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醫女難當:夫君是病嬌小說 第4章_淺官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司空疾又咳了兩聲。

「王爺身體這麼弱,在這裡多待一會都可能會死,」明若邪也很是虛弱,但依然看着他挑唇一笑,「我原來是快死了的,現在有這麼俊美的王爺陪我一起死,好像還是我賺了?」

賺了?

這種事情有還能說是賺了?

司空疾第一次從女人的嘴裏聽到這樣的話,只覺得她這會兒的笑容實在是放肆得很。

但是此處寒氣直鑽骨子裡,他的身體也的確是承受不住。

明若邪眼睛何其毒辣,他這麼一個細微的瑟縮便讓她抓到了。她頓時便不緊張,反而放鬆地將手臂當枕頭,渾身放鬆地躺平了,就像他並沒有壓在她身上。

在這種地方,在這種情況下,她這姿態是當真放鬆,完全不像作假。

司空疾只覺得額角黑線直垂,都被她給刺激到了。

「其實想想我為了一顆藥丸賣己為妃也是吃虧了,」明若邪嘆了口氣,「聽說王爺隨時會病死,我不想守寡。」

不想守寡……

司空疾牙根磨了磨。

「你難道不覺得本王玉樹臨風,俊美若仙,皎玉無雙?」

明若邪嘲諷地來了一句,「空有一張臉能做什麼?王爺病弱如此,榻上尚能硬否?」

「咳咳咳咳!」

司空疾一陣猛咳。

無奈他翻遍這死人堆,只有她一人活着。

不等他們再說話,有火光亮起,漸漸近來,一道帶着顫抖的尖細的聲音響了起來。

「縉王,沒有時間了,您選中了縉王妃沒有啊?再有一個時辰就要上朝了,皇上還等着您帶着縉王妃前去領旨完婚呢。」

這聲音,聽着便像是太監的聲音。

司空疾伸手將明若邪拽了起來。

明若邪暈暈沉沉,腳下也不是平地,根本無法站穩,身形一傾,便倒進了他的懷裡。

一絲清冽松香鑽入鼻息,沖淡了令人作嘔的血腥和惡臭味。

「本王選中了。」他說。

火光照了過來,崔公公看清了被縉王扶着的人,頓時就發出了一聲尖叫。

「啊!女…鬼啊!」

崔公公撲通一聲,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後面有兩名宮人趕緊去扶他,但是在看到坑裡的那一幕時,那兩名宮人也都嚇得一聲尖叫,摔成一團。

一身白袍的病弱縉王扶着一個渾身是血的女人,他臉白得無血色,她卻糊了一臉血紅,兩人形成恐怖的鮮明對比,卻緊依着站在死人堆里。

畫面太驚悚。

坑上,宮人們駭得尖叫顫抖,幾乎尿崩。

坑裡,司空疾手臂扣緊明若邪的腰,只覺得這腰分外細,分外軟。

「本王允許你自薦為妃了。」

「希望我們合作愉快。」明若邪一手也抓緊了他的腰帶。沒辦法,站不穩了。

司空疾低頭看着那緊抓着自己腰帶的滿是血污的手,長嘆口氣,認命地半抱半扶着她,朝着崔公公等人走去。

剛走了兩步,司空疾腳下一頓,低眸一看,他正踩在一人手背上。他不動聲色地挪開了腳,然後就看見明若邪視若無睹地從那屍體上踩了過去……

他嘴角微一抽。

這絕對是一個狠人。

崔公公等人剛剛被嚇得腿軟,好不容易相攙着爬了起來,見司空疾摟着那渾身是血的女子走近來,又都駭得臉色發白,手腳冰冷。

半夜荒山,深坑死人堆,慘白月色下,那女子抬起頭來,直勾勾地看着他們,突然露齒一笑。

眸子亮得懾人,一臉血污,又襯得牙齒又齊又白。

莫名恐怖。

崔公公眼白一翻,差一點就嚇死過去。

「鬼……」

「她是本傅廷修王挑中的縉王妃。」

司空疾覺得明若邪是在故意嚇他們。

「天啦,崔、崔公公,縉王他、他當真在這死人堆里選了個王妃!」宮人顫抖着聲音說道。

「這、這裡真還有活着的……」

「誰家折騰死的奴婢啊……」

幾個宮人瑟瑟發抖相攙着爬了起來,又顫抖着撿了火把,卻不敢去照那踏着死人堆而來的兩人。

皇后欲辱縉王,使計逼得他於這沉仙嶺亂葬崗里選妃,本以為只是一場史無前例的羞辱,哪裡知道,縉王當真在這裡選了縉王妃!

天啦。

這要傳進宮裡,宮裡還不得炸了!

「咳咳咳。」明若邪耳邊聽到司空疾一頓咳嗽,然後他便一身重量壓向了她的肩膀,「本王重病在身,沒力氣了……」

「砰!」

明若邪被他重重地壓在地上,五臟六腑幾乎都要被壓碎了。

靠!

臉要不要了?

她才是那個沒力氣的人啊!

他想要的是一個死得凄慘的縉王妃吧!

明若邪本來以為很快有人會過來扶他,順便也把她扶起來。

怎料,等了好一會,司空疾依然死死地壓在她身上。

這是他今晚第幾次壓在她身上了?她當真是倒了血霉。

明若邪咬牙,覺得自己真的很有可能活不成了。

「崔公公,縉、縉王暈倒了。」有一個宮人顫抖着聲音說著。

對啊,你們的王爺暈倒了,還不過來扶?

她原以為司空疾是裝的,但是她感受到的壓力沒有半點虛,他是真的整個重量都壓在了她的身上,而且氣息微弱到她幾乎聽不到了。

縉王該不會在這死人堆里跟她折騰了一通,臨到最後卻死了吧?

身子骨弱成這樣了,還選什麼王妃!

若他當真就這麼死了,皇上會不會下旨讓她殉葬?

「時辰快到了,快、快去抬縉王上馬車。」崔公公害怕得臉色發白,雙腿打擺,幾乎自己都需要有人來扶。

在這、這麼個地方,誰不害怕?

「那,那個女……」

本來是要說那個女鬼的,但是想到縉王說她是人非鬼,是他選中的縉王妃,宮人的話又不敢接下去了。

「一併抬上馬車,」崔公公說道:「縉王真在這死人堆里選了個王妃,他回去怎麼跟皇上交、交待是他的事,要是咱們不把人弄回去,縉王就得把罪推、推到咱們幾個身上,到時候說是我們沒把他的王妃帶回去,你們有幾個腦袋可掉的?」

那幾個宮人這才顫巍巍地過來抬人。

「真是晦氣,咱們一路避着跟縉王同一馬車,現在竟還得來抬他,萬一讓他染了病氣可怎麼辦?」一個宮人又怕又氣。

背上陡然一松,司空疾終於被抬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