。咱們還是合作關係呢,看在那顆藥丸的份上,我送你回去。」

可她也實在快倒下了,這司空疾看着瘦削,但還是沉重得很。

把他搬上馬車耗盡了她所有力氣。等她自己也爬了上去,差點連給馬兒下指令都沒力氣了。

「回皇城去。」

老馬識途,她只是給下了指令,馬兒便拉着馬車噠噠噠地疾馳而去,不需要車夫。

明若邪躺在司空疾身旁,又累又痛又餓又暈,覺得窮途末路不過如此。

也不知道司空疾能不能撐到回城。

也不知道回城之後有沒有人可救治他。

更不知道接下來她會遭遇什麼。

她只知道再沒有水沒有吃的,她也很快要完蛋了。

難道來這裡就只是要找個人與她同死?

就在明若邪暈暈沉沉快要陷入暈迷時,風中傳來了焦急呼喚。

「王爺,您在哪裡?」

「王爺!」

明若邪一震,努力地睜開了眼睛。

有人來找司空疾了?

聽聲音焦急萬分,應該不是仇敵。

「去吧,找人去。」

老馬動了動耳朵,鼻子噴了噴氣,然後便拉着車朝着聲音傳來的方向奔了過去。

有二人騎馬奔了過來。

前方馬上一個圓臉少年,此刻雙目發紅,不時有淚水掉落,被風吹去。

在他的臉上明顯看到了焦急擔憂,揚鞭把馬趕得飛快,恨不得馬兒能插上翅膀。

在後面,一個五十左右的老大夫被馬顛得臉色蒼白,身子伏在馬背上,雙手緊緊地摟着馬脖子,坐得有些傾斜了,看着像隨時會被險險地顛下馬背一樣,險象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