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一封家書抵萬金,她萌翻眾人 第10章_淺官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如同陳毅所說,為薛清雲賜婚的聖旨傳到了靈州。

薛清雲關心的不是新郎是誰,而是這惱人的婚事如何推脫去。

她快馬去靈州找徐氏訴苦。

徐氏見薛清雲火急火燎的大步走來,左邊挎着寶劍,右手拿鞭子,穿着紅色盔甲,滿臉怒氣。

進屋就把鞭子拍在桌案上:「氣死我了。」

徐氏支使九珠去廚房端些茶水。

這婚事來得突然,於薛清雲來說如同晴天霹靂:「阿淑,你說好端端的,陛下賜什麼婚,他是閑着……」

「哎,小心說話。」徐淑打斷薛清雲的話。

「本來就是。」薛清雲按耐不住說。

「男婚女嫁,這是自古的道理,陛下也是體恤你一女兒家在邊境這麼多年,保家衛國的辛苦,不忍心耽誤你的終身大事。」

薛清雲不服:「陛下要是真體恤我,為何不讓我高官厚祿,榮登朝堂,或者多多賞賜我金銀珠寶,這才是實實在在的。」

九珠端來茶水,徐淑倒了一盞遞給薛清云:「喝茶去火。」

薛清雲接過兩大口就把茶水喝盡,伸手:「再來一碗。」

徐氏提起茶壺為她又續了一盞,吩咐九珠去裡屋寫字去。

「我們女人總該有個歸宿才是。」

薛清雲不苟同這個說法:「瞎說,靠個男人就是歸宿,那還不如靠我手裡的寶劍來得靠譜些,起碼它能保護我,陪我上陣殺敵。」

徐氏故意反駁:「按你所說,我拿不了長槍,舞不了寶劍,是個只能依附男人女人,我的歸宿就靠不住?」

「我可沒這麼說。」薛清雲忙解釋:「你夫君江啟是靠得住男人,雖是個文官,卻很有擔當,別的男人比不了的。」

徐氏給了個白眼:「你怎麼知道你未來郎君就一定靠不住?」

薛清雲感嘆:「且不說人,我只是不想過一眼就看得到頭的日子,大宅院裡頭,困住的麻雀。」

「為何把生活想得如此悲觀,你都還未嘗試過。」徐氏寬慰。

「我不是悲觀,是太了解自己。」薛清雲說。

「成親也是有好處的。」

「什麼好處?是公婆孝敬我還是丈夫服侍我,為我洗手作羹湯?」

九珠在屋裡哈哈大笑起來。

徐氏無語。

「九珠出來。」薛清雲喊。

九珠笑着走出來,薛清雲疼愛的把她抱在膝上逗弄。

「你可以有個自己的孩子。」

「要個孩子還不簡單,邊境那麼多戍邊的將士,我隨便挑一個不比汴京的公子少爺強。」薛清雲一臉放蕩不羈

這是什麼虎狼之詞,徐氏震驚:「你可是清白姑娘,別胡來。」

薛清雲捂住九珠的耳朵:「哎,你說,我要未婚有孕,這婚事還能成不?」

「我的天,這麼有悖倫理道德的話你的說得出來。」徐氏狠狠戳了薛清雲腦門。

「放心我才沒那麼蠢,賠上自己清白。句」薛清雲說:「或者我悄悄潛入汴京,把那男的宰了,聖旨賜婚能如何?這樁婚事照樣成不了。」

徐氏連連嘆氣。

「眼看快入冬了,汴京還未送棉衣糧草來,這麼大的事情陛下怎麼不管管。」薛清雲擔憂。

是啊,只有在這苦寒之地,才知道棉衣,糧食的重要性。江啟已經寫了兩次奏書給上級官員提及糧草棉衣,汴京那邊還遲遲未有回復,江啟最近睡得也不安穩。

若不是駐守邊境的將領和官員無陛下召喚不得私自回京,江啟不會坐以待斃。沒有充足的糧草補給,會出大問題的。

「夫君,已經向上級寫了兩次奏書,估計快了。」

薛清雲一拳砸在桌上:「究竟誰拖着,是陛下還是汴京的那些高官?每年要糧的時候都推三阻四。好像那些戍邊的將士吃的是白食一樣,還得求着上面施捨,你說氣不氣人。」

「誰說不是呢。」徐氏:「不入官場不知水深,不入邊境不知苦寒。」

帶兵打仗的都明白,若無糧草,軍心不穩。

深夜,書房內的燭火還在亮着,徐氏端着熱茶去給丈夫。

江啟坐在桌前埋頭寫着東西,徐氏知道,丈夫又在奏請上面送糧食物資。

「夫君,會不會催得太急了?」

「夫人,是擔心我催得急會惹惱上級?」

徐氏不語,因為丈夫說的正是心中所擔憂的。

「陳毅說,軍營里的糧草只夠兩月,眼看快要入冬,萬一大雪封路,糧食運不過來,會出大事的。」江啟焦心:「現在不加緊催促,就怕他們不上心。」

本來就不上心,不然也不會每次都要人去催,反正挨餓受凍的又不是他們。

「萬一上面還是不發放糧草該如何是好?」徐氏也跟着擔憂。

江啟沉默許久,只是提醒道:「糧草只夠兩月的事情萬不可泄露。」

徐氏點頭,她是知曉的。

「我聽說今天清雲又來找你訴苦水了。」江啟把話題轉向別處。

徐氏點頭,「軍營都是些漢子,不找我說,能找誰去。」

「虧得陛下惦念着老將軍還有這個女兒,還想着她的終身大事。」江啟說:「二十有五,早該嫁人了。」

大梁女子,十五歲就可以嫁人,薛清雲是晚了許多。

徐氏嘆:「哎,如果可以,清雲說她願意一輩守在邊境,像老將軍一般做個英雄。」

「讓一個女子去參軍,那要我們男子有何用。」

「夫君這話,我可不愛聽。」徐氏反駁:「保家衛國是不分男女的,是這世道扣在我們女子身上枷鎖太多。」

江啟不由問:「保家衛國是不必分男女,那如果有一天,我們九珠也如清雲那般,一輩不成家,在這邊境做個女將士,你待如何?」

「……作為母親,如果我有兒子,讓他在邊境參軍,我會心疼得不得了,且不說九珠一個姑娘。」徐氏說:「我不願九珠這樣,我是要看她長大,結婚生子的。」

江啟笑:「所以一樣的,作為清雲的朋友,我希望她能過上正常的生活,這也是老將軍希望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