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一封家書抵萬金,她萌翻眾人 第7章_淺官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李氏第三胎是一對龍鳳胎,女兒江宣是姐姐,兒子江啟是弟弟。

江啟還未生出來以前,江府是可以有茴香的,因為老爺江宏最愛吃茴香,尤愛茴香糕。後來有了三爺江啟,府中就不準有茴香的出現,因為江啟食茴香過敏,嚴重的那次差點小命不保。

再後來,江宏把江啟划出族譜,逐出家門,府里這才對茴香沒了禁止。

大夫開了藥方,李氏命人速速煎藥。等葯的同時,江九珠人雖然閉着眼,還是難受的哭了出來。李氏見此模樣,心疼得不得了。

而江宏立於幾步之外,看不出情緒。

江九珠喝下湯藥,大夫臨走時交代,孩子對茴香有着嚴重的過敏反應,以後要萬萬小心。

江九珠喝下藥後,臉色慢慢恢復正常,李氏這才放心。

江隨接到小廝通報說有位嬤嬤來接江九珠。

片刻江隨進屋稟告父母。

「九珠還在病着,不能離開。」李氏不讓,她好不容易見到孫女,連一句話都還來不及說,她捨不得讓孫女離開。

江隨不語,看向父親,等父親拿主意。

「等她醒了,就讓她離開。」江宏說完便轉身離開。

李氏無奈,上一個不能吃茴香的兒子和江宏已經是冤家,這次來的孫女,會不會和江宏又是一個冤家!

得知九珠茴香過敏,孔嬤嬤也是焦心。

話說回來,這也不能怪孔嬤嬤,靈州那地是很少有茴香的,自家夫人交代老爺茴香過敏,府里不能買茴香。九珠生下來也沒吃過茴香,所以都沒人知道九珠吃茴香也會過敏。

江九珠醒後,被孔嬤嬤接回了客棧。好在小姐沒出事,不然她咋和夫人老爺交代。

中秋後,汴京都在傳,尚書老爺虐打孫女的事情傳得沸沸揚揚。

「聽說那孩子被打得只剩半條命,連夜請了大夫,差點沒救過來……」

「是啊,聽說那小臉蛋彤紅,不知挨了多少耳光……」

「這江尚書也太狠了,當年打小兒子那樣狠,如今六歲的孩子也不放過,那可是親孫女喲……」

「聽說,李氏和江老爺在鬧和離呢……快六十歲的人了,要真和離了,豈不是個笑話……」

孔嬤嬤沒想到拜個壽,拜出禍來。早知道如此,就不該來汴京,安安心心待在靈州才是。

江九珠還小不懂那些彎彎繞繞。她吃得好,睡的好,祖母和兩位伯母會來客棧看她,會帶着許多東西來給她。祖母大多是問阿爹的事情,九珠說不明白的,孔嬤嬤再說。

見祖母流淚,九珠會直接用手幫她擦去,然後九珠會被她緊緊抱在懷裡繼續哭。

她不明白祖母為什麼這麼多眼淚,孔嬤嬤就不哭?

李氏會很張揚地帶着九珠赴官太太邀請的宴會,什麼賞花,茶會…其目的,一是為了讓眾人知道這孩子是尚書府的孫女,二是讓眾人看到她孫女好好的,不是流言說的被尚書大人虐打得半死。

李氏早出晚歸,夫君江宏頗有微詞,李氏不聽不理,就那樣晾着他,讓他氣不順。

夜深,孔嬤嬤坐在床前哄九珠睡覺。

「嬤嬤,我們靈州來的鏢隊什麼時候回程。」江九珠平躺在床上毫無睡意。

「今嬤嬤差使六子去問過了,鏢頭說五天後回靈州。」孔嬤嬤笑問:「怎麼,九珠想家了?」

江九珠點頭:「我想阿爹阿娘,還有陳叔,薛姨……。」

江九珠她能想到的所有人都念了一遍。

孔嬤嬤輕輕拍着她的被子笑說:「快了,快了,五天後就可以回家了。」

「我們九珠不喜歡這繁華的汴京嗎?」

「汴京很好……我更喜歡我們靈州。」九珠說:「我不喜歡去茶會,賞花,我們靈州就沒這些東西,而且我也不喜歡那些太太夫人用奇怪的眼神盯着我看。」

「什麼奇怪的眼神?」

江九珠搖頭:「說不清楚。」

孔嬤嬤這才意識到是她疏忽了,沒有顧及到小姐的感受。女人多的地方,彎彎繞繞也多,還心智不全的小姐定是受委屈了。

清晨,江宏去上早朝後,李氏立馬差人去客棧把九珠接到府里玩。順帶讓她認認人。

按照輩分,九珠有三個堂哥,兩個堂妹,九珠排行老四,該是府里的四小姐。

九珠原先和兩個小堂妹在院子里玩得歡,後來王夢芙來了。

王夢芙不讓兩個妹妹和江九珠玩耍。兩個小堂妹很怕這霸道的表姐,不得不聽從她的發令。

王夢芙帶着兩個妹妹在另一處玩耍,江九珠百無聊賴的在府中花園裡逛着,順帶折了一株花。

「江九珠!你幹了什麼!」只聽王夢芙尖叫起來。

尖銳刺耳的喊聲,嚇了江九珠一跳。

王夢芙怒氣沖沖的大步走來,滿臉震驚的看着江九珠手中的花:「你怎麼折了這株海棠花。」

江九珠心裏暗道,不就一朵花嘛,院子里還有很多呢,她大驚小怪幹嘛。

「這可是外祖父最喜歡的花。」王夢芙生氣說:「僅此一株。」

聽這麼一說,江九珠心裏忐忑。

「走,跟我去大廳!」王夢芙拉着她的手就去大廳。

江九珠被她拉着去找李氏告了狀。

沒想到李氏不但沒責怪江九珠摘花之事,反而讓王夢芙不準告狀。

王夢芙對外祖母的這一舉動很是不服:「江九珠做錯事外祖母怎麼不罵她?」

李氏淡淡說道:「不就摘了一朵花嘛,又不是什麼大事,何來對錯之分,芙兒若是喜歡,也可去摘一朵。」

江九珠聽李氏這麼一說,覺得也沒多大事,就是,一朵花而已。

「那是可是外祖父最寶貝的海棠花!」平時外祖父都不讓人靠近那株海棠,每天都是自己照料,愛惜得很。

李氏說:「你外祖父最寶貝的是他的孫子孫女,還有芙兒和你哥兩個外孫,花……沒你們重要。」

「哼!」王夢芙大喊:「外祖母,你就是想偏袒江九珠,你不管,我就告訴祖父去。」

說著,王夢芙就往門外去……

「站住!」李氏喊住她。

李氏心虛好言說道:「芙兒,不是喜歡外祖母那套紅寶石頭面嘛,今外祖母就給芙兒,只要芙兒不說那海棠花的事情。」只要芙兒不說,她就有辦法替九珠開脫。

那套紅寶石頭面是李氏的嫁妝,宣兒出嫁,她都捨不得給。後來芙兒聽她母親念叨過,非纏着她要過幾次,李氏依舊不給。

「外祖母是想收買芙兒嘍。」王夢芙覺得外祖母着實偏心,江九珠才來幾天,就得到這麼多偏愛。

「可芙兒偏偏不如外祖母的願。」王夢芙提起裙擺往外跑:「我這就去找外祖父。」

李氏嘆了口氣。

江九珠的心又開始忐忑起來。

「祖母,我是不是錯了?」

李氏讓九珠到自己懷裡。她抱着九珠輕輕搖晃着說道:「你和你父親都是你祖父的冤家喲。」

九珠抬頭問:「怎麼說?」

「你祖父原有兩株海棠花,這兩株海棠很稀有,秋天才開花,你祖父很愛惜。一株被你父親小時候折了餵魚。如今剩下的另一株也被你折了去。兩株海棠花都被你們父女兩糟蹋了,你說,你和阿爹是不是祖父的冤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