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6章(2)

「汴京很好……我更喜歡我們靈州。」九珠說:「我不喜歡去茶會,賞花,我們靈州就沒這些東西,而且我也不喜歡那些太太夫人用奇怪的眼神盯着我看。」

「什麼奇怪的眼神?」

江九珠搖頭:「說不清楚。」

孔嬤嬤這才意識到是她疏忽了,沒有顧及到小姐的感受。女人多的地方,彎彎繞繞也多,還心智不全的小姐定是受委屈了。

清晨,江宏去上早朝後,李氏立馬差人去客棧把九珠接到府里玩。順帶讓她認認人。

按照輩分,九珠有三個堂哥,兩個堂妹,九珠排行老四,該是府里的四小姐。

九珠原先和兩個小堂妹在院子里玩得歡,後來王夢芙來了。

王夢芙不讓兩個妹妹和江九珠玩耍。兩個小堂妹很怕這霸道的表姐,不得不聽從她的發令。

王夢芙帶着兩個妹妹在另一處玩耍,江九珠百無聊賴的在府中花園裡逛着,順帶折了一株花。

「江九珠!你幹了什麼!」只聽王夢芙尖叫起來。

尖銳刺耳的喊聲,嚇了江九珠一跳。

王夢芙怒氣沖沖的大步走來,滿臉震驚的看着江九珠手中的花:「你怎麼折了這株海棠花。」

江九珠心裏暗道,不就一朵花嘛,院子里還有很多呢,她大驚小怪幹嘛。

「這可是外祖父最喜歡的花。」王夢芙生氣說:「僅此一株。」

聽這麼一說,江九珠心裏忐忑。

「走,跟我去大廳!」王夢芙拉着她的手就去大廳。

江九珠被她拉着去找李氏告了狀。

沒想到李氏不但沒責怪江九珠摘花之事,反而讓王夢芙不準告狀。

王夢芙對外祖母的這一舉動很是不服:「江九珠做錯事外祖母怎麼不罵她?」

李氏淡淡說道:「不就摘了一朵花嘛,又不是什麼大事,何來對錯之分,芙兒若是喜歡,也可去摘一朵。」

江九珠聽李氏這麼一說,覺得也沒多大事,就是,一朵花而已。

「那是可是外祖父最寶貝的海棠花!」平時外祖父都不讓人靠近那株海棠,每天都是自己照料,愛惜得很。

李氏說:「你外祖父最寶貝的是他的孫子孫女,還有芙兒和你哥兩個外孫,花……沒你們重要。」

「哼!」王夢芙大喊:「外祖母,你就是想偏袒江九珠,你不管,我就告訴祖父去。」

說著,王夢芙就往門外去……

「站住!」李氏喊住她。

李氏心虛好言說道:「芙兒,不是喜歡外祖母那套紅寶石頭面嘛,今外祖母就給芙兒,只要芙兒不說那海棠花的事情。」只要芙兒不說,她就有辦法替九珠開脫。

那套紅寶石頭面是李氏的嫁妝,宣兒出嫁,她都捨不得給。後來芙兒聽她母親念叨過,非纏着她要過幾次,李氏依舊不給。

「外祖母是想收買芙兒嘍。」王夢芙覺得外祖母着實偏心,江九珠才來幾天,就得到這麼多偏愛。

「可芙兒偏偏不如外祖母的願。」王夢芙提起裙擺往外跑:「我這就去找外祖父。」

李氏嘆了口氣。

江九珠的心又開始忐忑起來。

「祖母,我是不是錯了?」

李氏讓九珠到自己懷裡。她抱着九珠輕輕搖晃着說道:「你和你父親都是你祖父的冤家喲。」

九珠抬頭問:「怎麼說?」

「你祖父原有兩株海棠花,這兩株海棠很稀有,秋天才開花,你祖父很愛惜。一株被你父親小時候折了餵魚。如今剩下的另一株也被你折了去。兩株海棠花都被你們父女兩糟蹋了,你說,你和阿爹是不是祖父的冤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