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許清歡閔亦辰免費閱讀 第5章_淺官小說
◈ 第4章

第5章

「閔小五,這件事兒說起來,我是欠了你的。但是,我不記得了。所以,你不能逼我。以後,看以後什麼樣,如果你不是很差,那我就將就將就,但是如果以後沒有成了我想的那樣的人,我可不能委屈了我自己。」許清歡十分認真的說道。

這樣的言論,哪個女人敢這麼大言不慚的說出來?

古代,女子地位本就不如男子。只是,初來乍到的許清歡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偏偏閔亦辰聽着也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的,兩人算是達成了默契。

「那,清歡,你想的是什麼樣的?」閔亦辰抱着虛心求教的態度問道。

許清歡白了他一眼,這問題哪兒能回答了?前世,因為身體的原因,她二十七了愣是沒有體會一下愛情的美妙,現在重獲新生了,那感情方面也還是一張白紙啊,她能說出什麼來?

「沒什麼樣,就看以後,我看你順不順眼了。」許清歡搪塞。

閔亦辰還準備刨根問底呢,茅草屋裡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對於許清歡是不速之客,對於閔亦辰可不是。

「大嫂。」閔亦辰喊了一聲,就不說話了。

一身青色粗布衣裳,頭上扎了塊藍底白花的頭巾,面上一團和氣。

看面相,這不是個讓人討厭的人。

「小五啊,娘讓我來看看清歡啥樣了。」婦人打量了一番許清歡,開口道。

閔亦辰小聲嘟囔:「是讓大嫂看看她死了沒有吧?」

婦人瞪了一眼閔小五:「你這孩子,咋這麼說話呢?娘哪兒能這麼說?」

「大嫂,你就不用幫娘說話,娘是什麼樣的人,我又不是不知道。」閔亦辰朝着這婦人說道,話里有一絲撒嬌的意味。由此可以看來,眼前這婦人應該是閔小五很信任的人。

「大嫂,我沒事兒。你別聽小五胡說,我好的很呢。」許清歡拉着婦人的手甜甜的說道,「讓大嫂擔心了,是清歡不好。」

李氏詫異的看了一眼許清歡,面上有些疑惑,這小丫頭轉性了嗎?

許清歡自然看到她面上的疑惑了,解釋道:「大嫂,說出來您也別笑話我,開始的時候我還沒習慣咱家的日子,使了點兒小性子,是我不對。我現在知道錯了,以後一定跟小五好好過日子。」

閔亦辰在旁邊不住的點頭,清歡說的這話他太愛聽了。

李氏拍了拍許清歡的手道:「你能想開了就好,我們家小五又能幹又聰明,你跟他好好過日子,以後總不會錯的。你這身體還是太瘦弱了,以後可得好好補一補,不然,哪兒能給小五開枝散葉?」

開枝散葉?也真敢說啊!

心裏不屑,可不敢說出來。許清歡只好故作嬌羞的低下頭,讓人看不到她的表情。

「好了,你沒事兒就好,我得回去給娘回話了。」

李氏從袖子里摸出幾個銅板遞給閔亦辰:「小五,這些你拿着,回頭給清歡買上二兩白糖沖水喝。」

閔亦辰推辭了一番,拗不過李氏,最後接過銅板塞進袖子里。

李氏走了之後,閔亦辰一屁股坐到炕頭上:「大嫂人很好,平日里對我很好,你來了之後,家裡除了大嫂,旁人都看不上你。」

許清歡不是傻子,點了點頭:「放心吧,大嫂對我好,我會回報她的。」

閔亦辰很滿意許清歡的機靈勁兒,想了想又道,「娘不喜歡你,所以有事兒沒事兒少出現在她跟前就對了。」

這是給自己傳授怎麼應付惡婆婆的招數嗎?許清歡樂滋滋的,還好閔小五看起來不像是那種愚孝的人,不然的話,悲催的可就是自己了。

「對了,你今兒個不是出門打獵了嗎?」許清歡問道。

閔亦辰有點兒不好意思,自己是出門打獵了,而且也是有所收穫,但是回來之後,就被娘拿到上房去了。

「那個,我回來的時候,正好看見娘了,然後,然後我就給她了。」

給?恐怕是搶奪吧?

真是夠奇葩的了,身為小兒子不光不受寵,這還受虐待呢,人攆出來了,不給飯吃,還得當牛做馬給扛活,不光這樣,這有點兒進項還得上繳,這以後日子咋過?閔小五這個單純的小子,還想着打獵換了銀子買地呢,看來,這事兒不容易啊。

「那我們平常吃什麼?」

「大嫂會背着娘送吃的來,不過,不是很多,所以……」

所以吃不飽唄。

這日子還真……

「那今兒個晚上吃什麼?」許清歡很無奈,「家裡還有什麼東西能吃?」

閔亦辰頭更低了:「最後的東西都被我拿了換成白面了。」

原本家裡頭還剩了點兒高粱米,他拿了去鄰居家兒換成白面了,已經被許清歡吃到肚子里了。而且,現在是農閑的時候,一天本來就是兩頓飯,這晚上一般都是不吃的。

許清歡一屁股坐到地上,眼下她面臨著重生之後的第一個難題:吃不上飯。

「大嫂給了幾個銅板?」許清歡眼睛一亮。

「五個。」

「那能買多少糧食?」

「蜀黍一斤四文錢。」

許清歡推着閔亦辰往外走,閔亦辰十分不理解。

「清歡,你這是幹啥?」

「你趕緊拿着錢去買什麼蜀黍回來對付對付。」

「大嫂說要給你買白糖沖水喝的!」

「填飽肚子最重要。」

最終,閔亦辰還是聽許清歡的話,拿着銅板去鄰居家裡買了一斤蜀黍回來。現在是農閑時候,省着點兒吃,和着野菜熬粥,這些能吃三天。另外自己再勤快點兒上山打點兒獵物回來,也能對付對付。

許清歡看了看閔亦辰拿回來的糧食,樂了,這分明就是高粱米么。這東西確實能熬粥喝,只是,那是跟糯米大米一類的混合著熬煮的,單熬這個能喝嗎?

「清歡,你放心吧,明兒一早我就進山,打了野物,也好給你補補身子。」眼前這一斤蜀黍,可是他們好幾天的口糧,身為男人,連吃飽飯都不能保證,他心裏十分愧疚。

許清歡點頭:「好,那明兒個我也跟着你進山,好好熟悉熟悉。那我們先出去挖點兒野菜吧。」

閔亦辰攔住她,「我去吧,你反正也不認識,就在家好好休息休息吧。」

閔亦辰還記得,先前打發許清歡挖野菜,她可是亂挖一通,能吃的不能吃的都弄了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