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一封家書抵萬金,她萌翻眾人 第9章_淺官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學院放旬假,十日有一日的休息時間。今日也是江九珠和孔嬤嬤隨鏢隊回靈州的日子。

午時,汴京郊外,秋風颳了起來,天上的白雲隨風而行。

走鏢的車隊停在遠處,孔嬤嬤拉着六子在一邊說著話,時不時抬起手要擰六子的耳朵,六子縮頭躲着。

「表哥,我回去會想你的。」

徐秉玉抬手撫摸着九珠的小腦袋:「我也會想九珠的。」

「記得給我寫信,不對,我不還不識字,你可以把你想說的畫下來,我可以看懂。」

徐秉玉笑道:「知道了。」

「替我向姑父姑姑問好。」

時辰不早,鏢隊啟程,孔嬤嬤抱九珠上了馬車。

徐秉玉站在涼亭里,看着鏢隊越走越遠,最後再也看不見。

尚書府。

「人走了?」

林管家道:「午時走的。」

「派人跟着了?」

「二公子悄悄安排的人都是會功夫的,定會安全護送小姐回靈州的,老爺放心。」

江宏合上書,「嗯,下去吧。」

林管家剛要轉身,又想起事情來,「今早,九珠小姐來辭別,老爺還沒下早朝,她交代老奴轉告給您一句話。她說今年拜年她會帶東西來給老爺。」

「……什麼東西?」

林管家搖頭笑說:「九珠小姐沒說,她讓老爺安心等待。」

離靈州越近,風景越蒼涼,雁群南飛,它們又要離開此地去往別處。

山銜日落,秋風蕭瑟,似乎聽到有人在撫羌笛。也許是思鄉的士兵在哭泣不知何時才能回家。

於九珠而言,邊境才是她的家。

回家當晚,陳叔也在府里。

陳叔是守護邊境的將軍,閑暇時會來靈州找阿爹喝酒。

今夜也如此。

陳叔把九珠抱在膝上,時不時會用筷子夾一粒花生米餵給九珠,再夾一粒餵給自己。

陳叔長得年輕英俊,一點也不像其他將軍皮膚黑黑的,他很白,長得也高。聽父親說他是從揚州來參的軍。揚州很遠的,比汴京還遠。

陳叔咔吃咔吃嚼着花生問:「小九珠,去過汴京,覺得如何?」

「汴京很繁華」九珠說

陳毅笑說:「喲,九珠還知道繁華一詞呢!」

「是孔嬤嬤說的。」九珠也笑,「整個大梁最好的東西都聚在那裡。」

「那九珠喜歡汴京還是靈州?」

「自然是靈州。」

陳毅捏了捏她的小臉:「告訴陳叔,為什麼?」

「因為阿爹阿娘在靈州,陳叔,薛姨……我喜歡的所有人都在靈州。」

陳毅又問:「如果有一天,我們這些人都不在了,你還喜歡這裡嗎?」

「怎麼都不在了?」九珠刨根。

陳毅口無遮攔:「死了……。」

九珠立馬抬手捂住陳毅的嘴嚴肅說:「不準說不吉利的話。」

陳毅點頭,九珠把手拿開。

「是人都會死,哪有吉不吉利一說。」

「陳叔,不要說死,死掉不好。」九珠哽咽:「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阿黃就是這樣的。」

「阿黃是誰?」

九珠想到傷心處,大聲的哭了起來。陳毅怎麼哄都哄不好。

「你說你惹她做什麼。」江啟放下酒杯敞開雙手:「九珠,來阿爹這裡。」

九珠哭着從陳毅膝上跳下跑到父親懷裡。

「阿黃是誰?」陳毅又問。

「那是九珠玩伴的牧羊犬,被狼咬死了。」

陳毅無語。

酒過三巡,九珠在阿爹的懷中睡着。

「告訴你個事,陛下打算為清雲賜婚。」

江啟震驚:「真的假的?你哪來的消息?」

「上面來的消息。」

陳毅有自己的消息渠道,而且很廣泛。

江啟問:「清雲知道?」

陳毅搖頭。

江啟想來也是,那個女漢子要是知道被賜婚,立馬就會炸起來。

薛清雲,就是九珠口中的薛姨。她是老將軍的獨女,有身好武藝。老將軍戰死沙場後,她就一直呆在邊境,現在是陳毅的副將,立有戰功,是大梁為數不多的女將軍。

「知道是賜婚何許人家?」

「不知。」陳毅說:「定是汴京的某戶高門顯貴罷了。」

酒又喝了一輪。

「不知道小九珠會為嫁那個郎君?」

陳毅隨口一嘆,江啟看向懷中的女兒,小小的一個,不知不覺哭了起來。

陳毅一愣。

江啟這是醉了。

徐氏來到屋裡看到自家夫君抱着女兒在哭。她這夫君喝多了會哭,她不覺得有什麼不妥,什麼男兒有淚不輕彈,那是屁話。男人女人都是人,都可以哭。

江啟的哭聲沒有吵醒女兒,徐氏想從夫君懷裡接過女兒。

江啟不給:「我不給……我的九珠不嫁人……。」

唱得是哪出,徐氏說:「你當老丈人還早呢,現在哭太早了。」

「……什麼老丈人……」江啟醉得不輕:「去……去他的老……丈人。」

「吾兒九珠,慢些長,阿爹給你買糖吃,吃了糖,不許哭。阿爹給你買糖吃,吃了糖,無憂愁,阿爹給你買糖吃,吃了糖,笑口開……」江啟還念叨起來了。

九珠是在冬天出生的,那年大雪,靈州城外九珠花開得極好。

軍營里要好的朋友都來祝賀,江啟正愁着孩子名字。

來的眾人都幫忙想個好名字。

江啟認為女孩名字裡帶個「珠」字很好聽。

眾人想到的名字就有,「金珠,銀珠,寶珠,明珠,玉珠,靈珠,珍珠,露珠」,最後連「佛珠」也叫出來了。

陳毅將軍數着:「金珠,銀珠,寶珠,明珠,玉珠,珍珠,靈珠,露珠,佛珠,共九個珠,九個珠都有吉祥,美好的意思,不如就叫「九珠」。」

恰是冬天,九珠花開得最盛,生命力頑強,寓意也是極好。

九珠,江九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