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5章(2)

怕晦氣。

一旁知情的夫人們認為這孩子才是真的晦氣。老爺子壽辰,送個孩子來添堵,這江家老三也狠!不過,她們可是有得好戲看了。

「阿爹也這樣說」江九珠滿臉認真:「難道我祖父真的死了!」

天爺!林管家聽得快要吐血,這孩子咋這麼容易糊弄,也沒個眼力勁。

江宏氣得不行,逆子呀!大的小的都是逆子。

他憤然起身,指着江九珠,吩咐林管家道:「把她給我帶去書房。

看來要出大事了。

一切太過突然,李氏被弄得膽戰心驚,她害怕丈夫會因為小兒子的事情遷怒孫女,立馬命人去喊兒子們。

書房內,江九珠小心地打量着屋子。屋裡就只有她和老頭兩個人。

老頭注視着她,也不說話。

「你真的不是我祖父?」

「不是。」

江九珠沉默片刻。

「可我希望你是。」

江宏一怔,看着女孩一臉認真,清澈的眼眸散發著光芒,那光芒似乎可以射到人的心裏去。

「為何?」江宏盯着她問。

「我希望阿爹有阿爹。」

阿爹有阿爹?

什麼亂七……江宏愣住,久久說不出話。

書房的院門外站着李氏一行人。

「這麼久沒動靜,裏面會不會出事?」李氏心亂。

江隨寬慰道:「母親,莫要瞎猜,父親怎麼會對一小兒動手。」母親未免把父親想得太過心狠手辣。

「隨兒你進去看看。」李氏不放心催促。

「父親吩咐過,不準任何人進去。」江隨說:「冒然進去反而不好。

屋內,江九珠不知怎麼的,頭暈乎乎的,臉頰發癢難受,忍不住拿手去撓,越撓越癢,還喘不過氣來。

「砰!」

江宏抬頭時,江九珠已倒在地上。

院門被打開,看見江宏慌張的抱着江九珠跑出來大喊:「快去請大夫!」

李氏嚇了一大跳,那孩子滿臉通紅,就像死過去了。她顧不得其他,奔上前去死扯着江宏的衣襟大喊:「天殺的,虎毒還不食子,九珠一個那麼小的孩子,你也下得去手,姓江的,我和你拼了。」

不等江宏解釋,李氏的拳頭已經落在身上。

老夫妻打架,眾人也是頭一遭見。兒子,媳婦,僕人去拉李氏還是晚了幾息。李氏險些讓江宏摔了跟頭。

眾人費力把李氏拉開。

「姓江的,你還我孫女。」李氏又哭又喊。

江宏抱着孩子,喘着粗氣大喊:「……我沒打孩子。」

「快去叫大夫!」

大夫匆忙趕來,把過脈,說:「這孩子有過敏的癥狀,不知孩子吃過什麼?用過什麼?」

江宏看向眾人質問道:「你們給她吃過什麼?用過什麼?」

眾人一臉懵,這孩子大家都是第一次見,話都還未說過一句,怎知道她吃過什麼,用過什麼。

大夫道:「不知道過敏源頭,老夫無法準確對症下藥。」

坐在九珠床前的李氏這才想起來,「是茴香,是茴香過敏。」「啟兒也是自幼茴香過敏,孫女的癥狀和啟兒過敏時的癥狀一樣。」

「今日確實有茴香制的糕點。」大媳婦說道。父親平日里最喜歡吃茴香糕點,今日壽辰,她還特意交代廚房多做些茴香糕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