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許清歡閔亦辰免費閱讀 第10章_淺官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沒事兒,大嫂,這點活兒我還能幹。」許清歡抿嘴笑笑,朝李氏說道。

趙氏在這兒,李氏也不敢多說什麼,只想着自己手腳麻利的點兒趕緊幹完了,這樣清歡也能輕省點兒。

「小五媳婦,這扁豆角要切細絲。」趙氏陰着臉死死的咬重了『細絲』倆字,「可別切的跟棒棍子似的,火一大就炒的沒法子吃!」

許清歡清脆歡快的應聲,「哎。」

她的刀工可不是自己吹噓,只要她想,多細都切的來,別忘了,前一世她宅在家裡啥都幹不了,只能搗鼓搗鼓做飯還有一些別的不用出門的事情打發時間了。

趙氏目不轉睛的盯着許清歡,只見她手起刀落,就跟不用使勁兒似的,細細的豆角絲從刀下不停的堆起來,一小堆了,許清歡就用菜刀往一邊一推,那一大盆的扁豆角,不多會兒就成了一堆細細的豆角絲了。

趙氏是想着從這上頭挑不是罵幾句許清歡的,可這豆角絲切的,她真挑不出什麼毛病來。趙氏只得冷哼一聲,把矛頭轉向了李氏:「看什麼看,眼珠子都掉出來了?不用幹活了?」

李氏也不惱怒,應了一聲,加快手上的動作,心裏暗暗嘀咕,小五媳婦是個能過日子的,就這一手刀工,可不是懶惰的人能學的來的。

趙氏現在心裏一堆火氣,可偏這兩個人都不接茬,她罵人家就聽着,決計不搭話就是了。活計乾的又漂亮,趙氏實在找不出理由再罵了。

炒菜做飯這事兒,許清歡很喜歡,所以把所有菜都切好之後,她自然而然的就準備炒菜。只不過這鍋灶不是她熟悉的,勞煩了李氏燒火之後,她熟練的往鍋里倒油,下肉絲翻炒蔥花爆香。

李氏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這也讓趙氏尋了錯處了,尖着嗓子就開罵了:

「你個敗家的小娘皮啊,你這是看不得咱家過好日子啊!你這是來給我當兒媳婦的?你這是給我添堵的啊!你不氣死我,你不罷休啊!這日子是沒法過了,沒法過了!賊老天,你可看看吧,我心善的叫她進了我閔家的門,她這是怎麼對我的!」

許清歡雖然一臉懵逼,可手上動作沒有停,這鍋灶火可不比別的,你要是手上慢了,指定得把菜炒糊了不行,這麼些東西,浪費了可不好。好在豆角絲是好熟的,伴着趙氏的罵聲,這一大盆豆角炒肉絲出鍋了。

「娘啊,你就別罵了,清歡這不是頭一遭做飯不知道嗎?」李氏忍不住辯解了幾句。

「這小娘皮給了你什麼好處了,你處處上趕着幫襯她跟我作對?李氏,你別以為你那點兒心思我不清楚,平日里讓你把你攢的布補貼點兒給家裡,你護得跟什麼似的,這會兒給這小娘皮里外一身你都捨得。你個不要臉的娘們,你吃着我閔家的飯,你胳膊肘子往外拐!」趙氏虎着臉說了李氏幾句。

許清歡撫額,她到現在還不知道因為啥挨罵,這趙氏也真叫人捉摸不透,這說罵就罵,罵的還不重樣的,不得不說,這也是一門技能。不忍着看趙氏怒罵李氏,許清歡無奈的開口:「娘,我做錯了啥事兒,你就直說,就你這樣,罵破了天,我也不知道哪兒錯了啊!」

趙氏就怕許清歡不搭腔,這會兒接話了,她還不得可着勁兒罵?

「我讓你炒菜了?你個現殷勤的!哪家子炒菜你這麼個炒法?油不花錢?你一下子放了五大勺子,炒五盆都行了!這肉是炒一個菜的嗎?還有這肉絲是這麼炒的嗎?白肉里的油你煉出來了?」

許清歡這下真的懵了,這一大盆的豆角絲,放了五勺油這不是剛好嗎?還有那點兒肉絲,炒一個菜她都嫌少,聽趙氏的意思這是要炒三個菜?再有了,肉絲上的白肉煉出油來,那肉絲得炒得多老啊?這不是暴殄天物嗎?好東西都糟蹋了!

「閔小五,你給我滾過來,你瞅瞅,你瞅瞅!」趙氏朝房裡頭喊,「這就是你買回來的好媳婦,我們閔家遲早給她敗光了!」

閔亦辰臉上的表情有些為難,今兒趙氏罵清歡,他沒法幫襯着。趙氏這次罵也不算是雞蛋裡挑骨頭,而是閔家做飯一直都這樣的,不光是閔家,是村裡莊戶人家都這樣的。清歡的無辜,最多能用她第一次不清楚規矩來開脫。可是趙氏想要罵人,怎麼會允許讓她用這個借口?

「娘,清歡這不是第一次做飯嗎?是我不好,沒給她講清楚。」李氏暗地裡朝閔亦辰擺了擺手示意他不要插話,李氏太了解趙氏了,這事兒若是閔亦辰開口為許清歡說話,並不能平息趙氏的怒火,反倒會火上澆油。在趙氏心裏,她的兒子是從她腸子里爬出來的,那不管什麼時候都得是跟她站在一邊兒的,兒媳婦們都是外人,兒子幫著兒媳婦那就是幫着外人跟她這個親娘叫板,這是趙氏決不允許的。

當初閔亦辰跟趙氏叫板,趙氏那叫一個生氣,平日里她對閔小五並不怎麼好,可也決不允許他對自己有外心,可最後他居然為了個買來的媳婦跟自己翻臉,這是趙氏心裏的痛,堆積在她心裏的火氣也總要發泄出來,這對象自然就是許清歡了。

許清歡現在也反應過來了,一醒過來的時候,喝碗蛋花湯都很奢侈,這會兒看看,這炒得油汪汪的一盆豆角絲,確實是有點兒過了。所以許清歡很誠懇的看着趙氏,道:「娘,我錯了,我以後一定改。做什麼事兒我都不自作主張了,我先問問娘。」

認錯態度非常好,臉上也非常無辜,趙氏滿肚子的罵言罵不出來,別提有多憋屈了。

趙氏沒轍了,只得哼了一聲,甩手出了灶間。

待看着趙氏進了上房,李氏鬆了口氣,朝許清歡豎了大拇指:「以後娘再說什麼,你願意認錯就認錯,不願意認錯就別吱聲,她願意罵就罵,罵夠了她就不罵了,你不理會,她罵的沒有意思也就作罷了。」

許清歡笑笑,「好,我聽大嫂的。」

剩下的兩個菜,李氏沒有用許清歡動手,她先從豆角絲裏面把肉挑出一半燉到馬鈴薯里去了,又麻利的往鍋里淘了粳米蜀黍做乾飯,做了蜀黍的窩頭蒸上。十幾條茄子分別放在蜀黍窩頭的空隙里也上鍋蒸了。

李氏又拿了幾頭大蒜,喊着許清歡一起剝了,搗成蒜泥,一會兒淋在蒸好的茄子上,這晌午飯就準備好了。