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一封家書抵萬金,她萌翻眾人 第8章_淺官小說
◈ 第7章

第8章

怕九珠挨訓,李氏命人把她送回客棧。

江宏回到府里,忙去看花園裡那株海棠。果然如芙兒所說,那花已經被折了去。他風風火火地去了李氏的院子。

李氏悠哉的坐在屋裡喝茶,被折的海棠花單單擱在桌上。

江宏拿起海棠花,滿眼心痛,轉而咬牙問道:「那臭丫頭呢?」

「你說九珠?」李氏心慌道:「回客棧了。」

「她倒是跑得快,怎麼怕老夫回來吃了她不成!」江宏憤憤道。

「老爺,莫怪。」李氏說:「那孩子無心的,知道自己做錯事情,害怕得不行,是哭着回去的。」

江宏小心拿起那株海棠留下一句:「都是些逆子。」

話說江九珠回來客棧,匆匆忙跑到屋裡翻箱倒櫃的找東西。

孔嬤嬤問話,她也無心回答。

江九珠找到要東西,讓嬤嬤送她去尚書府。嬤嬤疑惑,這不剛回來嘛,怎麼又要去。九珠沒回答,央求快快送她去。

「老爺,九珠小姐在門外候着,說要見您。」林管家通傳說。

「哼,她還有膽子來?」

林管事垂着眼睛不說話。

「……讓她進來。」

林管家領着江九珠進書房後退了出去。

江宏見她低着頭,緊緊抱着一個包袱站在門口處。

她站在那裡許久沒動靜,坐在凳子上的江宏假咳一聲。

江九珠這才慢慢走上前,把包袱輕輕擱在江宏手邊的桌上。

九珠解開包袱,從裏面拿出一個個物件來。

「這是陳叔送我的彈弓,可以打麻雀」

「這是阿娘綉給我的荷包,你看上面綉着金魚。」

「這是我和六子一起撿到的石頭,這石頭很像雞蛋。」

「這是表哥……」

江九珠把包袱里的所有東西都拿出來擺在桌上。

江宏看着那些物件不語,他不知道這丫頭要幹什麼。

江九珠說道:「這些都是我最喜歡的東西,都可以給老爺,就當做我弄壞您海棠花的賠償好不好。」

「說得輕巧,你這些破爛抵得了那株海棠?」在門外偷聽的王夢芙闖進來:「那株海棠價值連城,一株就可抵萬金,你覺得我外祖父是傻了要你這堆不值錢的玩意!」

江九珠認真說:「這些也是我千金不換的東西,……也是寶貝。」

王夢芙不理她,跑到江宏跟前,抱着他的一右手臂晃着說:「外祖父,你萬不可以饒過她。」

江宏不語,靜靜盯着幾步之外的九珠。只見她猶豫幾息,從袖子里拿出一個孩子拳頭大小陶瓷做的小猴子輕輕置於桌子上。

江宏眼前一亮,眼裡帶着訝異。

那陶瓷做的小猴子靈巧可愛,是阿爹送給她的。若不是萬不得已,她不會拿出。

江九珠走近幾步,來到江宏跟前,抬起一隻手握上江宏放在桌上的左手背上。「老爺,您就原諒我吧,我把所有寶貝都給你,不要生氣好不好。」

溫暖的手心,帶着潮濕,是孩子緊張的汗水。觸碰到江宏的手時,他的手指不經意的微微抖動。

江宏知道不能輕易饒過她,可看着她那副樣子,心裏糾結起來。自打這孩子壽宴那天見過,他每天腦海里都會不經意想起她。

江宏討厭自己這個樣子。

「你別這副模樣看着老夫。」江宏看着楚楚可憐的九珠:「老夫可還沒訓斥過你半句,算了,算了,不跟你個丫頭片子計較。」臭丫頭,裝可憐的樣子有那逆子小時候的精髓。

江九珠訝異一瞬後,臉上浮起笑意。

「外祖父,你不懲罰她?」王夢芙覺得太不可思議。

「她已經賠了這麼多東西,懲罰就免了吧。」

王夢芙不依:「外祖父怎麼也偏袒這個野丫頭。」

「芙兒莫胡鬧!」江宏厲聲說:「這就是你官家小姐的家教?我看你母親把你慣得目中無人了。」

「外祖父偏心,明明是江九珠的錯,你不懲罰她,反而罵我,這不不公平。」王夢芙哭喊起來。

她氣急上前,抄起陶瓷猴子,抬手狠狠往地上一扔。

「砰!」

陶瓷猴子碎成不知多少片。

王夢芙摔了東西跑出門去。

江九珠心疼得不行,愣了幾息,蹲下身去撿陶瓷碎片。

江宏想去撿,又止住。

江九珠把碎片全部撿拾到桌上不說話,一片片把它們放入包袱里。

江宏猶豫開口:「……老夫幫你粘起來。」

「可以嗎?」江九珠訝異。

江宏吩咐小廝拿來粘膠,花了兩個多時辰才把陶瓷粘了起來,猴子面目全非,有些地方還是殘缺的,那是已經碎成粉末的部分。

九珠說:「原來心愛的東西被人弄壞,心裏是這麼難過。謝謝老爺能原諒我。」

「……我們倆算是扯平了。」

九珠淡然點頭。

哪有扯平一說,她不知道,那碎了的陶瓷猴也是江宏的。

記得那是江宏外放蘇州為官時買給五歲江啟的小玩意。原是買了一對瓷猴,正對應着宣兒和啟兒的生肖,宣兒嫌太丑扔了,啟兒卻喜歡得很。

林管家這時進來了:「老爺,該用晚膳了?」

「擺膳吧!」江宏轉頭說:「你留下用飯吧。」

這話是對江九珠說的,她早就肚子餓了,有好吃的,她自是高興。

林管家還特意去廚房交代廚娘多做幾個孩子愛吃的菜,千萬不要摻着茴香。其實林管家也是多嘴一提,自打老爺壽辰過後,府中又禁止食用茴香了。

吃飯時很安靜,九珠不敢多言,只管吃。汴京的食物精緻鮮美,美中不足的是寡淡了些許,少了靈州的辛辣刺激。

倒是不挑食,什麼都吃,不像府里的孩子吃食挑剔。江宏目光轉向九珠的衣着,布料還沒有府中丫頭用的好。看來那逆子在靈州過得不怎麼樣。

江宏是知道李氏送了幾波東西去客棧給孩子,孩子嬤嬤沒收,說家主交代不準收貴重物品,怕其他人曉得,說她們是來汴京打秋風的,東西最後被原樣退回。

吃過飯,九珠被送回客棧,粘補過的瓷她沒帶走。

晚風微起,房間內昏黃色的燭火輕輕的晃動,江宏盯着那隻瓷猴愣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