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許清歡閔亦辰免費閱讀 第2章_淺官小說
◈ 第1章

第2章

「趕緊埋了吧,太晦氣了……」

「手腳利索點兒,不能留下尾巴,這小娘皮值當五兩銀子呢,閔小五叫我們賠,我們也賠不起啊!」

「快,快,往後山上去,咱也算對得起這小娘皮了,這一張草席可是二十個大錢呢!」

「便宜沒佔著,倒是破了錢財……」

說話的聲音在許清歡耳邊忽遠忽近的,讓她搞不明白這是在夢中還是在現實之中。她支棱起耳朵想要仔細聽聽的時候,又沒有人說話了,果然,這是在夢中嗎?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又有聲音響起——

「就這兒吧,隔着村裡很遠了,這後山也很少有人來,不會被人發現的。」

音落,許清歡就覺得身體疼得跟散架了似的,伴隨着疼痛,還有『噗通』的聲音。劇烈的疼痛讓許清歡忍不住發很出了聲音。

「老六,你聽見什麼了沒有?」

「癩頭,你,你也聽見什麼了?」

被叫做老六的人聲音有點兒顫抖,雖然看不見,但是許清歡能感覺到那人正處在極度的恐懼之中。

癩頭口齒不清的道:「明明斷氣了啊……」

話音沒落,就聽見另一個聲音漸行漸遠:「鬼啊……鬼啊……」

不知道過了多久,許清歡總算覺得身體有點兒力氣了,抬起胳膊一撐,這胡亂卷在身上的草席就被撐開了。

胳膊撐地,坐了起來,許清歡往四周看了看,低矮的樹叢,泛黃的雜草,還有渺無人煙的處境——

許清歡犯難了,這是哪兒啊?

剛才說話的兩人,這會兒不見蹤影,跑那麼快乾什麼?搞的自己連問話的人都沒有。

仔細回想那兩人的對話,這地方是後山,按着自己聽到話的瞬間到現在,大約過了有半個小時,正常行走的話大約能走七八里地,自己是被那兩人抬過來的,那行走速度肯定會慢一些,差不多半小時能走五里地。距離判斷出來了,可是,往哪個方向走?

剛才被摔的不輕,許清歡緩了好一陣兒,才覺得身上有點兒力氣了。不管怎麼樣,不能這麼一直坐在地上啊,胳膊撐着地用力,許清歡想要站起來。

一低頭,懵了,自己什麼時候做了這麼一身棗紅的衣裳?寬大的袖子,腰上還有兩指寬的腰帶,這……

也不顧的起來了,許清歡把自己身上能看到的地方全都看了一個遍,一種不好的預感襲上心頭,同時,一些記憶也潮水一般涌了上來。

「還是不行,我以為清歡能夠挺過去的。」腦海里回想着的是姥爺悲痛惋惜的聲音,「我這些年的努力,也沒能挽回她的命……」

果然,這是一場夢吧,自己已經死了吧。

姥爺幾乎站在了中醫界的頂峰,如此,都沒有挽救自己的命,這就是自己的命吧。

死了也好,不用拖累家人了,他們再也不用為了自己而整日提心弔膽了,自己也不用一日三餐拿苦的要死的中藥當飯吃了。對於誰,都是一種解脫啊。

沉浸在回憶之中,許清歡完全沒有發現有人靠近。

「你還好吧?」閔亦辰望着坐在地上滿臉淚痕的許清歡,心裏不住的自責。

映入許清歡眼帘的是個瘦高的男子,劍眉星目,煞是好看,一身裝扮,就跟古裝劇里的男子一般,唯一缺憾的是,這人太瘦了吧。

閔亦辰見許清歡只盯着自己看,也不說話,還當她是嚇着了,遂蹲下身去,想要扶起她來。

手指修長,骨節分明,除了略微粗糙點兒,這還真是一雙好看的手呢。

果然是嚇傻了,閔亦辰心裏嘀咕,前幾日,她見了自己都跟受驚的兔子一般,到處躲閃,哪兒有膽子這麼盯着自己看?

算的上個美男吧,許清歡心裏下了個結論,這麼好看的人,也跟自己一樣死了,可惜啊。

許清歡現在已經斷定,自己死亡了,這應該就是老人嘴裏說的地府吧?剛才那兩人,應該是鬼差吧,鬼差也太不負責了,就這麼隨意把人丟在這裡,回頭得打聽打聽這兒有沒有投訴部門,投訴他們一下。

這麼老坐在地上也不是辦法,許清歡想了想,把手搭上閔亦辰的手,想要借力站起來。

手指所觸之處十分溫熱,人死了還會有溫度嗎?許清歡有些疑惑。

「發什麼呆?趕緊起來吧。」閔亦辰反手握住許清歡的手,用力一拉,許清歡就站了起來,「得找李郎中給你把頭上的傷處理一下!還能走嗎?不能走,我背你吧。」

他的身上溫熱,還有他嘀嘀咕咕說的話都讓許清歡愣住了。這人沒有死,可是為何能看見自己?

看這樣子,他是想要幫助自己,一個人幫助一個鬼,真是天大的笑話啊。

許清歡自認是個善良的人,那麼變成鬼也是個善良的鬼。電視上都說,鬼不能跟人待在一起,那樣會害了人的。眼下,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他能看到自己,那都是不能接觸了。

「不,不用你背,你走吧。我不能害了你!」許清歡向後退了幾步,腦袋傳來一陣眩暈,晃了幾下,才穩住了身體。

「還這麼倔強。」閔亦辰無奈的搖頭,「你放心,回去之後,我不會逼你了,你想要去哪兒,都隨你的意思。但是,現在,你頭上的傷痕要處理的,不然的話,這麼長的大口子,肯定會留下疤痕的。」

這人真是執迷不悟啊,人長的看着機靈,怎麼做事兒這麼不機靈?

「你趕緊離開吧,我不是人,是鬼。」

閔亦辰呆愣的看着許清歡。

看他這副模樣,許清歡很滿意,被嚇着了吧。

接下來並沒有如許清歡所預料的,年輕男子屁滾尿流的逃跑,反倒是一臉惋惜的搖了搖頭,那表情,十分自責。

「清歡,對不住,都是我的錯,要不是我把你買回來,你也不會有這樣的遭遇。你放心,不管你變成什麼樣,我都不會拋棄你的。李郎中醫術高明,無論用多少銀子,我都會讓他把你治好的。到時候,你想要離開,我也不會攔着的。」閔亦辰上前幾步,緊緊抓住許清歡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