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一封家書抵萬金,她萌翻眾人 第6章_淺官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林管家不經意瞥了那群孩子一眼,這才發現江九珠就在孩子的隊伍裏面。

此時得林管家脫不開身,只能環顧四周,大廳內卻不見大爺和大夫人的身影。他心裏緊張不已,希望老爺不要把那孩子認出來才是。

林管家捏着一把汗,小心盯着孩子群里的江九珠。

輪到江九珠拜壽。

「祝祖父,歲歲平安。」江九珠上前跪在地上按照母親教的大聲喊道。

她叩頭起身,微笑看着對面的老頭,等待着紅包。

「賞。」

林管家稍鬆一口氣,忙遞上紅包。

江九珠抬手準備接過紅包。

「你不可以喊我外公為祖父!」

林管家心一顫,糟了!天不長眼,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所有人尋聲看去,江九珠也轉過頭看着說話的女孩。

那個江宏八歲的外孫女,王夢芙。

江九珠不解地問:「為什麼?」

王夢芙趾高氣昂的站出來說:「我沒見過你,你不是江家的孩子,不能喊祖父!」

大人看來,沒多大點的事情,孩子卻認真得很,對於一些小事就是要揪着不放。

李氏輕聲喊江宣把外孫女帶過來,免得讓人笑話。

江宣不為所動,放任女兒做她想做的。

李氏這女兒一向高傲,教出的孩子太有她的影子。

江九珠緩緩問:「不喊祖父,那該喊什麼呢?」

王夢芙說:「你不是江家的孫女,應該喊「江老爺」才是。」

江九珠低下頭思索一會,抬起頭,「可母親說應該喊「祖父」。」

王夢芙聽後,大笑:「「母親?」……我兩個舅母的孩子里可沒有你,難道你是我哪個舅舅的外室子?」

葉辰說越離譜,大廳里的夫人竊笑起來。

「童言無忌,諸位見笑了。」李氏朝身邊的嬤嬤使眼色,讓她把王夢瑤帶下來。

江九珠疑惑問:「什麼是外室子?」

沒等王夢芙開口已被嬤嬤拉了下去。

「什麼是外室子?」江九珠看着眾人追問。

眾人看着一臉天真的江九珠,卻無人回應她的問題,都不知是哪家的孩子,也不見有人上前領走。

「過來。」江宏輕輕招手示意讓九珠過去。

江九珠去到江宏跟前。

江宏俯身,抬手撫摸九珠的頭輕輕問道:「你是誰家的女娃呀?」

「祖父,我是九珠呀,江九珠,我爹叫江啟」

江宏動作僵住,在場的眾人知道內情的無一不被鎮住。那孩子口中的江啟,正是這江老爺的小兒子。

江宏收回手,臉變得嚴肅起來。

許是眼前的人轉變的太快,上一秒還滿臉慈祥,下一秒臉如寒霜。江九珠不解:「祖父怎麼了?」

「老夫不是你祖父。」江宏說話冰冷。

江九珠明亮的雙眼頓時充滿太多不解與疑惑。「你不是,那我的祖父是誰?他又在哪裡?」

「你祖父早死了!」江宏說的那叫一個狠啊,在自己的壽辰上咒自己,也不怕晦氣。

一旁知情的夫人們認為這孩子才是真的晦氣。老爺子壽辰,送個孩子來添堵,這江家老三也狠!不過,她們可是有得好戲看了。

「阿爹也這樣說」江九珠滿臉認真:「難道我祖父真的死了!」

天爺!林管家聽得快要吐血,這孩子咋這麼容易糊弄,也沒個眼力勁。

江宏氣得不行,逆子呀!大的小的都是逆子。

他憤然起身,指着江九珠,吩咐林管家道:「把她給我帶去書房。

看來要出大事了。

一切太過突然,李氏被弄得膽戰心驚,她害怕丈夫會因為小兒子的事情遷怒孫女,立馬命人去喊兒子們。

書房內,江九珠小心地打量着屋子。屋裡就只有她和老頭兩個人。

老頭注視着她,也不說話。

「你真的不是我祖父?」

「不是。」

江九珠沉默片刻。

「可我希望你是。」

江宏一怔,看着女孩一臉認真,清澈的眼眸散發著光芒,那光芒似乎可以射到人的心裏去。

「為何?」江宏盯着她問。

「我希望阿爹有阿爹。」

阿爹有阿爹?

什麼亂七……江宏愣住,久久說不出話。

書房的院門外站着李氏一行人。

「這麼久沒動靜,裏面會不會出事?」李氏心亂。

江隨寬慰道:「母親,莫要瞎猜,父親怎麼會對一小兒動手。」母親未免把父親想得太過心狠手辣。

「隨兒你進去看看。」李氏不放心催促。

「父親吩咐過,不準任何人進去。」江隨說:「冒然進去反而不好。

屋內,江九珠不知怎麼的,頭暈乎乎的,臉頰發癢難受,忍不住拿手去撓,越撓越癢,還喘不過氣來。

「砰!」

江宏抬頭時,江九珠已倒在地上。

院門被打開,看見江宏慌張的抱着江九珠跑出來大喊:「快去請大夫!」

李氏嚇了一大跳,那孩子滿臉通紅,就像死過去了。她顧不得其他,奔上前去死扯着江宏的衣襟大喊:「天殺的,虎毒還不食子,九珠一個那麼小的孩子,你也下得去手,姓江的,我和你拼了。」

不等江宏解釋,李氏的拳頭已經落在身上。

老夫妻打架,眾人也是頭一遭見。兒子,媳婦,僕人去拉李氏還是晚了幾息。李氏險些讓江宏摔了跟頭。

眾人費力把李氏拉開。

「姓江的,你還我孫女。」李氏又哭又喊。

江宏抱着孩子,喘着粗氣大喊:「……我沒打孩子。」

「快去叫大夫!」

大夫匆忙趕來,把過脈,說:「這孩子有過敏的癥狀,不知孩子吃過什麼?用過什麼?」

江宏看向眾人質問道:「你們給她吃過什麼?用過什麼?」

眾人一臉懵,這孩子大家都是第一次見,話都還未說過一句,怎知道她吃過什麼,用過什麼。

大夫道:「不知道過敏源頭,老夫無法準確對症下藥。」

坐在九珠床前的李氏這才想起來,「是茴香,是茴香過敏。」「啟兒也是自幼茴香過敏,孫女的癥狀和啟兒過敏時的癥狀一樣。」

「今日確實有茴香制的糕點。」大媳婦說道。父親平日里最喜歡吃茴香糕點,今日壽辰,她還特意交代廚房多做些茴香糕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