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1章(2)

朝房間已經拉開了一側的窗帘,估摸着她應該剛起來不久,於是便按響了她家的門鈴。
不過三聲,許朝朝便開了門,只不過她此時正用衣袖將自己的臉捂得嚴嚴實實,眼神敵意地問道:「你又要幹嘛?」
傅淮川注意到,許朝朝的語氣已經不再像昨夜那般冷漠,雖然帶了點怒意,但好歹也算是帶了點情緒。
傅淮川揚了揚手裡的早餐,遞給了許朝朝:「給你帶的早餐,你不是最喜歡吃陳姨做的灌湯包了嗎?」
第二十四章許朝朝接了過來,說了句「謝謝」便要關門,但卻被傅淮川阻止了關門的動作。
於是她又問道:「你還想幹嘛?
不會想進來一起吃吧?
我不歡迎。」
傅淮川笑着搖了搖頭:「你捂着臉幹什麼?
臉上過敏了嗎?」
許朝朝瞪了他一眼,這個罪魁禍首竟然還敢說話?
「昨晚沒睡好,變醜了,沒化妝,不想讓你看見。」
傅淮川也猜到了許朝朝昨夜沒睡好的原因,他笑道:「抱歉,讓你睡不好不是我的本意。
但是沒關係,無論你是什麼樣的,我都喜歡。」
許朝朝有些彆扭的說道:「你……還有事嗎?」
傅淮川這才想起了自己的初衷,「對了,我來是想告訴你一聲,我已經和我爸媽說好了,宋家那邊的婚約我會解除。」
「朝朝,我這輩子非你不娶。
不管多久,我都願意等。」
許朝朝沒想到,傅淮川的辦事效率竟然這麼高。
昨天晚上傅淮川才剛和她說,他會處理好宋家的事情,將他們之間的決定權交給她。
如今只不過才過了幾個小時,甚至她才剛剛起床,傅淮川就已經說服了他家人去解除和宋襄的婚約了?
這未免也有點太快了。
快到許朝朝甚至還沒理清楚自己的思緒。
傅淮川的話還在繼續:「朝朝,我還是那句話。
我喜歡你,從前喜歡,現在喜歡,未來也會一直喜歡。」
「從昨晚開始,我不再是那個畏首畏尾有諸多顧慮的傅淮川了。」
「朝朝,我不想再做你的小叔了,我想做你的男朋友、老公。
從開始到未來,我對你的心意從未改變過。」
「現在我把我們之間的決定權交給你,如果你還願意給我一次機會,那麼我一定會千百倍的對你好,我永遠都不會放開你的手。」
「如果你執意要嫁給餘缺……」說到這裡,傅淮川的語氣也沉了沉,「如果你執意要嫁給餘缺,我也會尊重你的決定,那麼我也會退回到你小叔的位置。」
「但如果你有一天後悔了,或者是受委屈了,只要你回頭,我一定會在,我的懷抱永遠為你敞開。」
許朝朝抿了抿唇,剛想要說話,睡衣口袋裡的手機卻響起了來電鈴聲。
許朝朝掏出來一看,那上面碩然是兩個大字——餘缺。
而許朝朝面前的傅淮川很顯然也看見了這個備註名。
許朝朝看了傅淮川一眼,糾結了一瞬,但隨即還是接了起來:「喂,餘缺。」
「朝朝,早上好。
你大概什麼時候出門?
我去接你。」
許朝朝和傅淮川站得很近,因此餘缺的聲音從手機聽筒處清晰的傳到了傅淮川的耳朵里。
傅淮川挑了挑眉,雖然剛剛說著會尊重許朝朝的決定,但此時聽見餘缺對許朝朝如此親昵的稱呼,他還是忍不住咬緊了後槽牙。
許朝朝想了想,隨後說道:「我可能還要一會兒,你九點半來好嗎?」
那邊再說了些什麼,傅淮川沒有聽清,只見沒說幾句許朝朝便掛斷了電話。
傅淮川看向許朝朝,問道:「朝朝,你是準備去和餘缺出去玩嗎?」
許朝朝點了點頭,像是有點奇怪他怎麼還沒走。
傅淮川的心沉了幾分,輕聲道:「所以,你已經做好決定了是嗎?」
第二十五章許朝朝不怒反笑,「我做什麼決定?
我昨天就和餘缺約好了,今天要去看他的比賽給他加油。」
「難不成我還要因為你昨天晚上那出莫名其妙的戲碼就放餘缺鴿子嗎?」
「因為你昨天晚上莫名其妙的一通話,我一晚上沒睡好,你還好意思問我。」
許朝朝這下是真的生氣了,她今天早上起床照鏡子的時候,差點被自己模樣給嚇到。
因為昨天晚上一個晚上都沒睡着,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