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一封家書抵萬金,她萌翻眾人 第5章_淺官小說
◈ 第4章

第5章

中秋節當天,孔嬤嬤一早就把九珠喊起床,為她梳妝打扮,還穿上新衣服。那衣服顏色喜慶得很,紅色。九珠覺得自己像個新娘。

用過早飯,坐上馬車,去尚書府的一路,嬤嬤一直在自言自語,要………,不要……,要……,不準……

下車的時候,嬤嬤緊張問:「小姐記住了嗎?」

「記住什麼?」

江九珠輕飄飄一句話使得嬤嬤瞪大了雙眼。

一個六歲的孩子是記不住太多事情的。京城不比靈州,規矩多,高門顯貴的女孩子規矩更多,嬤嬤生怕九珠不懂規矩讓人看了笑話去,說她家夫人不會教導。

馬車停在巷子,嬤嬤和九珠雙雙下車。嬤嬤慎重的把裝有賀禮的盒子交給九珠,並為九珠整理好衣襟。

六歲的江九珠就在嬤嬤的緊張注視下往尚書府走去。

今日的尚書府門庭若市,馬車都排了一路,漂亮的夫人,小姐,由僕人攙扶着從馬車上緩緩走下來。

江九珠踏上石階,抬頭看了眼門頭上的牌匾,真是氣派。

府門口的林管家正在忙着迎來送往,來往的賓客非富即貴,林管家一早就打起萬分精神,生怕有一絲怠慢。

林管家剛把一波貴人送入府,折回來,就瞧見一衣着喜慶的女娃抱着禮盒從台階上走來。

這女娃看着面生,也不知是哪家的。獨自抱着一個盒子,看着穿着也不像丫鬟。

林管家迎上前去,俯下身子溫和問到:「請問你是誰家千金呀?」

江九珠笑道:「我不叫千金,我叫九珠。」

林管家笑問:「令尊是誰呀?」

「阿爹江啟,我叫江九珠,從靈州前來為祖父賀壽。」

林管家大驚失色,這是……三爺的孩子呀。

「三……您父親也來了嗎?」林管家單膝跪下身子,雙手握着江九珠的手臂忙問

江九珠搖頭,「阿爹沒來,就我一個人來。」

林管家稍做思索,牽着江九珠進了府。

孔嬤嬤在拐角看着九珠被人領進了府,合掌祈求老天保佑她家小姐可千萬不要出岔子呀。

林管家把江九珠安排在一間客房,囑咐一丫鬟用心伺候後便急忙離開。

一向處事不驚的林管家此時心裏七上八下的。

內院,老夫人和少奶奶們在招呼女眷,且不說老爺在應酬男賓,就算老爺無事,他也不敢領着這小祖宗前去。大少爺和二少爺去碼頭接老家來的宗親,府中主人都脫不開身。

江九珠成了燙手的山芋,還扔不得。

林管家暗道:「大少爺快些回來才是。」

林管家一邊迎客,目光一邊向著遠處,盼着大少爺的身影。

兩個時辰後,大少爺終於被盼回來了。

林管家忙把事情向大少爺說了一遍,林管事腳下生風領着江隨往客房去。

怎知撲了個空,客房內早沒了江九珠身影,連那守着的丫鬟也不見了。

正等大少爺拿主意,一丫頭火急火燎的狂奔而來,差點撞上林管家。

這丫鬟正是林管家囑咐守着江九珠的,「這屋裡的小姑娘呢?」

丫鬟滿頭大汗,喘着大氣說:「……奴婢

……就是上會茅房的功夫,回來……人就不見了,奴婢已經找了許久都不見人。」

江隨問道:「林管家,那孩子長什麼樣?」

「六歲左右,個子和三小姐差不多,但比三小姐胖些,圓臉,眼睛像三爺,着紅色衣裙。」

江隨沉着吩咐:「去把,大夫人請過來。」

尚書府面積大,院落多,客房多,加之今日前來賀壽的夫人帶着孩子來的不在少數,進進出出,找尋起來十分麻煩。

大夫人鄭氏在後院本在後院的招待來拜壽的官家太太,小姐。丫鬟急匆匆來請鄭氏前去,說是大爺有要事。

「什麼!」鄭氏不可置信的又問一遍:「三弟的孩子在府中,還丟了?」

江隨點頭。

鄭氏忙問:「三弟他回來了嗎?」

「不清楚,那孩子我也沒見到。」江隨吩咐道:「內院女眷孩子多,小廝不可進,勞煩夫人命幾個丫鬟去那些女眷孩子待的地方找找。」

「此事,先不要告訴母親教的。」江隨最後提醒道。

江九珠在房間待着無聊,趁丫鬟上廁所的間隙溜了出來,東拐西繞,不知怎麼摸去廚房,還和一個廚娘討要些吃食。

廚娘不敢怠慢,端了一盤剛出爐的糕點給她。九珠沒有全要,只拿了兩塊揣在手裡。

回去客房的路,九珠記不清了,遇到過往的丫鬟,小廝走得匆忙,她來不及詢問。

每條走廊,院子,房間都是那麼相似。她分不清。

走了好長時間,江九珠累得不想動彈,隨便打開一間房間,裏面剛好沒人,就在裏面休息起來,吃過糕點便睡了過去。

夜幕來臨,江府的燈籠亮起。酒席開始,賓客滿堂,前院坐滿了人,美酒佳肴擺滿桌子。所有人吃得高興,唯獨江隨,鄭氏和林管家,一臉擔憂。

鄭氏小聲和江隨說道:「那孩子都找了一天了,都沒影。會不會早就出府了?」

江隨不語,心裏不安。

江九珠被前院隱約傳來的嘈雜聲吵醒,屋裡沒有點燈,好在今日中秋,天上有圓月,月光透過門窗射進來,讓人可以視物。

睡醒有一會兒這才想起還沒拜壽呢。

江九珠出了房間,往有聲的地方跑。走廊處遇到一排端着酒水的丫鬟,於是跟着她們一道走。

大廳內,聚着些夫人孩童。

壽星江老爺坐在大廳主位,受着孩子們的祝福。只要上前說賀詞的孩子,都會有得到一個紅包。

孩子們都排着隊伍,一個接一個,行禮跪拜。

「祝祖父,福澤安康。」

「賞。」

林管家聽到老爺喊一句「賞」,就會笑着拿出一個紅包發出去。

「祝祖父,長命百歲。」

「祝祖父,鴻運綿長。」

「祝江老爺,福如東海。」

「祝江老爺,松柏長青。」

……

江九珠也混在孩子隊伍中。

她看着穿着錦衣華服坐在高堂之上的人暗道:「坐在那裡的老頭就是祖父呀。」

他的頭髮不全部是白色,留着鬍子,臉上有皺紋,不胖不瘦,目光銳利,不知道發起火來,凶不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