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一封家書抵萬金,她萌翻眾人 第4章_淺官小說
◈ 第3章

第4章

離中秋還有半月有餘。

徐氏趁丈夫離家去府衙當值,立馬吩咐小廝準備馬車送江九珠去汴京。

「夫人,您就不怕姑爺回來知道了怪罪?」孔嬤嬤不免擔憂:「姑爺和汴京那邊關係鬧得那樣僵,只怕九珠小姐去了討不得好。」

徐氏自然知道,可有什麼辦法,當初如果不是為了她,他們父子也不會如此。

「不怕,老爺知道了,有我頂着。」徐氏只想看看女兒此番前去,能不能帶回來些許希望。

把江九珠抱上馬車,徐氏囑咐她要聽孔嬤嬤的話。

臨走,徐氏又塞了兩袋銀子給孔嬤嬤。

孔嬤嬤忙推辭:「夫人,已經給過上汴京的銀子了。」

「拿着,一袋嬤嬤你留着備用,以防萬一,另一袋,勞煩嬤嬤進京交給秉玉,他在外求學也需要錢。

想到汴京是個寸土寸金的地方,孔嬤嬤也不再說什麼,仔細把錢袋收了起來。

交代一番,孔嬤嬤帶着江九珠上路了。靈州城走走鏢的要去京城,徐氏提前打過招呼,一道走,讓孔嬤嬤一行也有個照應。

快日落時,江啟從衙門回來,得知女兒去了汴京好不震驚,追問徐氏為何讓孩子進京。

「九珠……想她表哥了,吵着要去汴京。索性讓她去汴京見見世面也好。」

江啟身為靈州知州,在衙門裡審過許多犯人,其中包括那些偽裝成大梁百姓的狡猾匈奴,徐氏不擅說謊,瞞不過江啟:「別編了,從實招來吧。」

看來還是瞞不過,徐氏也就直說了。

「妾身讓九珠去京城給她祖父拜壽,怎麼,是犯了哪條王法不成?」

「誰允許的?你問過我了?」

徐氏道:「問你,你會允許?」

「不會。」江啟拍桌子大聲說到:「我江啟都出族譜,和江尚書府那老頭早就沒關係了,你還讓九珠去,京城的人還不以為我江啟過不下去,跑去尚書府磕頭去了。」

「說到底,還是怪我。」徐氏轉變策略,「如果你不娶我這個罪臣之女,你本該有大好的前程,是我連累了你。都是我的過錯。」

江啟急了:「怎麼又提這事。」

「怎麼不提,這是如鐵的事,我每日都活在愧疚里,自我答應嫁給你,就欠着你的。」說著,徐氏已經抹着淚

「妾身想着,如果九珠能讓你和你父親關係有所緩和,妾身對你的愧疚就少些,請夫君原諒妾身的自私。」

江啟是見不得妻子流淚的:「為夫與尚書府那邊的關係本就有矛盾,那老頭早看我不入眼,不關你的事,阿淑莫要自責。」

「妾身不求別的,只想夫君能和父親和解,不想世人罵你是個不孝之人。」

江啟長嘆一聲:「這世間之事總有些非你我意願。」

徐氏抹去眼淚,帶着哭腔一問:「夫君願意低頭求父親諒解。」

「……可是夫人,為夫做錯了什麼非要求得他人諒解?」

江啟此話一出,徐氏愣住。

雙方沉默許久。

終於。

江啟主動走近,握着徐氏的手,輕輕說道:「該吃晚飯了。」

半個月後

孔嬤嬤帶着江九珠跟着走鏢的隊伍一路抵達汴京。

清晨,時辰一到,汴京的城門緩緩打開。

孔六一早就在城門守着,待看到嬤嬤和小姐江九珠的馬車,立馬迎了上去。

孔六是孔嬤嬤的兒子,和徐秉玉同歲,今年十二,是徐秉玉的書童。

孔六接到消息,提前安排好了客棧。為此孔嬤嬤很是滿意。

在客棧落腳,孔嬤嬤忙着收拾物件。

孔六說表少爺要等學院下學才會來尋她們,讓九珠先休息好。

江九珠也很聽話,待在房間,哪也不去,就在二樓往窗戶外看樓下街道上的人來人往。

汴京可真熱鬧啊!都是人!

徐秉玉從書院下學到客棧時,屋裡的江九珠正在睡覺。

他沒讓孔嬤嬤喊醒她。

待江九珠醒來,天已經黑,此時的汴京城才是最漂亮的時候,萬家燈火,如星如光。

孔嬤嬤留兒子孔六說話,徐秉玉只帶着江九珠出門。

還有三日便是中秋,街道上早早掛起七彩燈籠,大大小小,各種式樣,江九珠仰着頭,看不過來。

徐秉玉牽着九珠的手悠哉的走在大街上。繁華的街道,即便是晚上也有許多人。不像靈州城。靈州城晚上是禁晚市的,父親說是為了安全。

「九珠,姑父姑姑一切可好?」

「都好,母親要表哥專心學業,不可浮躁。」江九珠抬頭問:「浮躁是什麼意思?」

徐秉玉笑起,思索片刻,溫和的說道:「不穩重,不沉着的意思。」

「那表哥,你要穩重,沉着。」

徐秉玉看着天真可愛的表妹道:「知道了。」

吃喝玩樂許久,也才堪堪逛了一條小街。高興時,江九珠暗嘆,要是父親母親也來汴京就好了。

接下來的幾天,徐秉玉出不了學院,孔六偶爾溜出來,趁孔嬤嬤不注意,帶着江九珠在客棧附近閑逛。

回去時,孔六怕嬤嬤訓斥,把九珠送到房間門口,看到嬤嬤開門,立馬一溜煙跑掉,都不給嬤嬤機會。

每天晚上,孔嬤嬤都會把徐氏準備的賀禮拿出來仔細檢查一遍才睡。

今晚也如此。

江九珠躺在床上看着嬤嬤小心翼翼的拿出手套,又再小心翼翼的擦拭它放回去。那是一雙黑熊皮做的手套和一頂帽子。

那黑熊,江九珠是見過的,見過它的屍體。駐守邊境的一大將軍,九珠叫他陳叔,他是父親的好友,不知從哪裡獵來一頭黑熊,命四個人抬着送來府里。

當天,黑熊就被扒皮蒸煮熬湯。江九珠還被那將軍「逼」着吃了熊掌,不可否認,滋味很是鮮美。

徐氏用熊皮給九珠,秉玉還有孔六這三孩子每人做了一頂帽子,一雙毛靴。

江九珠看到孔嬤嬤拿出的壽禮,這才曉得剩下的皮毛是留給祖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